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一念成婚:傅少宠妻无极限傅寒川苏湘 > 286 报复,没有分毫不差,却有阴差阳错,七千
    千千 . ,最快更新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最新章节!

    沈母倾尽家财全力救治,叶承的伤势逐渐好转了起来,救回了一条命,但他了无生气,活死人一样的没有了灵魂。沈母几次想说真相,又怕叶承会去找苏明东拼命,苏家不能再欠叶家了,她遵守了与沈烟的约定。

    可她还是担心叶承会想不开去寻死,荒坟地的打击比起十年前更加严重,沈母那一段时间几乎是寸步不离,到了晚上就在病房走廊搭了张简易床铺,一有动静就跑进去看他。

    沈母也担心沈烟,可她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女儿了,沈家的大门都进不去,苏明东不让任何人与她接触,尤其是她,怕她在沈烟面前说什么,给她传递消息,或者帮助她逃走。所以,她也不知道沈烟怀孕了,怀了叶承的孩子。

    一家人,被硬生生的割裂成了两个世界,都一样的水深火热着,煎熬着。

    而在这样的水深火热里,沈家没钱了,就连首饰,值钱的家具都拿出去卖了也不够治疗费。叶承的手脚被废,想要再重新站起来就要继续做手术,以后还要借助康复医疗手段恢复,那些都是钱,另外,还有叶承的那一张脸要做手术整容,那又是一笔巨大的费用。

    叶、沈两家出了这么大的变故,都知道他们得罪了权势滔天的苏明东,尤其是沈烟的表妹一家,被苏明东这么一绑架,人放回来以后就马上搬出了北城,所有的亲戚朋友都与他们断了来往。

    在那个年代,人人都想解决温饱奔小康,谁想往家里惹麻烦?

    沈母借不到钱,咬了咬牙把沈家的房子给卖了,沈家欠了叶家太多,留下叶家的房子,叶承还能有个念想,也是他们最后落脚的地方。

    苏明东在沈烟面前饶了叶承一条命,但更希望他死,希望他自己把自己解决了,但没想到叶承居然忍辱偷生。他一直留意着叶承,知道他伤势见好出院了,在叶家宅子放了一把火,他要逼得他们走投无路!

    沈母与叶承回家时,看着面前的浓烟滚滚,火焰烈烈简直惊呆了,绝望了。沈母拼了命的冲进去,想要保住他们最后的一点东西,结果被塌了的柜子压伤了腿。

    那一场火,将叶家烧了个一干二净,却在了无生趣的叶承心里点了一把火。

    “沈姨,不要再留在我身边了,我只会拖累你,会害了你的。”

    沈母看着重新活过来的叶承,应该说,她看到了他眼睛里的仇恨。她猜想他想干什么,他要去找苏明东拼命,杀不了他也要与他同归于尽。

    可这个样子的叶承,哪里是苏明东的对手?只怕人还没有见到,他就先被打死了。如果他死了,不就违背了小烟的意愿吗?

    沈母挽着他的手,歉疚说道:“叶承,我们沈家给你带来了这么大的灾难,到底是谁拖累了谁?谁害了谁?”

    “小烟……”她想保住叶承的命,也用了与沈烟一样的方法,她心中一狠,于是更加愧疚的道,“我的女儿背叛了你,是我没教好她对不住你。我以后就当没有那个女儿了,叶承,以后就只有我们两个相依为命了,你真的要丢下我这个太婆吗?”

    叶承的身边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他想一死了之,但不想死的这么窝囊,死了也咽不下那口气的。他打听到苏明东与一个客户要在饭店用餐,打算进饭店趁他不注意捅死他,可看着面前与他一样痛苦又孤苦的沈母,他狠不下那个心了。

    沈母的膝盖骨碎了,治好了也是个残疾,更何况他们再没有多余的钱来治疗。她的腿是因为救他家的房子才伤了的,她的家也是为了救他的命而卖了的,这个世界上,把他当做儿子一样的亲人,他怎么好再开口说要丢下她不管?

    再怎么样,他得先治好了她的伤,再回来找苏明东报仇!

    北城已经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叶承把沈母拼命救回来的那幅姜花图卖给了老贺,离开了这座城市,先去了日本治伤。在那段时间里,叶承慢慢的改变了报仇的心意。

    他将仇恨沉淀在心里,他知道,他只有比以前更强大的归来,才能够彻底的报复苏明东,还有沈烟!

