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一念成婚:傅少宠妻无极限傅寒川苏湘 > 221 人生何处不相逢
    苏丽怡却是看着蓝理,意思是她也不可以听。

    蓝理一抬头,迎上苏丽怡的幽幽目光顿时愣了下,随即道:“那我出去吧。”

    莫非同却是一把揪住她的手臂,对着苏丽怡道:“要说就说,不说我们就走了。”

    苏丽怡抿着嘴唇不动,似是在考虑,莫非同留着一点儿耐心等她考虑清楚,几秒钟后,苏丽怡开口道:“莫非同,我怀疑……”

    她转头看向安静睡着的苏润:“我怀疑我爸醒了。”

    如一记鼓声落下,莫非同闻言眉头一蹙,厉色目光看向苏润,但看他睡容安静,呼吸平稳,并不像是在装睡。

    这哪有醒过来的样子?

    莫非同看向苏丽怡,低低的声音透着不悦,他道:“苏丽怡,你特意把我叫到这里来,是耍着我玩的吗?”

    苏丽怡知道他不会马上相信,事实上她也只是猜测而已。她道:“你看我家现在这个情况,我有那个闲心来耍着你玩吗?”

    莫非同冷冷看她一眼,暂且相信了她,说道:“那你的怀疑是从何而来?”

    苏丽怡掏出自己的手机,说道:“昨天,我的手机忘在这里了。后来我回来找,发现这手机放在我爸的床头。”

    “这能说明什么?病房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可以进来,护士医生,护工,看到了都有可能随便放着。”

    苏丽怡道:“可是一般情况下,他们如果看到手机的话,不是应该放在床头柜上的吗?怎么会是放在枕头边上呢?”

    都知道手机有辐射,而苏润的脑袋做过手术,自然是放在床头柜上,这样才更合理啊。

    莫非同瞧她一眼,眼眸微动,他看向苏润,眉头更加皱起了一些,眼底多了些疑惑。

    他向苏丽怡摊开手道:“手机。”

    苏丽怡把手机放在他掌心道:“手机没有设定上锁。”

    莫非同打开了屏幕,把通讯记录调了出来,上面既没有通话记录,也没有短信来往。

    苏丽怡知道他在想什么,昨晚她看到手机的时候,也是先调取了通话记录来看,她道:“可能已经被删除了呢?”

    莫非同把手机还给苏丽怡,淡淡道:“可有问过医生?”

    苏丽怡摇了摇头道:“护工在看着,说没有见到我爸醒来。每天医生也会来巡房,说我爸伤口恢复良好,可能是身体太过虚弱的原因,说随时有可能醒来,要人留意着便是。”

    莫非同道:“既然医生都这么说了,你只凭一支手机,就做出他醒来的猜测,苏丽怡……”

    “我知道你不相信,但那是我爸!”苏丽怡打断了他,倔强的眼睛对视着莫非同,“你们跟我家不一样,也不会知道我是什么心情!现在我一家人的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危险,我爸随时有可能会被人害死,就因为他知道你们想要听的秘密!”

    “他为了保护我,从来不肯跟我透露一个字,连我妈都不肯说!”

    “你们不在乎他的死活,但我必须在乎!我是他的女儿,我紧张他的命!”

    莫非同愣了半晌,苏润这种混账东西,居然还养出一个孝顺女儿来,倒是不枉费他精心栽培。

    苏丽怡发泄完了脾气,深吸了口气平静下来,接着说道:“我爸做过手术已经好几天了,虽然医生说是太过虚弱的原因,可我也在查一些医疗书籍,他一直昏睡不醒,这么多天了,这是正常的吗?”

    “你们,就没有过这样的怀疑吗?”

    苏丽怡灼灼目光看着莫非同,迫切的想要得到他的认同,莫非同拧着眉瞧她,说道:“那既然你有这个猜测,为什么不告诉苏湘,或者祁令扬?”

