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圣恩隆宠,重生第一女神探 > 第795章 瞒不住了
    庄思颜有很久没看到老管家。 ..la

    老管家如是。

    他们这一见面,难免多看一眼,到凌天成想给老管家使个眼色,让他走开,已经晚了。

    只见庄思颜从马车上跳下来,就直奔他而去,那脸上的笑,竟然像开在春日里最娇艳的花,把凌天成要出口话,一下子又打了回去。

    她是如此渴望知道外面的消息,尽管凌天成不说于她听,她也没表现出来不高兴,但是就她本身的性子而言,还是无拘无束的。

    他犹豫的当口,庄思颜已经跟老管家聊到了一起。

    自然会说起胡芸的事,还有青泽他们。

    当然关于叶元裴出兵天燕国,老管家是不知道的,但是叶元裴走之前,却是把侦探社里的另两个人带走了,青田和青明。

    这两个人一来武功不错,二来之前也跟过他们去锦城,熟悉一些水性,再者他们以前是温青的人,如果真去天燕国打探平宁公主的消息,他们会更合适一些。

    这是凌天成的指示,他便按着他的吩咐来领了人。

    本来把人领走也没什么问题,叶大将军要用他们侦探社里两个人,无论什么原因,老管家都会放过去的。

    可他在跟庄思颜说这事的时候,说着说着时间就对不上了。

    庄思颜刚在李花那里得知,叶元裴是最近才出门的,而老管家那里的人却是一个多月前就被带走了。

    也就是叶元裴提前把她思颜的两个人带走,在自己手里捂了一个月,然后才出京城。

    这事怎么听怎么奇怪。

    庄思颜便问老管家:“他们去哪儿了?”

    老管家摇头:“叶大将军没说,老奴也不敢问,不过看样子事情挺急的,他当天把青田青明带走,立马就出城了。”

    ……

    这事真是有很大问题呀。

    不过关于叶元裴的去向,再没有人比凌天成最清楚了,一个护国大将军的行踪,怎么也瞒着皇上?

    所以庄思颜把老管家放走了,回头盯着凌天成问:“叶元裴到底去哪儿了?”

    凌天成:“天燕国。”

    “什么时候走了?”

    “一个月前。”

    庄思颜咬牙:“那我们刚才在将军府的时候,他们为何说是几天前才走。”

    事情到了这个时候,凌天成倒也没再瞒她:“是我让他们这么说的,就怕你多想。”

    庄思颜:“……”

    怕她多想?

    要是真怕她多想,就把实情告诉她就完了,何必这样,她又不是没见过什么世面,这点事还能承受不了吗?

    大概凌天成也觉得此事得有一个交待,他一开始还在想,是和盘托出,还是把重要的事暂且拦着,只跟她说一部分。

    反正他这里是有本事把谎撒完整的,可他也不能忽略庄思颜的能力。

    她可真是侦探出身的,一点珠丝马迹,立马能引起注意,并且能顺藤摸瓜,找出更多东西。

    这等耗神的事,有其让她一点点去查,查到最后还一肚气,怪自己瞒着她,倒不如现在就跟她说了算了。

    短暂的计较以后,凌天成当下决定:“走,我们回宫,我把整个事情都说给你听。”

    青溟书院的门都

    在面前了,且里面的守卫看到他们来,已经往里面通报了白老先生。

    他们还没折上马车,就看到白老先生急急出来。

    他是老人,是老皇帝面的老人,那些守旧的规矩一点也没少,既是凌天成每次跟他说不必这样,他还是会把一套套的礼节都行完。

    于是他们两人走到马车前的脚又顿住,平白受了白老先生一顿礼,然后又站着把书院的事情说一遍。

    白老先生也是个事业型的,以前还能见着庄思颜,有什么问题跟她说便能解决。

    现在见皇后一面不容易,见皇上也不容易,便有一此问题积压住了。

    如今见到人到了门口,自然不能错过机会。

    那一大堆的问题,一件件说出来,也是够头疼的,庄思颜听到脑袋都发晕了,转脸看凌天成还在很认真的帮他解决。

    她便真有点佩服自己的老公了。

    还真是人才啊,那些新进的秀才,无论带着多新的思想,也不论出多新的主意,说给他听的时候,他都不会觉得奇怪,或者那人脑子有问题,而是会根据他们说的主意,想到怎么跟他们的现实接轨。

    单从这方面讲,凌天成绝对是一个新思想型的人才。

    可面对这些老臣,听他们絮絮叨叨的说一堆,那些腐朽的道理,庄思颜听到都头大,他仍然可以耐心地听完,还能给他们的话里提出新的意见。

    做皇帝是真不容易,代沟什么的在他这里根本不存在,人家就是像大海进而的鲸,是什么都能吞得下,也能咽得下的。

    待他们把白老的问题解决,一天的时光也终于过完了。

    本来是想早些回去的,结果竟然比预计的还要晚一些,以至于回去的路上,庄思颜连话也不想说了,坐着直犯困。

    凌天成便把她揽进自己的怀里,还把自己的外袍脱下来,盖到她身上,轻轻拍着她的肩头说:“困了就睡一下,等醒来了,我们也回了宫,我再慢慢跟你说。”

    庄思颜听到这话时,已经有些迷糊,脑子还有些转不过弯来地想,他要跟我说什么?