    是的,他将沈烟也一起恨上了,是她背叛了他,让他十年心血付之东流,还让他成为了一个废人,沈家从此以后断子绝孙,那他也一定要苏家一样的下场!

    苏明东跟沈烟给他的痛苦,他要一样一样的讨还回来!

    苏明东的势力主要在北城,叶承跟沈母去了日本以后,他对他们的消息就断断续续,但有之前十年复仇的例子,他还是保持着警惕的。沈母不敢与沈烟有任何的联络,一次都没有,荒坟地那次的疏忽给她落下了巨大的阴影,她怕再害的他们万劫不复。

    为了让苏明东彻底的放下戒心,叶承放出了消息,说沈母重伤不治身亡,叶承承受不住打击,放火自焚了。

    沈母在医院治疗的时候,叶承在那儿找了份活做,也是为隐匿自己的行踪做打算。他在太平间工作,那里有很多尸体是无人认领的。他偷了两具尸体,找了个偏僻破房子放了把火,再留下一点关于他们身份信息的,让消息可以传回到苏明东的耳朵里。

    他想办法给自己弄了个新的身份,整容也不再是自己原来的那张脸,他带着沈母去了马来西亚,在那里重新开始,开始了漫长的二十年的复仇计划……

    ……二十多年归来的分割线……

    “后来,等时机成熟了,宴霖就慢慢布局,开始了对苏家的报复行动。我一个老太婆,什么都不懂,不敢破坏他的计划,不敢说那件事,担心他知道真相后,会像二十多年前一样,我怕重蹈覆辙。”

    “另外,这么多年没有见到小烟,我不知道她后来怎么样了,也不敢联系她,毕竟我已经是个死了的人,我更怕苏明东有所察觉,怕坏事。”

    “我什么都不敢说……”

    “我想,不管怎么样,叶承对小烟都有一份情谊在,他是不会让她死的。只要他事成了,我再把那些事说出来,他们就能冰释前嫌,重归于好了,我们就能一家人团聚了。可、可是,她死了,死了……”

    “是我,因为我啊……”

    沈母一下子说了很多话,又是那段她不愿触及的过往,整个人变得非常疲惫,过度的悲痛让她一点生气也没了,说起话来也颠三倒四,有的话重复了好几遍,但好在都能听懂,苏湘给她倒了一杯水:“外——”

    她张了张嘴,看着老太太的那张苍老的脸,外婆两个字还没办法一下子叫出来。

    她这辈子什么都缺,亲情、爱情、友情,苏明东留了她一条命,却几乎将她的七情六欲都斩断了,再加上她前半生是个哑巴没真正的叫过人,那些显得亲密的称呼一下子叫不出口。

    她垂下灼热的眼眸,局促道:“老夫人,你先喝点水休息一下。”

    沈老夫人枯枝般的手覆在她的手背上,欣慰的点点头,一双眼睛从她身上根本挪不开,也不顾不上她此时的放不开。

    她与沈烟断绝了二十多年,直到几年前才听说她还生了个女儿,她以为那是苏明东的女儿,还是个哑巴。她想,苏明东真是遭了报应了,老天有眼,谁能想到会是叶承的女儿呢?

    苏明东那个畜生,连一个婴儿都不放过,还毒哑了她,让她受那么多的苦,老太太的心都要碎了,浑浊的眼睛一直流泪。

    粗糙的掌心触碰在苏湘的手背上,她可以感觉到这个老年人奄奄烛火般的生命,却是温暖的。在这个触碰里,她感受到了那种最紧密的联系,她与沈烟一样,她们的生命从她这里而来。

    苏湘擦她的眼泪,自己也在流眼泪,她抽了抽鼻子,怕老太太纠结在自己的过错上,心里留下郁结,她拍拍她的手,安慰说道:“老夫人,我在新闻上看到说有个人,因为太宝贝自己的钱,不舍得存银行,就藏在了墙里面,结果那些钱都变成了废纸。”

    “我知道这个比喻不是很恰当,但我知道,老夫人你是因为心疼他们,舍不得他们再一次受到打击,你是想帮他们的。”

    如果那个时候老太太把真相先说了,说不定撑着宴霖的那一口气就散了,会像之前的那次一样。

    人生又有多少个十年二十年可以这么蛰伏等待?