    他知道苏丽怡因为苏润的关系跟苏湘有趔趄,但她不是已经跟祁令扬达成协议了吗?若是苏润有醒来的迹象,她不是可以马上告诉祁令扬的吗?

    而且,傅寒川也在盯着这边,她找随便一个求助都可以。

    苏丽怡别过头,往门口看了一眼冷冷说道:“不管是傅寒川,还是祁令扬,他们都跟苏湘有密切关系。而我爸的事情,也是因她而起。”

    “所以比起他们,我宁可只相信你。”

    莫非同扬了扬眉毛,确实,比起傅寒川或者祁令扬那两个人,找他这个第三方似乎更为安全一些。

    这丫头,这缜密的头脑,真是可怕啊……

    莫非同看着苏丽怡淡淡道:“所以,你找我想做什么呢?”

    苏丽怡的声音压低了,特意的站在莫非同身侧道:“我想知道,我爸是不是醒来过,或者……是谁不想要他醒来?”

    这里的医生是傅寒川的手下,门口的保镖是祁令扬的手下,又或是什么人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盯着他们?

    ……

    新西兰。

    飞机一落地,便有接机的人把苏湘他们接到酒店。长途飞行下来,整个人觉得哪哪都不舒服,头昏脑涨,走路都是虚浮的。

    苏湘还从来没有飞过这么长时间,一时对旅行这两个字都没那么向往了。不过坐在飞机上看了一次日出,那喷薄的景象让她惊叹不已,至今脑子里还是那一副红云涌动的画面。

    珍珠趴在祁令扬的肩膀还未醒来,祁令扬把她们送到酒店套房,对着苏湘说道:“你先休息下,一会儿带你们出去玩。”

    苏湘小心接过珍珠,点了下头:“嗯,好。”

    祁令扬看她脸色恹恹的,说道:“是不是很累?”

    苏湘苦哈哈的看了他一眼道:“确实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这路上的风景是好看,可看那么好几个小时,还要忍受高空的低气压,难受的她都想吐了。

    祁令扬道:“那今天先休整一下,明天再出去?”

    苏湘马上摇头:“不用,还没那么累,睡一觉起来就好了。”难得出来一趟,哪能把时间浪费在酒店,她想去看的地方多着呢。

    祁令扬此行不光是旅行,还为了过来看一下这边的工程进度,肖云这个助理也一起跟了过来。

    肖云把小诚那几个孩子安顿在另外几间客房,然后走过来提醒道:“祁总,杨工他们已经在等着了。”

    祁令扬侧头看了他一眼,而后对着苏湘道:“一会儿我让人送些药过来,去睡吧。”

    说着,他带着肖云先走,苏湘看了看他们的背影,轻轻的吐了口气。

    她总觉得自己手上有个工作室就已经了不起,但比起这些人物来,她那点儿成就什么都算不上。

    苏湘小小感慨了一番,转身进了房间。

    出门在外不比家里那么方便,不过祁令扬为了不打扰到她休息,另外给她跟珍珠安排了套房。

    客厅内堆放了几个行李箱,都是她跟珍珠的用品,苏湘先把珍珠安放在床上,把行李箱先归置了一下才去睡觉休息。

    隔壁套房,祁氏公司外派的几个工程师都在这边等着,祁令扬人一到场就开始了会议。肖云去泡了咖啡提神,一场会议下来,天色都快黑了。

    等人散去后,祁令扬捏了捏眉心,脸上露出些疲倦。他看了眼窗外天色问道:“什么时候了?”

    肖云看了下腕表道:“六点了。”

    祁令扬颔了颔首,肖云问道:“祁总,是不是要安排晚餐?”

    祁令扬问道:“苏小姐醒了吗?”

