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太狡猾了_重生之国民婚宠_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国民婚宠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太狡猾了
    一秒記住『笔♂趣÷读→www.BiquDU.Tv』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林末笑得奸诈,班长似乎有些明白了林末的意思,看向旁边的摄像大哥,对着林末问道:“是这个理,不过若是有办法咱们还是不要让节目组为难了。”

    林末耸耸肩:“我也不想让节目组为难啊,你也知道我头脑聪明嘛,若是仔细的开发一下脑容量肯定是可以相处办法的,但是……唉……”

    班长强忍着笑容,配合着:“但是什么?”

    “但是我现在满脑子里都是我的保命符啊,班长,你自己说,好不容易拼了命得来的保命符怎么就这么没了呢,是不是?”

    众人现在才明白了林末的意思,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呢。

    宋玉明目瞪口呆的看着林末,突然觉得自己这两天过的挺舒服,他本以为林末已经很不要脸了,没想到啊,林末比他想象中的还不要脸,连节目组都开始坑了。

    齐乐然也是瞪大了眼睛,万万没有想到,还可以这么操作。

    赵斌正喝着水,一下子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不怪他,他听说过林末,但是到底没有和林末正面接触过,虽然传言这个人亦正亦邪,但是当真正体验到的时候才觉得,什么亦正亦邪,这人根本就是不要脸。

    何宇东也是吃惊看着林末,这脑回路,他第一次觉得有点跟不上。

    班长到底没忍住,笑了出来,挑了个拇指给林末,厉害啊。

    林末见摄像大哥那边没有动静,凑得更近了,对着镜头:“保命符怎么就这么没了呢,是不是呢?”

    镜头那边的导演看着林末那张嘴脸,忍不住的喝了口凉水,压压火。

    一旁的工作人员也是无语了,他们觉得林末实在是已经挺折腾的了,没想到他们还是小看了这个林末,保命符的事情他们本来都已经给忘了,觉得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谁知道现在林末居然还想着,并且威胁他们节目组。

    轻咳一声,对于这样的一波操作,他们还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劝。

    低头看着导演灌了两瓶水之后,工作人员问道:“导演,到底是不是呢?”

    “是什么是。”两瓶水白喝了。

    拿着对讲机,对着那边咬牙切齿:“保命符,有,当然有,她自己拼了命赢得嘛,怎么可能没有,只要她能出去。”

    说完关上对讲机,看着屏幕,额头上青筋暴露:“我倒要看看她怎么出去。”

    摄像大哥听着耳边的声音,那咬牙切齿的意味太过明显,压根没办法忽视,不过还是给了林末一个肯定的答复。

    林末见摄像大哥点头,咪咪的笑了:“我就知道导演能当导演,那肯定是英明的。”

    突然觉得更加不要脸了。

    “现在怎么办?你能拼出地图吗?”班长问道。

    所有人都凑了上来。

    林末把地图一把抓在手里,往包里一扔,大手一挥:“走。”

    如此豪情壮志,大家均是摸不着头脑,就连导演都摸不着头脑,难道她已经算出来了?

    跟着林末走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突然就看见了一辆公交车,几人眼中都带着欣喜,宋玉明刚要跑过去,就被林末抓了回来。

    “干嘛。”宋玉明无辜的小眼神看着林末。

    林末瞪了一眼宋玉明:“你说干嘛,看清楚了在动,死了都不知道。”

    林末拉着宋玉明指着前方上的一棵树上:“看见了吗?那里、那里、还有前面那里和车里面的司机,恐怕就是剩下的那四个猎杀者,你就这么过去,不就是找死吗?”

    宋玉明眯着眼睛一看,赶紧躲到了林末身后。

    “现在怎么办?”