    她用力擦了把眼泪,挤出一抹微笑说道:“老夫人,我们不能哭了,那些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真相大白了,以后苏明东这根刺就从我们心上拔了。”

    沈老太太点点头,颤巍巍的声音道:“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沈老太太年纪大了,又经过这一番剧烈的情绪起伏,宴孤推着她先去休息,苏湘也稳住了自己的情绪,抬头看向对面坐着的宴霖。

    他的脸上,刚毅又带着怨愤的神情早已经不见,衰老的脸只剩下痛惜与纵横肆意的泪水。

    男儿有泪不轻弹,他遭逢巨大变故的时候痛哭过,这个时候也只有流泪。

    “我没有相信她……我不知道,她是为了我……”他泛着泪光的眼看向苏湘,无措、懊悔、痛恨,却再也找不回那个人了。

    “我不知道她会跟苏明东一起跳楼……”

    “我以为他们的感情太深,连死都要在一起……为什么我没有多了解一点呢……”

    宴霖拍着额头,痛苦的揪扯着头发,当她得知沈烟的死讯时,心里是麻木的,脑子里只记得那一个晚上,她对着苏明东大声的表白:“如果我死了,你要跟谁过一辈子去!”

    他以为他们已经到了同生共死的地步,他却还念着她,只对苏明东下了狠手,还是想留她一条命,想让她追悔莫及的,所以,在得知她的死讯以后,也只是对沈老太太说她得病死了,他不想让老太太过度悲伤。

    他也从来没有想过,那个哑巴女儿,竟然是他的孩子,沈烟给他留下的孩子,幸好,幸好他没有对她动手,不然他死一万次也不能够赎罪。

    宴霖看着苏湘,手抬了一下似乎想仔细看看这个女儿,又碍于刚刚相认,他自己也是放不开,连一句表示真正相认的话都说不出来。

    苏湘也在看着他,对苏湘来说,她寻找亲生父亲,只是为了找一个真相,她想,沈烟应该也是希望她能找到自己的亲生父亲的,她不是奔着别的什么目的而来,知道了,就知道了,没别的什么意思了。

    其实话都说开了,真相已揭开,你是我女儿,我是你父亲,我是你女儿,你是我爸爸,这种话说不说都一样,也说不出那种感性的话来,也就没有挥泪相拥的感人场面。

    他们都不是情绪外露的人。

    苏湘听完了他们的整个故事,心里只剩下了唏嘘。她不恨宴霖对苏家的报复,现在知道了真相,也不再怨怪他没有去找沈烟。

    这世间的所谓报复,没有分毫不差,却有阴差阳错,因为仇恨太深,因为一个承诺,因为一个隐瞒,宴霖复仇的彻底,也永远的失去了沈烟,造成永久的遗憾。

    苏湘不知道,在那后来的年月里,沈烟是否对苏明东有过一丝丝的情感,毕竟她与他几乎度过了一生。那纵身一跳,是因为信守了那个诺言,还是对自己命运的绝望,她不知道。

    或许,她离开叶承留在苏家以后,就已是生无可恋,只是因为她的存在而不得不苟且偷生,苏明东与苏润想出来的救苏家的法子,让她觉得自己的死还能有些意义。

    至于沈烟为什么不告诉她这些真相,还是为了让她能活命着想吧。在那二十年里,她一直活在死亡的阴影下,如果苏明东知道了,她就更没好日子过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悄无声息的死了。

    她在最后死的时候,都没说那些,应该是不想让她背上太重的负担,希望她能够好好的活着。

    不论苏湘怎么想,沈烟已经不在,那些她也无从得知了。总归,她摆脱了这一世的命,去往别处了……

    因为下雨,天色一直很阴暗,到了这个时候,雨停了,天色却真的暗下来了。

    苏湘使狠,却一下子揭开了真相,而那些沉痛过往对在场的所有人来说,心里都不好受,沉甸甸的,像是吃了一肚子难消化的食物,他们需要时间去慢慢消化。

    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至于挖坟偷画的事,这个时候谁都没有心思再提起,也不差这一点点的功夫,反正都已经相认,那些可以再说。

    傅寒川看了看在场的几个人,沉了口气站起来道:“那么,我们先回去,大家都先调整一下心情,明天,我们再来拜访。”

    傅寒川拉起苏湘,苏湘脑子里乱哄哄的,任由他拉着她离开。这时候,宴霖盯着他握住苏湘的手,沉声道:“等一等。”

    两人脚步停下,傅寒川转过头来:“宴老板,还有何事?”