    肖云道:“好像带着珍珠小姐在外面散步。”

    祁令扬站起来道:“你去安排晚餐,我去看看她。”说着便往外走去,但走到酒店大厅时,他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祁令扬看了眼上面的号码,按了接听键:“喂……”

    巨大的玻璃门外是一片蔚蓝海岸,很多游客在沙滩上散步,但是祁令扬一眼就在人群之中捕捉到了那道人影。

    苏湘戴着一顶米色沙滩帽,两条麻花辫垂在肩膀,飘逸的淡蓝色长裙在她的腿边徘徊,夕阳余晖落在她白皙的脸颊,看起来恬静安然。

    祁令扬拎着手机听电话那头的报告,目光随着那道走动的人影不觉放柔了。

    电话那头道:“祁先生,莫非同来过医院。”

    祁令扬道:“莫非同去医院,这有什么特别的吗,也值得你特意来报告?”

    “可他是苏丽怡带过来的,在病房内说了会儿话,还特意防止我们听到,神神秘秘的样子。”

    祁令扬走向外面的脚步停了下来,他的眉头皱了下问道:“就只有莫非同吗?”

    “是的……哦,还有一个女人,不知道是什么人,看样子跟莫非同熟悉。”

    “嗯,知道了。你们继续好好守在那里,有什么事再通知。”

    “是的,祁先生。”

    祁令扬将挂断的手机放回口袋内,抬眸看向蹲在沙地上,陪着珍珠玩沙土的苏湘,眸光微微沉了下来。

    苏丽怡特意选择他跟苏湘出门在外的时候找了莫非同?什么意思?

    外面,珍珠两只小手扒拉着沙土往自己的两只小肉脚上推,还指挥苏湘也一起,苏湘捧了两把沙土把她的小脚埋起来,做了两只大鞋,最后捡了几个白色贝壳做装饰。

    感觉到有什么目光在看着她,苏湘转头看过去,就见到祁令扬在看着她。她咧唇笑了起来,对着祁令扬挥手:“开完会了吗?”

    因着一些距离,所以祁令扬并不能听到她在说什么,但是珍珠跟着她一起冲他挥手。

    珍珠见到祁令扬就想跑过去,但是她的小脚被埋在沙坑内,被苏湘拉住了。

    祁令扬调整了下表情,抬步走了出去,一直到苏湘那边。他道:“睡了一觉,精神这么好?”

    苏湘笑道:“那么多人喜欢放假是有原因的。”

    放假就意味着不用工作,可以不用去想很多烦心事,意味着放松。

    她低头,把掌心的几颗贝壳按在珍珠的沙鞋上,一边问道:“会开完了?还是中场休息?”

    珍珠撅着屁股,好奇的看着那些贝壳,一个个抠出来玩,苏湘便又把那些贝壳贴了回去。

    祁令扬拎了拎裤腿半蹲下来,把那些沙往苏湘的脚上推,说道:“结束了。”

    “哦……飞了十几个小时就马上开会,还那么长时间,你都不累的吗?”苏湘埋着头在那念叨,感觉到自己脚上沙土堆来的压实感,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她笑着拍开他的手:“你干嘛。”

    祁令扬又埋了一堆沙子过去,抬头笑看她道:“你不是玩得欢喜?”

    因正对着夕阳,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漆黑的通孔映着点点光芒,只有她一个人的身影,温润的脸庞毫不掩饰他的快乐。

    两人四目相对着,苏湘一怔,低下头拍了拍手上的沙土:“这里风景很漂亮。”

    祁令扬看她仓促的神情,唇角微微扯了下,他看向远处道:“就是觉得这里漂亮,才想带你来看看。”

    耳边是海浪阵阵拍打的声音,还有人们嬉笑的声音,沙白海蓝,夕阳余照,就是人们所向往的浪漫海滩。

    祁令扬随手在沙滩上抓了一把沙,这时,一双铮亮皮鞋出现在两人的视野,苏湘一愣,目光顺着那两条黑色裤管徐徐往上,顿时又狠狠愣了一愣。

    “傅、傅寒川?”

