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一念成婚:傅少宠妻无极限傅寒川苏湘 > 112 弄丢了小哑巴,苦水他自己喝
    前面是一片湿地,绿地葱葱,花儿盛开,长滩河反射着阳光,鱼鳞纹从岸边一直往前层层而去,闪耀着点点金光。

    樱花飞舞中,纤瘦的身影笔直的站着,微风扬起她的衣角,发丝轻轻舞动着,露出她一侧白皙的脸颊,眉眼淡淡的模样。

    莫非同斜倚在车头,只瞧着这一道背影也不觉无趣。

    如果能笑一笑就好了……

    手机的摄像头将那一幕捕捉下来,他看了眼手机里面的人影,唇角不自觉的微勾了下。

    但当他抬眸再看向那一道身影时,眉头皱了起来,心里头惴惴:都已经站了半个多小时了,她该不是想不开要跳下去吧?

    他抬手遮在额头看了看头顶的太阳,再看了眼前面的人,抬脚沿着斜坡走了下去。

    “小哑巴,你是不是想要跳下去?我告诉你啊,我不会游泳,你要是跳下去了,后悔也只能等死了。”

    回应他的只有一阵凉凉的风。

    叫她小哑巴都没反应,莫非同看她直愣愣的瞧着波光粼粼的河水,一副神情凝重的模样,心里就更担心了。

    他刚才说不会游泳当然是假的,只是看她一点反应都没有,连个回声都没,莫非同挠了挠头发,不知道该怎么劝她。

    傅家这一手干的是很过分,如果没帮着她进去,没有看到那什么常妍就好了。

    可看都看到了,又不能倒退回去……

    “小哑巴,傅少不让你进去,应该是不想你看到那些人,不想你难过,他不会真的对你那样的,你可别当真啊。”

    莫非同思来想去,以他对傅寒川的了解,他肯定不可能拦着她不让她见傅赢,可常家的人出现在了傅家,这卓雅夫人的意思这么明显……

    但问题是,傅寒川怎么那个时候不说些什么呢,起码小哑巴也不会这么难过。

    莫非同愁的又挠头,这时苏湘转过头来看向他,眼睛里面一片死寂。

    她低头,在手机上按了几个字,语音道:“他不让我进去,不看到常家的那些人,就不代表她们不存在了吗?”

    莫非同张了张嘴,想说至少眼不见为净吧,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看不到,可事实摆在了那里。

    “那……苏湘,你怎么想的?”

    苏湘扯了扯唇角,笑意中透出些无奈与怨愤。

    她还能怎么想?

    不管她怎么做,主导权都不在她的手里,她想要离婚,他不肯,她想要远远的离开,可傅赢在他的手上。

    她想要飞,还能飞到哪里去?

    他拿捏着她的软肋,他是吃定了,无论她怎么样,她都不可能放下傅赢不管。

    他就是要折磨她到底了,谁让她当初上的,是他的床呢?

    莫非同瞧着她凄楚的笑,心里揪扯成了一团。

    看她那瘦弱单薄的样,扛着那么大的压力,承受这么多的痛苦,她到底怎么抗起来的?

    当初,他怎么会嘲笑她,觉得她心机叵测呢?

    莫非同抬起手想要摸摸她的头安慰一下,不过刚动了下又觉得不合适,手指在半空中一转,摸了摸耳朵道:“你还是别想了,那个我们……”

    他看着草地上几只白色的鸟在捉虫吃,眼睛一亮道:“那个你还没吃午饭吧,我们去吃饭。对,这里又冷又饿的,去吃饭,吃饱了心情就会好了。”

    这回,不等苏湘再有什么反应,他拉着她手臂直接往车那边走,额头滴下一滴冷汗,真怕她跳下去。

    要说真的救她倒是还了她的救命之恩,不过这天气下河还是很冷的。

    莫非同拉着苏湘走到自己的车那里,车门都拉开了,余光里看到她的那辆小cooper,算了,吃饱了再过来开走就是了。

    看她这个情绪,万一撞车还麻烦呢。

    湿地这边有商业园区,餐厅不少,莫非同开着车转了几个圈儿琢磨着吃什么好,忽然车内响起了女人的声音。

    “别转了,就这家吧。”

    莫非同还不大习惯苏湘用语音说话,冷不丁的冒出声音来吓了他一跳。

    别的不说,祁令扬这一点倒是做到人心坎里去了,也难怪小哑巴跟那小子亲近。

    莫非同探头看了看餐厅的招牌,是一家烤鱼馆。

    “好,就听你的。”