    宴霖从他的手上移开目光,说道:“老夫人刚刚与苏湘相认,她的情绪不稳,又生着病,我希望苏湘能够留在这里陪一陪她。”

    虽然刚才苏湘已经安慰过老夫人,让她不必介怀,但这么大的事,一个老人家怎么可能就这么放下了,那可是她唯一的女儿。

    她忍着这么大的秘密一直没肯说,都以为她是个心狠的老太太,不认自己的女儿,几十年没联系,谁又知道她心里的痛苦。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而真相又给了她更沉重的痛苦。

    宴霖要留下苏湘的另一点原因,则是他也知道傅家对苏湘曾经做过的事,虽然最初造孽的是苏润,但傅家对苏湘的羞辱随着卓雅夫人的丑闻,已经天下皆知,所以他讨厌傅家的人。

    宴霖对傅寒川没好印象,还因傅家又处在夺权的混乱中,这小子现在对他的女儿殷勤备至,指不定抱着在他这边找联盟的想法。

    但这一切碍于刚刚相认,宴霖不可能一下子就表现出对苏湘的关爱,更愧疚对她曾经动过狠心的念头,所以就拿了老夫人做借口,想要留下苏湘,多看看她,多些时间相处,反正老夫人情绪不稳的事是真的。

    而对傅寒川来说,这个时候他急于带走苏湘,也是有着与宴霖一样的想法,傅家对苏湘的伤害是实实在在的,傅家正处在夺权的混乱中也是真的。当真相揭开的时候,他为苏湘高兴,但又多了一重忧虑。

    他一时也想不到什么解决办法,以宴霖目前的心情来说,更不会有兴趣来听他对苏湘的心意,也不会相信他。他得争取到时间来好好想想,至少先把苏湘稳住了,可这女人又是个麻烦的女人,他一直都没搞定她。

    宴霖一开口,傅寒川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对着他那双平静的眼眸,就知道了自己的忧虑成真了,整个头皮都发麻了。

    宴霖用了最合适的借口,对苏湘来说,沈老太太是她极为重要的人,她不可能不顾她的。

    傅寒川低头看了看她,只见苏湘咬住了嘴唇在思索。

    对这个家,苏湘是全然陌生的。甚至在这几个小时以前,她与这宴家还处在敌对的关系,转眼就变成了亲人,这反转的太快,就像马来的天气,说变就变,她还没完全转过神来。

    可沈老夫人,她的年纪已经那么大了,她是放心不下的。

    这时候,宴霖又道:“苏湘,这房子很大,但是人少,你在这里就当成是酒店也可以,没有人会给你打扰你的。”

    宴霖放轻了语调,小心翼翼的说话,苏湘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讨好与希冀。

    他也是渴望温情的人,那么一个大男人,还是手握大权的人,对她这样小心翼翼的讨好,苏湘此时不知道该是什么心情了。

    而这个人,是与她有着一脉血缘亲情的亲生父亲啊……

    苏湘在那样的目光下,嗯的一声点点头,答应下来了。

    她抬头想让傅寒川先回去,看到了他眼睛里来不起收起的失落。她想,他们刚才是一起来的,现在他一个人走,肯定心里不舒服。

    她感觉到傅寒川松开了他的手,他说:“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在这里有什么事就打我的电话。”

    苏湘点头:“好。”

    他又说:“你在这里住一晚,还是要一直住到等事情都解决了再回去?如果是那样的话,明天我把你的行李都带过来?”