    苏湘简直惊呆了,以为自己眼花的往周围看了一圈,确定不是正好有某个跟他长相类似的人出现在这里。

    但他那样黑的脸色,除了傅寒川本人,还能有谁?

    祁令扬看到傅寒川,脸上的温柔笑容便落了下来,他对着傅寒川冷声笑道:“傅总,世界这么大,这也能遇上?”

    傅寒川盯着苏湘,冷冷回道:“人生何处不相逢。”他冰冷的目光刀子似的刮了祁令扬一眼,复又落回苏湘脸上,再那沾满沙土的双脚。

    苏湘的沙滩鞋脱在一边,她低头看了一眼,不自在的动了动脚趾头,沙土崩裂,露出她圆润的脚趾头。

    方才还算愉悦的气氛瞬间降到了最尴尬的时候。倒是海滩上多了这么两个西装笔挺的东方男人而惹人注目。

    几个人站着都不动,像是雕塑一般,海风拂动,苏湘的沙滩帽被风吹落在地,几根细发在风中飞扬。

    这时祁令扬往前走了一步,将苏湘半掩在身后,傅寒川将祁令扬的举动看在眼里,乌黑的眼底闪过针尖似的光芒,垂着的手指握了起来。

    两人针尖对麦芒似的对视了起来,海风也仿佛被他们的气场所影响,风力呼飒飒的大了起来。

    被人遗忘了的珍珠仰头看了看比她快三倍高的大男人,小嘴撇了撇,她已经受不住那双沙鞋的束缚,拔萝卜似的用力一蹬拔出小脚。沙滩地软,而她用力过猛,小小的身子往旁边一倒,双腿跪地正好挂在苏湘的腿上。

    苏湘猛的回神,连忙弯腰去扶住她,珍珠害怕的窝进她怀里,小声叫麻麻,傅寒川睨了苏湘一眼,冷声说道:“傅赢晕机,不舒服。”

    苏湘抬头看他:“傅赢也来了?”

    傅寒川冷冷看了一眼祁令扬便转身往酒店走去,那张脸黑得跟暗沉下来的夜色似的。

    苏湘抱着珍珠在风中凌乱,看着那道颀长背影在夜色中越走越远,心情也彻底的被搅乱。

    她吞了口唾沫,转头看向祁令扬道:“令扬,我……”

    祁令扬温柔对她道:“孩子要紧,你先过去看一下。你房间有药,以防万一。”

    “嗯,好。”苏湘点点头,感激又愧疚的笑了下,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把所有情绪都放在这一笑当中,抱着珍珠转身往酒店走去。

    祁令扬看着她的背影,唇角挂起一抹淡淡的失落笑意,那一双温柔眼也似被海风染上了几分冷意。

    ……

    酒店总统套房内。

    傅赢在飞机上就睡了一路,一直到现在,此时眼睛一睁看到外面天色全黑了,房间内亮着明亮灯光却没有人。

    陌生环境,傅赢有些害怕了起来,颤着嗓音叫了两声:“爸爸……”

    “爸爸……”

    他揉了揉眼睛,掀开被子正要下地,门口传来门把转动的声音,下一秒傅寒川高大的身影便走了进来。

    傅赢见到他就安心多了:“爸爸,你怎么不叫我啊。”

    傅寒川看他要下床来,说道:“不是说头晕吗,回去躺着,一会儿当地医生就会过来。”

    傅赢奇怪的看了看他道:“爸爸,我没有……”

    话没有说完,便被傅寒川一记眼神给压了回去,他拎了拎被子,给傅赢盖好了,门口传来敲门声,他道:“别下来,我去看看。”

    傅赢乖乖的点了下头,看着傅寒川走了出去。

    爸爸是怎么了,他什么时候说过头昏了,是他昏头了吧……

    傅寒川打开门就见苏湘抱着珍珠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一盒药。她已经洗过脚,但还没来得及换衣服。

    “傅赢呢?”