    白肖几人自然也看见了。

    林末目测了一下,摇摇头:“没办法,那两棵树太高了,而且周围没有遮挡物,彩弹枪也打不了这么高,最重要的是,我们走过去,瞄准好了,恐怕就会被击毙了,太难了。”

    何宇东突然说道:“恐怕节目组是故意的,他们想要将人数控制在自己想要的范围里面。”

    “卧槽,这种操作也太无耻了吧。”赵斌不禁说道。

    林末耸耸肩:“没办法了,现在就要各靠本事了,躲过三道防线差不多就可以了。”

    “现在有两个方案。”班长说道:“第一,一起过去,浑水摸鱼;第二,身手厉害的先过去,树上的两个人肯定是解决不了的,但是大家也知道,彩弹枪的射程不远,到了第二道防线那边几乎就打不到了,然后解决了第二道防线和第三道防线,后面的人好过一点。”

    “现在就是这两个方案,大家觉得呢?”

    几人面面相觑,这个还真是不好说,他们自然是都希望能够有人将前面的两个防线给去除掉,不然实在是很不容易过去,可是大家也知道,若是那样的话,首先冲过去的人很容易就淘汰了。

    如果要一起过去的话,身手好的自然是比较占优势了,当然运气也是很重要的。

    班长看向林末,其实他还是听林末的,这里就这么一条路,肯定绕不过去,能走的就是这两条方案了,要说身手好的,林末肯定也在其中,就是不知道林末会怎么选择了,若是平时,林末恐怕还会冲过去,但是现在林末有学分压着,确实是不适合冒险。

    不知不觉大家都看向林末,没有别的意思,只觉得林末做出的决定大家都能接受,几个人已经不知不觉中把林末当成了中心人物。

    林末也表示无奈,只是游戏而已,你们又没有学分压着,都这么认真做什么,想了想,林末还是很随意的说道:“投票决定吧,同意一起过的举手。”

    白肖、何宇东、林末、班长都举手了,其他人没有举手,四四平。

    “再来一遍。”

    白肖、何宇东、何宇西、赵斌都举手了,其他人没有动,四四平。

    林末翻了个白眼:“算了,石头剪刀布,班长代表方案一,我代表方案二,赢得算。”

    几人点头,算是同意了。

    “石头剪刀布。”

    林末摸摸自己的石头,无奈的摇摇头:“没办法,我都说,我一向运气很好。”

    可是这样一来,又麻烦了,到底是谁当出头鸟呢?

    “如果身手好的,必须是三个,或者三个以上过去,我有保命符,我无所谓,你们还要挑出两个、或者三个跟我一起去。”林末笑眯眯的说道。

    班长还想林末这次怎么这么随意,险些忘了林末有保命符这件事情了。

    站了出来:“我吧,我从小练武,身手还好。”

    听见班长这么一说,其他人都有些吃惊,除了京大的学生,其他人还真是不知道看起来温文儒雅的班长居然是个高手,毕竟从头到尾班长都没有显露过什么身手,一直如同助理一般的跟在林末身边。

    赵斌站了出来:“我,到底是体大的,总不能给体大丢这个人。”

    “这倒没什么,你是体大的又不是警校的,没必要。”林末耸耸肩,真心觉得体大跟身手挂不上钩。

    赵斌咧嘴一笑:“你不也是吗?”

    林末摆手:“别,我要是没保命符我才不去犯这个傻呢。”

    赵斌笑笑:“没事,不过就是一场游戏而已,不必当真。”

    这句话算是说道林末心里去了,仿佛找到盟友一般,拍着赵斌的肩膀:“太对了,我要不是上面有学分压着,我绝对玩个痛快。”

    一旁的班长不禁笑道:“你已经玩的很痛快了,在痛快点,节目组就头痛死了。”

    话音一落,班长成功的得到了林末的一个白眼。

    三个人准备好,一同冲了出去,林末之前就说了,别跑直线,随着三个人冲了出去,枪声也响起来了。

    林末本以为跑的最快的应该是赵斌,毕竟是体大的,跑步是必有的一项,结果万万没有想到,冲到最前面的居然是班长。

    林末躲过几颗彩弹,突然觉得自己错了,太笨了,当时不应该就这么赤裸裸的过来啊,怎么也要找几个挡箭牌啊,正在懊恼时,一个失神,脚下打过来一颗彩弹,若不是林末躲得快,估计真就死在那里了。

