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抢救童悦_重生之王牌军妻_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王牌军妻 > 123:抢救童悦
    一秒記住『笔♂趣÷读→www.BiquDU.Tv』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123:抢救童悦

    答应归答应,宋初一该跟买家说清楚的还是得说清楚——买家那位闺蜜之所以乳腺癌能好,是因为她只是初期,所以才能治愈。

    但买家的儿子患的是白血病,还是晚期,下病危两次,说明情况严重,产生的黑气,一个吞噬种肯定吞不了。

    【卖家—养生堂:养生木牌只能缓解你儿子的症状,减轻他的痛苦,趁这个时间,做骨髓移植,会百分百成功,手术后,百分百不会复发。】

    【买家—笑着活下去:你的意思是,养生木牌不能彻底治愈我儿子?可为什么我闺蜜的癌症都治好了呀?】

    宋初一自然不能将真实原因解释给买家听:

    【卖家—养生堂:请你明白,养生木牌不是神药。】

    沉默许久,对方发过来:

    【买家—笑着活下去:可是根本没有合适我儿子的骨髓呀,老板,我知道你定有办法的,我闺蜜的乳腺癌都能治好,为什么治不好我儿子的白血病呢,一定有办法的。】

    宋初一皱眉,这也是为什么她要提前跟这位买家说的原因,否则到时候红绳木牌寄过去,对方说没效果。

    【卖家—养生堂:如果你仍然这么想的话,抱歉,你可以不用购买养生木牌。】

    【买家—笑着活下去:老板,你可怜可怜我,你是不是嫌钱少,我可以再加钱,三万,三万可以吗?】

    【卖家—养生堂:这不是钱的问题,想不通过移植骨髓而治愈,没可能。】

    就算宋初一亲自替买家的儿子吸取黑气炼化,也做不到让对方不做任何措施就痊愈,除非是白血病早期。

    买家见宋初一说的这么绝对,知道对方真的不是推托,伤心绝望的哭了出来,自从听到闺蜜说乳腺癌突然好了时,她就对这个养生木牌寄予百分百期望,所以才会那么渴望的想要买到养生木牌。

    在她看来,只要买到了,儿子就会和她闺蜜一样痊愈。

    可卖家老板的话像凉水一样兜头泼了下来,最终,买家决定还是买一个养生木牌,但她哀求宋初一用一千的价格卖给她。

    之前她认为养生木牌一定能救好她的儿子,一万与化疗以及骨髓移植所需要花费的钱相比,一万自然是小数目,所以她才毫不犹豫开价一万。但得知养生木牌不能治愈她儿子,她哪还舍得花一万。

    对于买家的态度宋初一并没生气,一个心疼儿子想在绝望中拉住一缕希望的母亲而已,最终,她想着那名无辜的被白血病折磨的五岁小孩,同意以原价让这位买家成单。

    养生堂的生意步入正轨,每天五个单子,一个单子一千,一个月下来,宋初一能挣十五万。

    不过想要在短时间内挣够一套房,这个收入还差很多,宋初一开始琢磨其他挣钱的法子,但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合适的能挣钱的法子,只得暂时作罢。

    暂时没有经济压力之后,宋初一开始将心思放在学习上,令她惊喜的是,著名青年画家童悦竟然要来帝大演讲,演讲的对象是学校大一至大四一共七个美术班。

    在阳城的时候,之所以宋初一花高额的学费去天悦培训班学习绘画,就是因为想在天悦遇到童悦,可惜童悦压根就没来过。没想到到了帝大后,反而有机会见到童悦。

    每一个学绘画的,不可能没听说过童悦。这世上,会画画的人太多,画的好的人也有很多,可真正出名的又有几个。

    童悦,青年画家的代表,在画界拥着着极高的名声。而且,他的经历也极为励志,父亲早亡,母亲改嫁,继父对他很不好。高中时期,继父因喝醉酒失了理智,用刀杀了他母亲,他在反抗中杀了继父,自己也被砍断右手。

    虽然杀了人,但童悦是正当自卫,是以没有受刑事责任。失去右手的他却没有自暴自弃,训练自己用左手,继续用左手画画,终于在二十三岁那年,一副《交影》让他闻名全世界。

    童悦本人很低调,在网上根本查不到他的最新动态,对于他要来演讲,宋初一不可否认,是很兴奋的。

    严格来说,童悦是她的偶像。应该说,许多学绘画的年轻人,都把童悦当作偶像。

    宋初一将自己最新的一副作品带着,前往大礼堂,四个年级一共七个班,今年新生班是的人数最少,所以才分了一个班。

    宋初一以为自己来的够早,结果等她进入礼堂之后才发现,她来迟了,百分之九十的人已经到了。

    宋初一汗了下,看到何苗苗朝她招手,她走过去挨着何苗苗坐下。

    “幸好我给你占了个位置。”何苗苗得意道,“不然好位置都被抢走了。”

    宋初一笑:“谢谢。”

    “嗨,小事一桩。”何苗苗看着宋初手中的文件夹,嘿嘿道,“你也带了作品呀?”