    莫非同转动方向盘,将车在餐厅前的停车坪停下,刚稳住苏湘就下了车往里面走去。

    莫非同跟在她的后头,看到门口挂着的那几大排辣椒就皱起了眉,心里轻吐了口气,反正奉陪她到底就是了。

    苏湘点了一大盘烤鱼,又点了一大盘的小龙虾。

    烤鱼上红艳艳的一层辣椒辣油,她只在刚入口的时候皱了下眉,随后就闷头吃了起来。

    莫非同夹了一块子鱼肉,看了眼苏湘,见她只埋头苦吃,便将鱼肉在一碗白开水中涮了涮才放入口中,依然辣的直接皱眉。

    他能喝酒,白的红的都能喝,但是酒的辣跟辣椒不同,他吃不了。

    一碗白米饭就着几片鱼肉,莫非同吃完了饭就放下了筷子,绝不再多动一口了。

    他看着对坐的女人,手指利索的扭虾头剥虾壳,那股狠劲,她该不是把那龙虾当做是傅寒川了吧?

    听着她不住的吸鼻子的声音,莫非同小心的问了一句道:“小哑巴,你不辣吗?”

    苏湘一抬头,莫非同就想把刚才说出口的话收回来。

    眼前的女人眼睛通红,大大的眼圈汪着一包泪水,辣红的脸颊都已经被泪水湿透了。

    怎么会不辣,她只是需要辣椒来发泄。

    莫非同默然,抽了几张纸巾递给她,苏湘摘下手套,拿着纸巾把眼泪鼻涕擦干净了,换了一副手套继续。

    就在这时,苏湘一瞥莫非同的那一头桌,上面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虾壳,意识到面前的男人好像是没怎么吃,她捏着一只龙虾递给他,示意他也吃。

    莫非同瞧着那虾钳子上滴下的一滴辣油,摇了摇头:“算了,你吃吧。”

    苏湘也不跟他客气,缩了回去,另一只手捏住虾头一扭……

    莫非同又是无奈的吐了一口气,拧开了她旁边没有动过的降火茶道:“喝些这个,不然你会上火。”

    这一顿饭,完全说不上是开心,莫非同瞧了眼默默走在前头的女人,若不是他拦着,她还要再点上两盆来吃。

    虽然说吃也是发泄的一种,但这种发泄,比起男人们的喝酒也没好到哪里去。

    总之,就是折磨呀……

    莫非同手抄在口袋里摸出车钥匙,却见苏湘脚步一转,往一家冰沙店去了。

    莫非同摸了把额头,只好再一次的奉陪到底。

    ……

    一直到傍晚,看着小哑巴发泄够了,亲眼看着她进了小区大楼,莫非同才放心回去。

    1988,这时候说早不早,说晚不晚,场子里还没几个客人,莫非同才进去就看到裴羡坐在吧台那里,他走了过去。

    莫非同拿了扎啤酒对着裴羡道:“生日宴会结束了?”

    裴羡单腿搭在吧凳的脚蹬上,另一条大长腿闲适的伸长了,歪头瞧着他却不说话。

    莫非同被他这眼神盯得发毛,皱着眉毛喝了口酒道:“你这样看着我干嘛,我又不是乔影。”

    他放下啤酒,掸了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裴羡轻嗤了一声,懒懒的收回目光,意有所指的道:“那两人现在够乱了,你小心别去捣乱。”

    莫非同以为裴羡说的是他把苏湘带入了傅家老宅的事,说道:“不是说了,我不知道那边什么情况,我又不是故意的。”

    他今天一下午陪着小哑巴又是吃辣又是吃冰,事儿都惹下了,还能怎么滴?

    裴羡睨他:“我不只是说这个。”

    莫非同一愣,到了唇边的啤酒杯停顿了下,目光微动,有些察觉到裴羡想要说什么。

    只听裴羡道:“傅少那边什么情况,他不说我们也不清楚,不过常妍住在傅家,完全是卓雅夫人跟常家人搞出来的,跟傅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别瞎掺和。”

    莫非同一听生出一股气来,将啤酒杯“咚”的一下搁在吧台上,顿时那啤酒杯升起一股泡沫,从杯壁上漫了出来。

    莫非同急道:“你以为我高兴管这闲事?”

    裴羡透彻的眼盯着他的眼道:“那你追出去是什么意思?”

    “小哑巴是我带进去的,她受这么大刺激万一出事怎么办?这责任得不我来扛?”

