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秘巫之主 > 第三百九十七章 真相(求月票!)
    简妮·马尔福话音一落,卧室内,两条通道悄无声息的出现,就在他们的面前,踏出一步,便能进入。

    一条通道,赫然通往大屋之外。

    显然,这是离开的选项。

    而另一条通道,则进入一个黑漆漆的地下室,隐约之间,能看到有些潮湿的台阶,凹凸不平的墙壁,以及更黑暗,光线也无法照射入内的深处。

    这个选项,毫无疑问是插手马尔福一家的恩怨。

    听简妮·马尔福与老马尔福之间的对话,作为“事件主角”的简妮,其实时被困在了地下室内,她只能出来很短暂的时间,能挡住老马尔福约莫一分钟。

    一分钟之后,老马尔福就会带着一群尸体怪物冲杀进来。

    若是他们选择插手,必定要面对老马尔福,以及地下室深处,未知的凶险。

    选择另一条通道,则是平安离开。

    如果是资深的超凡者、冒险家,在这种时刻,大部分都会选择离开。

    风险与收益,丝毫不对等。

    帮助简妮·马尔福,有什么好处?

    可预见的,并没有。

    让自己平安的离开鬼屋,才是最好的选择,小心谨慎,偶尔也能被称作是胆小,其实是许多冒险者能一直浪下去的秘诀。

    就在孩子们,陷入思索时。

    龙心堡上区灰灯塔,唐奇的身影忽而跨入虚无门户。

    “呼”

    再出现之时,赫然是在简妮·马尔福的身后。

    后者,毫无察觉。

    “校长先生!”

    学生们的惊呼,简妮同样没有视若未见。

    幻象咒!

    唐奇已将这一门巫术,推进到了很高的境界。

    即便是简妮·马尔福这种高等级的地缚灵,也无法看破。

    唐奇并没有久留,只是对着雪伊、诺亚等人笑了一下,而后道:“在你们成功突破限制,找到两本日记,并让简妮现身之后,第一堂超凡实战课就算结束了。”

    “不管选择离开,或是继续,都不会影响我对你们的评价,我会在小镇外等着你们。”

    最后一个字落下时,唐奇身影再一次隐没。

    “你在考验他们?”

    看着重新现身的唐奇,詹森忽而道。

    唐奇闻言,摇摇头,道:“他们终究只是一群孩子,能走到这里,已经足够出色了,后续的发展,算是一次课外观察,我的话只是让他们放下负担,做出遵从自我的选择。”

    唐奇说到“孩子”二字的时候,旁边三人,各自对视了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眼底的哭笑不得。

    说别人是孩子之前,不是应该先看看自己么。

    严格意义上,这位校长大人,仍旧是未成年。也就比雪伊大一些罢了,如果不去老酒馆这种超凡酒吧,在现实世界,唐奇去酒吧的待遇,将如同塞尔玛一样,要不到酒喝。

    不过回想一下这家伙的战绩,即便是骄傲无比的詹森也不得不承认,在神秘侧,未成年也很可怕啊。

    就在众人腹诽时,那主卧内,孩子们已经纷纷做出了选择。

    “我选择……继续!”

    最先开口的,是诺亚。

    而后,雪伊等人都跟了上去,几乎没有出现一个面上有犹豫之色的学生,他们都坚定的走向那个通往地下室的通道,走在最后的,是慵懒、霸气的泰特。

    十八个学生,本质上都还是孩子,对于简妮的遭遇,都有着同仇敌忾的念头。

    诺亚带头之后,十八道身影缓缓没入通道。

    泰特站在入口前,看了简妮·马尔福一眼,自从变身为橘猫之后,一直保持着高傲的脸,此时难得浮现温情,而后他一双猫脚扒开,飞跃入内。

    他一走,原本冰冷无比的简妮,嘴角很是艰难、生涩的勾起一抹微不可察的弧度。

    即便化为了怨灵,简妮·马尔福也对得起旧报纸上的形容,一位极美丽、天才的萝莉,她这一笑,任是谁都无法保持淡然。可惜能看见的只有在灰灯塔内的四人。

    而且飞快的,这美好一幕被破坏。

    “简妮小婊子,你杀不死爹地的,哈哈哈……。”

    大肥猪又一次“轰隆隆”的从一楼冲上来,从那眼眶内探出的粗毛黑臂,污浊利爪不断的摩擦着,火花四溅。

    它的身后,怪物们如潮涌来。

    简妮嘴角的笑意,飞快敛去,旋即她看也不看冲过来的老马尔福,幽灵之躯渐渐淡去。

    “吼”

    扑了个空的老马尔福,一双黑爪不断扇猪脸的巴掌,怒吼着。

    而后,它那粗壮无比的猪蹄开始用巨力踩踏着地板。

    “嘭~嘭嘭嘭”

    “简妮,你摆脱不了我的,没有人可以救你,你的懦弱母亲不能,警察不能,那些蠢货神父也不能,你是爹地的,是我的……”

    “轰!”