    宋初一看到何苗苗手中也拿着文件夹,点头:“希望能有机会让童先生指点一下。”

    “我也希望。”何苗苗满脸期盼。

    只是没料到的是,演讲时间到了,可童悦还没入场,第一排坐着的领导们也有点焦躁了,又过几分钟,一名领导走到台上,一脸严肃:“刚刚接到童先生助理的电话,童先生在赶往学校的途中出车祸,现在送往医院抢救,演讲取消。”

    礼堂里顿时变得热闹,倒不是不满,而是担心。

    何苗苗愣了一秒后,脸一下就白了:“怎么就出车祸了呢。”

    “天哪,不敢相信。”

    “我只想知道严不严重,童先生会不会出事。”

    “祈祷祈祷,童先生可千万不能有事。”

    ……

    被宋初一叫去听领导们说话的眼灵飞回来:“我一个秃头说情况不太好,大画家的车和货车撞了,车头都压瘪了。”

    宋初一:“有听到是在哪家医院吗?”

    眼灵摇头。

    何苗苗惊讶道:“小初一,你在跟谁说话?”

    “没什么。”宋初一想了想,越过人群向前方退场的领导走去。

    成功的让她拦到一名领导:“方主任,您好,我想问问,童先生送到哪家医院的?”

    方主任愣了下,说出一个名字。

    “谢谢您。”得到答案的宋初一转身离开。

    宋初一出了学校,打车去往那家医院,五十分钟后,她到达目的地。她询问前台护士一个小时前是否有车祸伤者送过来抢救,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宋初一在护士的指示下到达抢救室,好在宋初一在网上见过童悦的照片,透过眼灵确认童悦的位置。

    看清童悦的情况后,宋初一吓了一跳,整个胸膛竟然都凹陷了下去,眉心的灵魂之火亦是呈现出快要熄灭的趋势,这样的伤势,如果她没来的话,童悦必死无疑。

    宋初一轻轻呼了口气,幸好……她隐在旁边,让眼灵炼化黑气,再加上医生的抢救,总算将童悦的命抢了回来。

    做完这一切,宋初一悄悄的出了医院,眼灵飞回来,不解的问她:“抢救室外站的那个人应该是童悦的助理,你怎么不过去打个招呼套套近乎,到时候好和童悦搭上线啊。”

    “不太好。”宋初一说。

    “有什么不好的。”眼灵翻着白眼教育她,“你可是救了童悦的命,你就趁这个机会让童悦认识你,到时候提点提点你呀。”

    “我救他又不是因为想认识他,他要是死了,太可惜了。”

    “你这个榆木脑袋,你想不想让童悦指点你?”

    宋初一迟疑。

    “别犹豫了,机会就这一个,你又没算计他,反而还救了他,有什么不好意思。”

    宋初一转念想想,好像确实是这么个理儿。

    于是她顿住脚步,转身往回走,抢救室外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应该是童悦的助理,一直在来回不安的走着。

    宋初一走过去:“你好。”

    男人抬头:“有事吗?”

    “是这样的,我是帝大的学生,得知童先生出车祸,所以过来看看他。”

    助理皱眉:“你从帝大赶过来的?”

    宋初一轻轻点了点头,助理道:“你们学校的领导没一个前来的,倒难得你一个学生过来,谢谢。”

    宋初一尴尬了下,尔后道:“你别担心,童先生吉人自有天象,不会有事。”

    助理再次对宋初一说了句谢谢。

    之后又等了近一个小时,童悦才被推出来,医生宣布暂时没事,继续观察后,助理垂在身侧握紧的拳头松了开,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了许多。

    “借你吉言。”他转过头,对宋初一笑了笑,“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吧,等先生醒了,我会向他提起你的。”

    宋初一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她大方的把联系方式和姓名报给助理:“童先生醒来,替我向他问好。”

    然后宋初一离开了。

    过了一周,在周六的时候,宋初一接到一个陌生来电,看到陌生来电,宋初一第一反应是沐景序,待接起听到对方出声时,方知自己猜错了。

    “宋同学,我是罗浮,一周前我们在医院抢救室外见过,你是在先生出车祸后第一个到医院的。你应该是想让先生指点你一下,先生现在已经出院,为表达谢意,想邀请你前来指导你一个小时,不知你否愿意。”

    宋初一干脆道:“当然。”

    挂了电话后,眼灵嘲笑傻乐的宋初一:“看吧,要不是我的建议,你能有这个机会?”