    莫非同说急了眼,脖子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不过一说到这个,他就说起了苏湘在河边站了许久,又说吃辣吃到哭的事。

    “不管傅少有什么苦衷,他这么对小哑巴,这做的就过分了。”

    莫非同脑子里浮现苏湘站在河边一脸愁绪的模样,又浮现她泪流满面的模样,心里头闷闷的。

    裴羡看他一脸愁闷的样子,手臂搭在他的肩膀拍了拍说道:“傅少做过了火,万一弄丢了小哑巴,这苦水他自己喝。”

    他把啤酒往莫非同那里移了下,又拿起自己的那一杯,跟他碰了下道:“我们做兄弟的,大不了陪着他就是。”

    两人都一口喝干,裴羡砸了砸嘴再看了莫非同一眼,两人都看着前面架子上一排整齐透明的酒杯:“兄弟,有些事不能想,就此打住,打住……”

    莫非同口袋里,他的手指摸着手机边缘的快关键,一开一关,微微垂下了眼皮,他牵扯了下唇角一笑,似是无奈,似是无语……

    ……

    又两天后,傅氏与盛唐的收购案在一家酒店布置的会场正式签署,双方签字完成后,两位签约人握手预祝将来的合作顺利。

    周围的闪光灯不断,记录下这一瞬间,而祁令扬跟傅寒川脸上挂着笑,但是眼底都没什么温度,甚至那交握的两只手都有了较量的意思。

    傅氏收购盛唐,其中一个条件就是祁令扬会以运营总监的身份,正式进入傅氏。

    在外界来看,祁令扬这一露面又是引起一片哗然。

    盛唐的封总,居然就是祁家的那位二少,他竟然不动声色间创办了这么一家实力惊人的科技公司!

    由于祁令扬之前做慈善活动的时候就已经露过面,再加上这次他给人的大意外,发布会结束到了记者采访的时间,那些记者都围了上去,将祁令扬团团围在了中间。

    “请问祁先生,您为什么把公司卖给了傅氏,而不考虑您本家的祁氏呢?”

    “祁先生,您这么做,不会祁老先生的引起不满吗?”

    “祁先生,请问您为什么会用封疆的名义来创办公司呢?”

    “……”

    一连串的问题同时响起,祁令扬保持着微笑,对答如流。

    “当初创办公司抱着玩玩的心态,万一倒闭了,丢的是封疆的脸,我回家不会被打。”

    “至于这位问的,为什么没有并入祁氏,这个是我的个人问题,我保持沉默。”

    “……”

    他只简短的回答了几个问题,之后把后面的事情交给助手去做了,自己则跟媒体点头示意,离开了会场。

    另一头,傅寒川本人极少接受采访,通常都是露个面就交给助理来做,这次也是不例外。

    他从台上走下来,长腿迈着步子往出口走去,保镖将记者拦在了他的身后,公关部的工作人员适时的走了过去招待那些记者代为回答。

    两人同时的走到门口,祁令扬微微扯了下唇角道:“傅先生应该是不想跟我一起开庆功宴的吧?”

    傅寒川淡漠的扫了他一眼,薄唇开合:“没错。”

    说完,他便径直往前走去。

    酒店门口,他的车早已等候,他坐上轿车,冷漠的视线看了眼酒店门口,吩咐乔深道:“开车。”

    “是的,傅先生。”乔深一得令就立即将车开了出去,比起以往,更是不多费一个字。

    这段时间,傅先生身上透出的冷如寒冬腊月,只要靠近他就能感觉到盘旋在他上空的低气压。

    这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让乔深倍感压力。

    他老姐乔影说,老板是谷欠望难抒造成的,给他找个女人就完事了。

    乔深对此只能假装没有听到。

    站在台阶上的祁令扬看着那车消失在视野中,唇角微勾了下。

    一辆车开过来,他走向台阶拉开门坐了上去,说了一个地址。

    ……

    某高档餐厅的包厢内,傅正南端坐在首位,目光关注的看着墙面上挂着的液晶电视。

    这是北城的一大新闻,当他看到两人签字完毕握着手的那一刻,他点了下头,露出满意之色。

    门口响了两声,服务员推开门,祁令扬走了进来。

    “父亲。”

    傅正南嗯了一声:“来啦,坐下吧。”

    祁令扬在桌子的对面坐了下来,服务员请示道:“傅先生,可以上菜了吗?”

    傅正南点了下头,正在这时,祁令扬却道:“请等一下。”

    傅正南微微皱眉看向他,祁令扬道:“我稍后有事,就不陪父亲一起用餐了。”

    傅正南拧眉看了他一眼,对着服务员漠声道:“上菜。”

    那服务员得了指令退了出去,傅正南拎起茶壶在祁令扬面前的茶杯中倒茶,看着一脸祥和但是语气非常低沉:“什么事这么忙,跟我一起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嗯?”