    苏湘想了想,说道:“先住一晚上,再看看情况吧。还有,我的房间,不要让任何人进去,酒店服务员都不可以。”

    偷画的事情没有解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画被掉包,但酒店也是疑点之一,这件事肯定要详细查的。不管那幅画值多少钱,那是叶承留下的,她妈妈的最后一幅画,她不想失去。

    还有,这个偷画人的用意是什么,他们也必须要搞清楚。

    傅寒川也想到了这一层,但他没办法厚着脸皮说也搬到这里来,怎么也要等宴家人开口才行吧。他便道:“好,那我先把套房封锁起来,我再另外订一间房。”

    这不过是多花些钱的事情,反正他钱多得是,订两间套房不痛不痒。这件事他也完全可以在回到酒店以后去做,但他偏要在这里说出来,要苏湘跟宴霖都知道。

    说完,他抬头看了一眼宴霖,对他点了下头以后就转身离开了。

    傅寒川一走,整间大堂就只剩下了苏湘与宴霖两个人,面对面的只剩下尴尬,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苏湘垂着眼皮,看到地上的青石板砖,找话道:“这……是从北城运过来的吧?”

    应该是叶家宅子的铺地砖,她发现有些地方是有火烧过的痕迹的,尽管已经处理过了,仔细看还是能够发觉的。

    沈烟从来没有对她提起过自己的往事,就连双亲也没说过,家境也不说,苏湘不知道沈家的家底如何,但沈烟受过良好的教育,又很有气韵,那种气韵是劳作人家养不出来的,不然她也不会成为北城三大美人之一了。

    长相漂亮的女人有很多,但要成为出众的那一个,就不能只靠着一张花瓶脸。在那个年代,沈家说不上名门大户,但家境应该也是不错的,沈家对这个女儿的教育,应该也是现代人所说的“富养”。

    刚才老夫人口中又提到,沈老先生,也就是她的外公是个小学老师,她自己是个小镇医生,印证了她的猜测。北城是个大城市,一个老师,一个医生,有培养孩子的条件。

    而沈老夫人也说了,她卖了宅子给叶承治伤,在那个年代,房子不像现在的这么值钱,医疗费却是从来都贵的。她紧急卖房,还能筹措到了那么多钱,那沈家的宅子就不会只是普通民房,应该是祖上传下来的老宅子,像是傅家老宅那样有浑厚底蕴的,但肯定没有傅家那么大那么贵气。

    叶家与沈家是邻居,叶承学画,在那个年代,学画是一件奢侈的事情,那么叶家的家境应该也是可以的。宅子,就是铺了这种青石板砖的宅子吧。

    房子虽然烧了,但叶承对那里的感情一直都在,而且,也应该是他用来提醒自己,他对苏家的仇恨有多深。

    这些地砖,记录的是苏明东对叶家人造成的无法抹灭的伤痛。

    难怪,她进来时,就有种压抑的,死气沉沉的感觉。只是叶家被焚毁,叶承又在众人眼里是个死人了,那块地皮怎么样了呢?

    叶家的亲戚都疏远了叶家,在那个时候都没肯出手相助,在叶承“死”后就跳出来继承了吗?

    不过那个年头,房子不值钱,但是重新盖一间房子倒是要花费很大力气的。

    宴霖看了眼地上石砖,点了下头道:“是,我在这里站稳脚跟以后,就让人把叶家宅子还能用的东西都运了过来。”他的神色黯然下来,“就只剩下这些砖头还能用了。”

    “我在别人眼里是个死人了,叶家的房子也被烧的不成样子,倒是有个亲戚脑子灵活,因为去了趟香港,知道以后房子肯定值钱,就去民政厅办了手续继承了那块宅基。不过他手上一时没那么多钱重盖起来,就放在了那里,那块地皮也算是有主人了。”

    “我托建筑师过去,说看中了那些烂物修别的房子,那家亲戚听说有人肯花钱买那些烂东西,高兴的马上就答应下来了。”

    苏湘用这青石砖开头,两人才多了些话,她又问道:“可是,你为什么不直接买下那块地呢?”那家亲戚为的是钱,如果他出手买,肯定可以的。这些砖头空运费运到马来的钱,足够买下那块宅地的钱了吧?

    宴霖看了她一眼,在沙发上又坐下来,招手让苏湘也坐,他道:“我那时候人在马来,这些东西在眼皮子底下,我心里就多了压秤。”

    他说的压秤,就是苏湘所想的,对苏明东的深仇大恨。

    “不过叶家的那块地皮,我后来又托人去买下了。叶家的东西,不能落在别人手里,哪怕是同一个亲族的也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