    宋初一懒得搭理它,她拿起自己的作品,带上速画本和画笔,步出校门,没想到罗浮已经等在那里,上车后,径直将她带到一栋别墅。

    童悦成名之后,自然不再缺钱,能在帝都拥有别墅实乃正常之事。

    进入别墅后,宋初一发现别墅里很干净,墙上竟然一幅画都没有。罗浮将宋初一领到二楼一间房前,推门进去。

    “小悦,宋同学来了。”罗浮道。

    “宋同学你好。”坐在轮椅上的童悦放下手中的画笔,转动轮椅对宋初一笑了笑。

    这是宋初一第一次面对面见到这个闻名世界的青年画家,今年的童悦已经三十了,因为车祸的缘故,他的头发全部剃掉,右侧有一条狰狞的伤疤。

    童悦的五官算不上好看,但他身上有一股独特的气质,集阳光、温和、坚韧于一体,他坐在那里,哪怕脸上带着不健康的病态白,哪怕右手那只袖子空荡荡的垂在身侧,你却不会觉得他羸弱。

    “童先生,您好,我是宋初一。”宋初一朝童悦弯腰,行了个晚辈礼。

    “不用这么客气。”童悦笑的眼角的细纹都冒了出来,“也是巧合,那天本该给你们演讲,没想到出车祸。”

    “只要您人没事就好,同学们都特别担心你。”

    两人聊了几句,短短几句,宋初一发现,童悦很爱笑,而且他的笑容很有感染力,不知不觉,宋初一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然后童悦开始重新作画,宋初一就在旁边看,现场观看一名著名画家作画,比让画家指点更有冲击力。

    童悦画的酣畅淋漓,宋初一看的如痴如醉,她发现,童悦在作画时,摒弃了所谓的作画技巧,更多的是随意,不知不觉间,一个半小时过去,罗浮进来打断他们。

    “小悦,你身体还没好,该休息了。”

    童悦的画还有最后一点没画好,但他听了罗浮的话后,当即从作画中的状态脱离开来,眉眼间现出疲倦:“你不说我都忘了。”

    “宋同学,这副画的收笔由你来吧。”童悦将笔递给宋初一。

    “我吗?”宋初一有些惊讶,片刻后又有点兴奋,兴奋中又带了点忐忑,平时自己画还好,但现在在别人的作品上续画,而且还是这么一个有名的画家,万一自己画砸了。

    “你的作品我看了。”童悦道,“相信你自己,你可以的。”

    得到这样的肯定和鼓励,宋初一也没再推卸,再推卸就显得矫情了。她接过童悦手中的画笔,深吸口气,开始将这副海上飞鸟图收尾。

    “别打扰她,走吧。”童悦对身后的罗浮道。

    罗浮推着童悦走到门口,回头看了眼沉浸在画中的少女,道:“专注的神态与你当年一模一样。”

    童悦道:“这孩子天赋不错。”

    “确定下来了?”罗浮皱眉。

    其实正是因为童悦起了收徒的心思,才会去往帝都演讲,也是想在这所知名的学府中,看能否发现符合他心中的人选。

    没想到路上会出车祸。

    宋初一到医院引起罗浮的注意,就冲她在得知童悦出车祸,第一时间到达医院前来探望的举动,便值得罗浮向童悦提起她。

    邀请宋初一前来,是存了几分考察的。

    童悦道:“再说吧。”

    宋初一花了近一个小时才将结尾画好,这时童悦已经睡下了,宋初一有些遗憾,罗浮用相机把图拍下,对宋初一道:“小悦睡之前说,这副画由你收尾,就是你的,你带回去吧。”

    “啊?”宋初一第一反应是拒绝,“不行,我只收了尾而已,整副画都是童先生画的,我不能……”

    罗浮打断她:“难得小悦送画,你就别推辞了。”

    宋初一默。

    “收尾收的很漂亮。”冷不丁,罗浮冒出一句。

    宋初一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她自己感觉收的也挺漂亮,至少整体看不出来有不协调的地方。

    离开时,宋初一从包里取出一个小锦袋:“麻烦等童先生醒了,把这个给他。”

    等童悦醒过来,罗浮将锦袋递给童悦,童悦打开一看,是根红绳木牌。

    罗浮咦了一声:“竟然是养生木牌。”

    “怎么了?”

    罗浮向童悦科谱什么是养生木牌,他无奈道:“我本来也不相信这种东西,但我有个朋友买了它后,兴匆匆的跟我说他的不举治好了。所以我本想给你也买一个,每天限量五个,一直抢不到。”

    没想到宋初一却送了一个。

    ------题外话------

    一胎到,二胎努力中午生出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DU.Tv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