    到宫门口时,庄思颜早睡的人世不醒。

    凌天成也没有把她叫起来,便拿自己的袍子把她裹裹好,直接抱了进去。

    等她终于醒来,竟然是被饿醒的,而且那个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还好凌天成还在她身边。

    庄思颜刚在床上一动,凌天成马上便从桌前起身,向她走过去:“醒了,饿了吧?”

    “嗯嗯,饿了,做了一个梦,不知谁做了一大桌子好吃的菜,就是不让我吃,我气的不行,跟他讲道理,说我吃了会给银子,可他还是不给我吃。”

    凌天成已经帮她披上了衣服,笑着顺了顺她的头发说:“是周公不让你吃吧?现在醒过来了,就有一桌子菜等着你呢。”

    外面的宫女们已经听到了,忙着进来伺候。

    嗽口,饮了几口茶,然后饭菜便已经上了桌。

    果然很丰盛,不过吃的时候,凌天成一直提醒的,现在是夜里,不要吃的太多,饱了就行,以免消化不好。

    可大概是在梦里饿的太久,让庄思颜起了报复心理。

    哼,你有一大桌子菜不让我吃,我现在也有一大桌子菜,偏要吃给你看。

    然后,越吃越多,吃

    撑了。

    她原本就睡了许久,现在再躺回去睡,也是睡不着了,再加上吃撑了,那自然不能马上去床上。

    凌天成也甚是无奈,可这是自己的媳妇儿,他亲手娶回来的,又亲自惯成这样,能怪谁呢,只能继续惯下去。

    他拿了锦袍,给庄思颜披在肩上:“走吧,去外面走走,只是同在虽是入夏,可夜里天气还是很凉的,你先披着,要是感觉到冷,我们就赶紧回来,嗯?”

    “好,都听你的。”吃饱喝足的庄思颜异常好说话。

    两人也没有出轩殿,就在院子里面走了走,凌天成顺便把天燕国那边的情形跟庄思颜说了。

    也是听到最后,庄思颜才惊讶地问他:“所以这么大的事,已经发生了一个月了,连文武百官都不知道吗?”

    凌天成坦然一笑:“还是事情不大,如果足够大,就算我想瞒着,也是瞒不住的。”

    其实这里面还牵扯一个问题,以前大盛朝与他国有战事,或者就是内部反了,朝中都会很快得到消息。

    这不是说大臣们有多机灵,也不是凌天成真的有一点事,就嚷嚷的到处都是。

    而是那些人本身就在他的朝中安插了眼线,他们为了达到某种目的,会想先把大盛朝的核心给弄乱了。

    所以就算还未起兵,也嚷嚷的天色皆知,人心惶惶。

    而天燕国的事,只所以能瞒这么久,无非只有一个原因,他们没有奸细在朝中。

    就这一方面,就注定了天燕国要比别的人好对付的多。

    另外,那边还有一个平宁公主,是他们的人。

    其实经过了那么多的事,庄思颜对凌天成的那些兄弟姐妹们,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一个个都是为了自己的目的,就不择手段的人,前有荣昌王,后有素宁。

    逼宫选择,杀人无数的事,他们没少做,这些皇室里养出来的孩子,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心理有多变态。

    可听凌天成的意思,对这位大公主的评价还是很高的。

    大公主平宁,与他也是同父异母,他们小时候来往亦不多。

    但是平宁小的时候在宫里却是人人称道的,她跟素宁不同。

    素宁被当时的皇上喜欢,夸赞,一般是夸她聪明,招人喜欢,当然这些后来被证明,都是装出来迷惑皇上的。她确实够聪明,却不是真招人喜欢。

    而平宁则是以一个大姐姐的姿态,聪慧善良,也是真招人喜欢。

    听说当时和亲,也是她自请去的。

    宫中没什么人,公主也只有她们几个,小的太小了,别说是父皇了,就是她自己也舍不得送过去,便只能自己去。

    这么多年,她在天燕国周旋,也确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昨日叶元裴传回来的好消息,就是关于平宁公主的。

    他让人假扮成天燕国人,进了他们的京城,也利用各种手段见到了天宁公主。

    得知她确实有些小疾,但是并无大碍,只所以暂时不理朝政,也是看着那些老臣不断的蛊惑皇上,眼看着她再拦下去,此事会起更大的冲突。

    她便干脆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去折腾。

    现在又有大盛朝出面,相信这场乱子很快便会平息。

    (本章完)

    圣恩隆宠,重生第一女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