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诸侯争霸 > 第112章 伪楚金兵
    林远果断让黄祖的第一营水师,通过沙洲坝进入长江,逆江而上,进攻汉阳城。

    汉阳城非常特殊,是一座临江修建的城池。

    它的南部,是广阔的江汉平原,而北部越过长江,便是鄂州境内。

    占据了汉阳,便能把控江汉平原的咽喉,从此之后,东南方的蕲州、岳阳近在嘴边。

    除了黄祖的水师一营外,于禁也率兵北上,从陆路进攻。

    最后一路,则是林远亲自统帅的骑兵营。

    三路大军,对汉阳城形成包夹之势。

    此时的汉阳城,真的只是一座孤城。

    赤果果的暴露在林远的面前。

    只要拿下汉阳城,整个汉阳郡便能囊入林远的版图。

    汉阳郡平原为主,大约有10个县的面积。

    1个县域,规定为方圆一百里。

    汉阳城守将,赵普胜得知消息后,立刻派出信使,向鄂州境内的陈友谅势力求援。

    只可惜,鄂州境内的守军,根本就不敢动。

    因为他们一旦妄动,林远陈列在鄂州西境的龙骧营团剩余的四个营,便会毫不客气的进攻鄂州。

    3月底,三路大军包围了汉阳城。

    城中,赵普胜只有8000守军,面对林远的三路大军,直接采取坚守不出的策略。

    无论林远如何挑衅,他都是避而不战。

    没办法,只能采取强攻!

    好在于禁的第三步兵营,皆属于攻城好手。

    林远便直接将攻城的任务,交给于禁和黄祖二人。

    而他自己,则是率领骑兵营,北渡长江,进入鄂州境内。

    鄂州是陈友谅的老巢,经营时间长。

    而且,鄂州拥有55个县,比随州还要大一倍,土地肥沃,沃野千里。

    也是因为面积广大,所以它才有两座郡级城池,鄂州城与黄州城。

    也是为数不多,拥有两座郡级城池的州郡。

    鄂州的地理位置非常特殊,北接信阳,南连汉阳,西靠随州,东临淮西。

    其整体地势,以平丘为主。

    苏轼的‘千骑卷平冈’,描述的正是此地。

    渡过长江后,林远没有去进攻鄂州城。

    占领陈友谅的老巢,虽然非常诱惑,但是,鄂州城里的10万大军,也是颇为吓人。

    而且,鄂州的东部边界,还驻扎了10万大军。

    另外,东北角的黄州城中,也有10万守军。

    一个鄂州,便拥有30万守军,林远只有5000骑兵,哪里敢打进攻城池的注意。

    他这趟进入鄂州,纯粹就是为了日后的征伐踩点。

    骑兵营绕过鄂州城,往东北角的黄州城而去。

    林远一直往北走了两天,越来越接近鄂州的北部边境了。

    忽然,前方有一骑哨马来报。

    “禀主公,在前方5里外的高桥镇,发现了一支金兵,正在抢劫村民!”

    “金兵?”

    林远神色间闪过一丝诧异。

    斥候队长高仓立刻解释道:“主公,鄂州毗邻北方金国,是双方的前沿阵地,因此,时常有金兵南下,劫掠南宋的百姓,抢夺财物!”

    “走,过去瞧瞧!”林远眼神忽然变得有些发冷。

    在南宋时期,金国时常放纵金兵,南下抢夺财物。

    而鄂州与信阳接壤,双方拥有很长一段边界,但却无一座关隘可守。

    这就让信阳的金兵更加肆无忌惮。

    他们分散成多支小股游骑兵,避开黄州城的守备区域,进入鄂州境内劫掠。

    通常都是抢完东西就走!

    等到黄州城的守军赶到时,他们早就逃得没影了。

    机动性太强!

    这也是农耕文明对决游牧文明的劣势。

    农耕文明需要据点耕种,依附城池立命,而游牧民族,他们只要有马有刀就行,其余都靠劫掠。

    也因为无法有效追捕这些劫掠的金兵,南宋朝廷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不知道。

    只要不是大规模的进攻城池,南宋朝廷就忍了。

    陈友谅占据鄂州后,基本上也采取和南宋朝廷一样的态度。

    但是,林远可不同。

    且不说什么民族大意,但凡是一个有血性的男儿,见到如此强盗行为,都会挺身而出。

    这是根种在华夏子孙骨子里的侠义精神!

    更何况,林远此次带领的是骑兵。

    以骑兵对骑兵!

    林远也想看看,自己的骑兵,和金国骑兵比起来,强弱如何。

    “传令全营,加快速度,给我冲上去灭了这一小股金兵!”

    林远一马当先,千骑卷平冈,尘沙滚滚,浩浩汤汤朝高桥镇奔去。

    高桥镇,是一座三级小镇,镇子里有10000人口。

    不过此时,镇子里的1W百姓,全部被金兵集中在镇子外的北谷场。

    每个人必须缴纳10两银子,才能离开。

    按照金兵的叫法,这是典身钱!

    如果有人没有10两银子,那便要拿家里最值钱的东西典当,如果典当了东西还凑不齐10两银子,那就只能将人抓走。

    女儿抓去军营,儿子拿去为奴。

    这也是几年来,金兵南下劫掠的潜规则。

    如果一旦遇到当地百姓抵抗,金兵就坚决屠村、屠镇。

    像这样的例子已经不少。

    搁在以往,10两银子,百姓们交纳家里所有的东西,还是能凑出来的。

    但是这次不同。

    这次领兵的,是一个叫张文广的千夫长,据说他是伪楚张邦昌的侄子。

    此人贪婪无比,居然一次要典身钱1两黄金。

    1两黄金,就是100两银子。

    比之前的典身钱足足提高了10倍。

    高桥镇的百姓交纳不出来,便被他集中到镇外的北谷场,开始严刑敲打。

    镇子上两个杀猪的带头反抗,直接被他指挥士兵拿下,砍断双脚,绑缚在木桩上,用马鞭沾水抽打,用尖刀在他们胸膛划拉,割下一片片碎肉。

    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张文广却是一脸的享受。

    镇子里的百姓们见此,愤怒值达到顶点,眼睛里几欲喷火。

    高桥镇的镇长,是一个中年儒生,温和敦厚,身板挺直,颇有大儒的风范。

    他直接站了出来,指着张文广的鼻子破口大骂。

    “尔为汉人,为何要背祖离宗,割发剃首,认女真贼子为父,残害同族血脉,难道你的心不会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