    还是班长厉害,速度非常快的,直接解决了第二道防线的人,转身去了公交车,林末和赵斌都有惊无险的过来了,纷纷松了一口气。

    林末粗喘着气息,这么剧烈的运动她有些不适应,好在班长厉害,将后面两个都解决了。

    林末和赵斌上了车,看着刚刚将人解决完的班长,赵斌上前拍了拍班长的肩膀:“兄弟,深藏不露啊。”

    班长笑着,有些腹黑:“本来就是有些,何必太过认真。”

    赵斌点点头,坐到了第一个座位上,休息。

    林末将手伸进外套里,给班长挑了个大拇指。

    班长好笑的看着林末:“干什么?”

    林末眼睛一亮,眉毛一挑:“看不出来吗?我在夸奖你啊。”

    班长仔细的看看,摇摇头:“没看出来。”

    “暗挑大指啊。”林末调侃道。

    班长忍俊不禁。

    那边的枪声再次响起来,三人趴着窗户朝着外面看过去。

    不得不说运气这种事情真的很重要,宋玉明几次都和彩弹擦肩而过,距离很近,可是就是打不到他,齐乐然也是厉害的,在地上滚了第二次的时候被彩弹打中了,只见齐乐然极其懊悔的捶地。

    紧接着,白肖也中弹了,就在何宇西快要到的时候,一个人将他扑在地上,何宇东也淘汰了。

    宋玉明连滚带爬的跑到了车上,吓死了。

    最终成功过去的人只有林末、班长、赵斌、何宇西、宋玉明五个人。

    将几人带回去的时候,林末清楚的感觉到了来自导演的森森恶意的目光,林末直接无视,反正这一关都已经过去了,上了第三期的节目她就彻底解放了,还有什么好在意的。

    导演咬牙切齿的将比赛结果宣布出来,对着林末问道:“林末,你是解出地图的人,你来说说,你用的是什么方法。”

    大家将目光看向林末,他们也很好奇,就连班长,也是,毕竟他想了两天都没有想出来的东西啊。

    林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运气,我运气一向很好。”

    导演一头黑线,再次问道:“还是说说吧。”

    林末看着导演,一副是你让我的模样,开口说道:“我没看出来地图是怎么走的。”

    “那你怎么知道出来的路的。”

    “你们安排的公交车太显眼了,我第一天躺在树上的时候就看见了,当时还以为是旅游车呢,结果过去查看了一下你们还安排了人在那边守着,简直不要太明显了,所以,还要地图做什么?”

    噗嗤,不知道是谁笑了出来,班长几人低着头,但是那忍俊不禁的模样实在是没有办法掩饰。

    节目组的人赶紧拉住导演:“别冲动,小孩子,千万别冲动。”

    林末一副无辜的样子:“是你非让我说的。”反正学分已经够了,我怕你了。

    导演闭上眼睛,平息了怒意,只是看着林末的目光林末的目光满满的怨念,刚才怎么就没把这个祸害给淘汰了呢?

    “好了,这件事情就过去了,现在林末你的手里有一张保命符,要不要用,我可以说,这是最后一次的淘汰赛了,也就是说,你现在手里的保命符若是不用的话,那么就没有机会用了。”

    导演阴恻恻的看着林末。

    林末傻眼了:“这是最后一次的淘汰赛?第三期不淘汰了?”

    导演点头。

    林末瘫靠在班长身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放空着自己的目光,为什么会这样?她还想着等到了第三期之后她就自己故意淘汰了,为什么会这样啊。

    突然像是想到什么,林末立刻直起身子,问道:“导演,咱们这个流程一开始就有是不是?是不是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了到了第三期的时候就不淘汰人了。”

    导演点头:“嗯,怎么了?”不是导演关心林末,实在是林末的表情太痛苦了,那种表情,跟他这几天的表情差不多,那种痛苦他能体会。

    只听见林末咬牙切齿的喊了一句:“太狡猾了,校长。”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DU.Tv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