    傅寒川让开了半个身子,淡声说道:“在里面。”

    苏湘拿着药便进去了。

    傅赢听到外面有说话声,伸长了脖子往门口看,见苏湘走进来时眼睛倏地睁圆了。

    爸爸说带他来度假的,怎么……

    珍珠许久没见傅赢,但还记得他,见到傅赢便甜糯糯的喊:“咯咯——”

    小丫头挣脱了苏湘的手臂,想要去跟哥哥玩,苏湘连忙拉住她:“哥哥在生病,乖啊。”

    “生病?”珍珠圆溜溜的眼睛瞧着傅赢,兴奋的小脸垂了下来,傅赢看了眼在后面进来的傅寒川,男人脸色淡淡,面无表情的样子。

    傅赢马上小身体往后靠在枕头上,绞着小手一副难受模样。

    苏湘在床侧坐下,摸了摸傅赢的额头问道:“是不是还很难受?”

    她的手指从被子里伸进去,又摸了摸他的肚子:“还想吐吗?”

    傅赢哼哼唧唧的点头道:“唔……有点儿……”

    苏湘蹙眉看着他的脸色,自言自语道:“可能是高空反应还没消退。”她往周围看了一眼,最后看向傅寒川,“有水吗?”

    傅寒川走到外面,倒了一杯温水进来。

    苏湘拆了药盒,抠出一颗药说道:“把药吃了会舒服很多。”

    傅赢拧眉看着那颗药,瞅了瞅傅寒川,他又没病,怎么能乱吃药呢?

    傅寒川轻咳了一声,说道:“你又不是医生,这药能乱吃吗?”

    苏湘瞪了他一眼道:“这是专门给儿童吃的晕机药,珍珠上飞机前就吃了。你带着他出来,怎么不事先安排好?”

    傅寒川面色冷了下来,转头看向一边。

    傅赢两头看看,决定还是跟珍珠玩一会儿。

    珍珠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趁着大人不注意已经自己爬上了床,她跪坐在傅赢旁边,学着苏湘刚才的样子,摸摸他的额头,又把脑袋贴在他的肚子上,好像在听里面声音似的。

    “响……”珍珠奶声奶气的说了一句,坐起来拍拍他的肚子,“咕噜噜……”

    傅赢不喜欢吃飞机餐,一路上没吃什么东西,下了飞机后又直接睡觉,这会儿肚子饿了,咕噜噜的叫唤。

    又是一声响亮的咕噜噜的声音,这回不用贴着肚子都能听到了。

    傅赢摸了摸肚子,小脸微红了下,看向傅寒川糯糯的道:“爸爸,我好像有点饿了……”

    还要继续装病吗?

    傅寒川清了清嗓子,看向苏湘问道:“晚饭吃了没?”

    苏湘坐在那儿正收拾药盒,她特意留了一半,用纸巾包好,这样傅赢回去的时候还能用。她道:“还没。”

    ……

    酒店顶楼的餐厅内,从这里俯瞰下去,可以看到大片的海景,月光下的海浪一片墨蓝,粼粼波光闪烁,明月在海浪中漂浮。

    祁令扬单独坐在靠窗一桌,桌上摆着的丰盛海鲜餐一动未动。

    肖云看了他一眼道:“祁总,要不要我去找一下苏小姐?”

    祁令扬收回看向远处的目光,看了眼面前的精致餐点,摆了下手道:“不用,你先下去跟小诚他们一起用餐吧。”说完,他又看向了远处。

    来到新西兰的第一顿晚餐,他希望是跟苏湘单独的。

    肖云看着祁令扬孤独的身影,想要劝说些什么又咽了回去,微微叹了声便转身离开,反正他说什么,总裁也听不进去的。

    祁令扬的手指搁在桌上,拇指慢慢的搓揉着食指指腹,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而越来越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