    他抬眼,看着祁令扬的目光十分锐利。

    祁令扬淡淡的笑了下道:“也没什么,只是……希望父亲能体会我这时的心情。”

    正式进入傅氏的心情。

    傅正南目光微闪,这时候新闻到了采访的时候,傅正南看着祁令扬对记者的回答,说道:“你的身份问题,以后早晚也是要被人知晓的,你要做好准备。”

    祁令扬喝了口茶,点头道:“知道。”

    几句话以后,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事实上,傅正南虽然把这个儿子认了回来,但两人并不亲近,在一起的时候更多的是沉默。

    几十年的时间里都是对面不相识的关系,靠这短短几年就拉近关系,很难。

    服务员把菜端了上来,等门再度的关上了。

    傅正南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祁令扬,拎起筷子夹了一片牛肉放到他面前的碗中,说道:“一直都没有问你,祁海鹏现在对你……态度是如何?可是非常不满?”

    祁令扬看着碗中的那一片牛肉,唇角微微牵扯了下道:“并没什么变化。”

    祁海鹏嘴里说无所谓,可到底他是违背了他,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跟傅正南相认了,对他不满是肯定的。

    只是他在祁家,本就是可有可无,再坏还能坏到哪里去,更何况他早已经搬出来住,并不需要再看他们是什么脸色。

    傅正南的眉毛动了动,“唔”了一声。

    一个是天之骄子,另一个儿子却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他到底对这个儿子有所愧疚。

    几秒的沉默后,傅正南搓着手指缓慢道:“不然,找个机会把你的身份对外公开了,也免得以后说话做事还要诸多遮掩。”

    祁令扬笑了笑,低眉喝了口茶水道:“不必了,还是顺其自然。”

    他看向傅正南:“父亲不是还要竞选商会会长吗?如果公开了,到时候会受到影响吧?”

    傅正南眉头皱了下,又沉声说道:“你之前不是还想利用苏湘的广告,想要让我在会长竞争中受到阻碍?”

    祁令扬这时伸手拿起傅正南盛汤的碗舀起汤来,傅正南盯着他,但见他面容微笑平静,完全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那个时候,傅正南以为祁令扬是想要利用苏湘让傅家出丑,这样一来,祁海鹏就能有机会了。

    “你那时候,不是还在恨我,想借机报复我吗?”

    在祁令扬看来,他当年的行为是抛弃妻子,几十年的不闻不问怎么可能心里对他没有一点怨恨,虽然相认,隔阂太深,不然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也不会相对无言了。

    “还是,你想给祁海鹏送份大礼,报答他对你的养育之恩?”

    祁令扬将盛好的汤放在了傅正南的面前,他抬眸静静的注视了他几秒说道:“我的那个广告计划,确有给你设阻的意思。但我现在的目的已经达到,没必要再挡住你的路。”

    “而且,我希望再过一段平静的日子。”

    傅正南看着祁令扬一脸的坦荡,眉心紧皱着:“目的?”

    随即他意会过来,祁令扬做这么多的目的,就是要正式的进入傅氏。

    祁令扬道:“父亲当初为了激励我,给我启动资金,但其实当时,并没有要真正让我回来的意思吧?”

    他给他取名封疆,给了他一块地,让他自封为王的意思,还真当他看不出来吗?

    说完这句话后,祁令扬拿起一边的毛巾擦了擦手道:“父亲,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他对着傅正南点了下头便起身离开。

    装修精巧的包厢内,再度的只剩下了傅正南一人。

    他慢慢的捻着手指,低头看了眼面前的那一碗汤。

    他是傅正南,有名望有地位,对祁令扬的处置,一直让他纠结。

    他是他的血脉,是他最爱的女人给他生下的儿子,可傅家眼下一片安稳,他回来必然引起震动。

    再者,五年前的祁令扬真的是太过默默无闻,所以他也不知道祁令扬到底能有多少实力。

    出于愧疚,他给了他一笔资金让他开公司,但没想到这五年里,他把公司做的有声有色,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也让他看到了祁令扬有着不输于傅寒川的实力。

    那时候,他又陷入了纠结,他希望这个儿子能够回来帮家族做事,而不是成为祁海鹏的得力助手,但不管是卓雅,还是傅寒川,都不可能心平气和的接受他。

    也就在那时,祁令扬给他提出了一个条件,要他进入傅氏,就要给他跟傅寒川公平竞争继承人的机会。

    傅寒川是傅正南一手培养的,也是他早就定好的继承人,但祁令扬的要求让他犹豫了。

    也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出了苏湘要拍广告一事。

    他这么做,是逼他尽快的做出决定!

    傅正南这会儿想明白过来了,精明的眼倏地闪过一道光。

    他笑了起来,不愧是他傅正南的儿子,连他都敢设计。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还真的很期待,这继承人之位到底谁更适合了。

    任何一个家族都需要最正确的掌舵人来掌舵,这样才能长久的走下去。

    傅正南心情愉快,捏着勺喝了一口汤。但当他抬起头,不经意的看到对面的那只碗时,他的眉头又微皱了起来。

    碗里的那一块牛肉一口没动。

    祁令扬,他表面上看起来温润谦和,但其实这性子也是倔的很呐……还在为找不到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