    在大肥猪的咆哮中,主卧地板破碎。

    老马尔福连同一群怪物,齐齐掉回第一层,烟尘中,它撞碎了几头躲闪不及的怪物,窜过通道,而后猛地跃起,硕大的猪头裹挟着巨力,撞向那很明显的地下室入口。

    又是“嘭”的一声,木质入口爆碎,猪头整个塞入,正好便看到落在最后的泰特。

    它的利爪大手,试图抓住泰特的尾巴,却只收到泰特一道充满蔑视的目光。

    来自橘猫的鄙视!

    老马尔福化身的大肥猪,陷入狂暴愤怒,但它的躯体过于巨大,完全被卡在入口处,动弹不得。

    除了嘶吼咆哮,其余什么都做不了。

    ……

    将老马尔福甩在身后,众人一步步沿着向下的楼梯,往地底深处而去。

    两侧的墙壁,灯火渐渐亮起,映照出了一些潦草的字迹。

    “爸爸真讨厌……真的是游戏吗……要告诉大家。”

    字体凌乱模糊,连颜色也不一样,似乎是分数次涂鸦上去的。

    几个年龄大的孩子,脸色更难看了。

    很快,众人到达底部,赫然是一间狭窄、温馨的地下室。

    前方暖光亮起,阴暗感觉一扫而空。

    书桌、小床铺以及一些明显属于小女孩的饰品、玩偶,摆放的井井有条。

    在粉色的床上,躺着一具骸骨。

    她穿着洛丽塔衣饰,手边,有一个小空瓶子。

    “简妮!”

    他们都意识到了什么,即便是一直保持冷静的诺亚,雪伊几人,脸上都露出了悲伤之色。

    旋即,他们的目光又落在书桌上,那里也有一本日记。

    诺亚有些缓慢走到书桌前,拿起日记,缓缓翻开。

    “2月1日,妈妈看起来很憔悴,我很想帮她,但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向至高的光明神祈祷。”

    “4月14日,爸爸忙着和他的牌友打牌,很少跟我玩,妈妈也常常呆在祈祷室,我有点孤独。”

    “4月17日,爸爸和妈妈似乎吵架了,她们互相不说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5月2日,妈妈搬到祈祷室去睡觉,为什么会这样?”

    “5月11日,爸爸突然闯进我的房间,当时我正在换衣服,爸爸说好长时间都没跟我玩了,我听了很高兴,爸爸还是疼爱我的……好像有点不对劲儿,这段时间,爸爸经常来我房里,这真奇怪。不管怎么说,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6月8日,今天爸爸说要玩一个特别的游戏,我很害怕……或许我应该跟妈妈谈谈,虽然她根本就不管我。”

    “6月28日,我从一些年长的朋友那里得知,爸爸这样做是不对的,我以后要拒绝他这么做。”

    ……

    “8月8日,我以为妈妈会救我,但是……她比爸爸更无耻,没错,更无耻!”

    “8月9日,简妮彻底绝望了,妈妈警告我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的老师,她说这话的同时,爸爸正对着我微笑,非常恶心的笑容,我不想活下去了……为什么没有人来救我,为什么?”

    “8月10日,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们,我要想个办法,是的,想个办法。”

    “8月15日,我花光了零花钱,从一个灵媒阿姨那里买了一页咒语,那阿姨说,只要念诵出来,就能召唤出死神,将邪恶的灵魂都带走,我应该尝试一下,如果失败,我再喝下毒药,我要回归主的怀抱。”

    “呼~呼呼”

    在众人愤怒急促的呼吸中,诺亚翻过倒数第二页,一张残破的纸张蓦地掉落下来。

    原本温馨的地下室,蓦地被蒙上一层灰扑扑的光华,变得不真实起来。

    光芒之内,影像浮动。

    如同快进的老电影,呈现出独特的质感:

    一间小女孩的卧室,简妮·马尔福正在反抗禽兽父亲,懦弱的母亲在祈祷,老管家很害怕,强盗们破门而入,在所有人被杀时,小女孩趁机进入地下室,她来到书桌之前,从日记中取出那残页,开始按照里面的咒语,一字一字缓缓念诵,刚念诵完毕,强盗开始砸开地下室入口,惊慌的简妮躺到床上,喝下毒药,在她死亡的那一刻,原本毫无动静的残页内,恐怖灰光释放,顷刻间,整栋大屋都被笼罩……

    瞬息,醒转过来的学生们,同时用惊恐的目光看向本该跌落地面,但此时却诡异悬浮着的残页。

    “离开这里!”

    诺亚的声音里面,是前所未有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