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诸侯争霸 > 第117章 活捉张邦昌
    “很好!”

    林远点了点头,随后又吩咐道:“成都,你立刻率领500骑兵,到城中各处纵火,破坏城中的建筑设施,记住,不要恋战 !”

    “是!”

    宇文成都领命后,直接拔马朝城西而去,身后立刻有500骑兵跟上。

    进入城西街道,这些骑兵,不断用火箭射向附近的房屋,点燃屋顶。

    一时间,城西两侧的房屋,不少都燃起大火。

    火光四射,居住在里面的人被吵醒,开始不断呼救。

    很快,正片城西都变得闹哄哄的。

    “子龙,我们直奔张邦昌的行宫,你熟悉地形,在前方带路!”

    “是!”

    赵云领头,剩下的1500名骑兵紧跟在后,直奔张邦昌行宫而去。

    “我去,这是哪支部队?夜袭潢川城?”

    “看不清旗帜,但怎么看着好像是林远的骑兵?”

    “妈呀,林远夜袭张邦昌?”

    “城里现在完全乱了,到处都在杀人放火!”

    “咱们还是躲在家里不要出去了!”

    ……

    一些居住在这座城里的游侠们,看到街道上乱哄哄的景象,吓得紧闭大门。

    负责巡逻的守夜士卒,很快反应过来。

    他们集结队伍,到街道上去堵截林远的骑兵。

    只是,这些小股巡逻士卒,根本就挡不住骑兵的兵锋。

    只一个照面,林远和骑兵就横推过去,铁蹄铮铮,无人能挡。

    大量的火箭,射向城中的房屋。

    很快,整座城池,都陷入一片火光之中,喊杀声到处都是。

    杀!

    赵云一马当先,冲破守护在行宫外的数十名御林军,长枪左挑右刺,无人能挡,不断有御林军倒地身亡。

    而这些御林军,都是女真重枪拐子马。

    身披重铠,防御惊人,但是在赵云的枪下,却如纸糊的一样。

    片刻之间,赵云便将他们杀得一干二净。

    他单人独骑闯入行宫。

    林远紧随在后,所有骑兵,顺利的闯入行宫大门。

    此时,潢川城中的龙武军,才开始反应过来,迅速集结队伍,到处搜捕林远等人。

    而行宫中的重枪拐子马,更是反应迅速。

    已经在行宫广场上,集结全部兵力,组建防御阵型。

    不过,他们的战马在行宫外放养,林远突袭,打了个措手不及,还来不及骑马,因此战力要大打折扣。

    赵云英勇无敌,直接朝重枪拐子马阵型冲去,白马银枪,连刺带劈,挑抹点削,无人能挡,重枪拐子马死伤一大片。

    身后的1500名骑兵,对没有马的女真骑兵,更是有天然的优势。

    骑兵发动冲锋,如同砍瓜切菜,大量的重枪拐子马阵亡。

    此时,整座行宫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到处都是惊叫声与喊杀声。

    张邦昌的卧室内,一名老太监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

    张邦昌刚躺下,几乎就要睡着了,就被老太监吵醒,顿时大怒。

    混账!谁让你进来的!是不是想要朕砍了你!”

    他身边还躺着一名身披轻纱,几乎透明的美艳妃子,二人刚进行完一番互动交流,非常疲劳。

    老太监却已经顾不得任何礼法了,直接操着一口公鸭嗓,哆嗦着说道:“陛……陛下,敌袭!敌袭!”

    “敌袭?”张邦昌听到这个词眼,昏沉的脑袋立刻清醒一半,“敌袭,有城中的左右龙武军在,慌什么!”

    “不……不是,陛下,敌人已经打进行宫了!”老太监一头冷汗的说道。

    “什么!”

    张邦昌听到这句话,当场吓得跳起来,一片冷汗,已经完全苏醒了。

    “陛下,发生了什么事?”而就在这时,他身旁的那名妃子,才缓缓醒过来,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有些不解的问道:“外面怎么这么吵啊?”

    “御林军呢?朕的御林军何在?”

    “陛下,御林军已经殿外御敌了。”老太监回答道。

    张邦昌点了点头,明显轻松了一口气,“有御林军在,朕可以高枕无忧了……”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卧室外面便传来了喊杀声,伴随着几声惨叫,张邦昌的卧室大门被人一脚踢开。

    四名身披朱漆山文甲的骑兵,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

    “你们要干什么!”老太监急忙上前阻拦,直接被其中一名骑兵,一刀砍掉脑袋,鲜血溅了张邦昌一脸。

    张邦昌直接吓傻了,怔在原地。

    而床上的那名妃子,更是吓得花容失色,大声尖叫起来。

    林远听到尖叫声后,立马进入这个房间,一眼就看到愣在原地的张邦昌,以及吓得躲在床角瑟瑟发抖的妃子。

    林远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妃子。

    这个妃子,肤若凝脂,眼若秋波,有种倾国倾城的美艳,让人只看一眼就想占有,眉宇间的柔弱妩媚,更是平添了一份楚楚动人。

    不过,他的定力终究不错,很快就收回了目光,重新看向张邦昌。

    “你就是张邦昌?”

    张邦昌此刻被吓傻了,当听到林远的三次喝问后,他才回过神来,立刻回答道:“朕就是张邦昌!”

    “这位英雄,敢问你是何人?为何深夜造访朕的寝宫?所谓何事?”

    在这个关头,居然还有几分从容。

    不亏是当皇帝的大人物!

    这份定力,连林远都自愧不如。

    林远笑了笑,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踢开挡路的椅子,径自坐到那张龙榻上,看了一眼那名有些惶恐的妃子,随机从她的手中拿过一条纱巾,擦干净脸上的血迹。

    “我叫林远,是南宋的一位领主!”

    “是你!”张邦昌轻呼,神色微动。

    “看来你听说过我的名字。”林远笑了笑,继续道:“我今日来此,不为了别的,只想请你到南宋去做客!”

    “你想绑架朕!”张邦昌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慌,声音都有些多哆嗦,不过,很快就安定下来,

    “你来绑架朕,无非是为了南宋的封赏。南宋能给予你的,我都可以给你,并且给予双倍的报酬,就算领土,我都可以割让给你!”

    林远笑了笑,“你给的报酬很丰厚,我都有些心动了。”

    “这么说,你是愿意放我一马?”张邦昌眼神有些意动。

    林远笑着摇了摇头,“你给出的条件,很让我心动。不过,我还是要拒绝。”

    “为什么?”张邦昌眼底闪过一丝急切。

    林远笑着回答:“我这人命贱,当不得被人戳脊梁骨。而且,我活捉了你,献给南宋朝廷,一切可以获得丰厚的赏赐。”

    “你……”张邦昌被林远嘲讽,气得吹胡子瞪眼,只能冷哼一声,“你就算抓了我,但你认为你走得出潢川城吗?”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

    林远直接招了招手,示意手底下的骑兵将张邦昌架走。

    而他,也跟着走出这件寝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