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诸侯争霸 > 第105章 杀人诛心
    “传令黄祖,让他的第一营进入北大湾,摧毁陈友谅的据点!”

    林远一边指挥士兵打扫战场,一边调兵遣将。

    北大湾是安陆与云梦泽的港口。

    占领此地,等于是切断陈友谅水师与安陆城的联系。

    如今的陈友谅,被逼到沙洲坝,算是被彻底的堵在云梦**沿岸。

    林远反倒不着急进攻了。

    而林远一战逼退陈友谅百里,也是让网上的吃瓜群众震惊万分。

    “我去,居然直接压了陈友谅一头!”

    “从网上公布的照片,林远的水师战舰,明显更先进,不但机动性强,还配备了火器,威力远在陈友谅的水师战舰之上!”

    “林子义布局深远,这是打算携水师之力,鲸吞荆襄全境?”

    ……

    初次会战,林远大获全胜。

    将兵力分布在周围群岛后,林远便擂鼓聚将,召开了水师大会。

    开会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处置童猛等人。

    “把人带上来!”

    中军大帐中,赵云一声招呼,童猛等9人,便被带了上来。

    9人被俘后,被捆得严严实实。

    他们开始寻拖关系,想要借助投靠林远的锦帆贼,向林远求饶一命。

    事实上,已经有人开口向林远求情了。

    不过,黄祖、甘宁二人,却并没有开口。

    林远坐在上首,冷冷的扫视过童猛9人。

    “我当日曾给过你们机会,你们就是不听,还投靠陈友谅抵抗我的大军,今日落到我的手中,岂能绕尔等性命!”

    “左右,推出去砍了!”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就连之前那些向林远求情的武将,也是完全傻眼了。

    林远可是答应过他们,会饶了童猛9人。

    怎么现在和说好的不一致?

    帐外立刻有亲兵走进来,押解童猛9人离开。

    童猛9人,也被吓傻了,不断开口求饶。

    只是,林远神色冷峻,丝毫不顾。

    9人被推出去后,没过多久,九颗人头也被送上来了。

    林远攥紧拳头,这可是9位黄金级水系武将,童猛更是紫金级,真的被他说杀就杀了。

    林远又环视了一圈投靠他的锦帆贼,尤其是还向他求情过的几人。

    这些人顿时吓得低下头,直冒冷汗。

    “叮!系统提示:你对郭威造成威慑,郭威野心降低10,忠诚度+10!”

    “叮!系统提示:你对繁盛造成威慑,繁盛野心降低15,忠诚度+10!”

    “叮!系统提示:你对孙淼造成威慑,孙淼野心降低10,忠诚度+20!”

    ……

    一连串的声音,在林远的耳畔响起。

    林远借斩杀童猛之威,震慑了那些投靠他的锦帆贼,让这些人收敛野心,提高不少忠诚度。

    这才是做主公应该做的,恩威并举。

    “将9颗人头堆放在小船上,送往沙洲坝,交还陈友谅大军,我已经亲自写了一副白联,挂在小船上,一并送过去!”

    “是!”

    小校官已经去安排了。

    林远收回目光,脸上再次露出和悦之色。

    “此次会战,我军大胜,诸位将军辛苦了!”

    “全凭主公指挥有方!”众将齐声道。

    林远笑了笑,“我们虽然击败了陈友谅,但是并未消灭他的主力部队,他的水军还是有一战之力。”

    “可是现在陈友谅盘踞沙洲坝,修筑防御工事,水路很难进攻!”黄祖分析道。

    沙洲坝,是一片浅水区域,入口只有一个,航道狭长,易守难攻。

    “不错,如果陈友谅的水军龟缩不出,我们便很难将其铲除,不铲除陈友谅在云梦泽的势力,我们便无法专注精神对付南边的钟楚势力。”

    “主公的意思,是要发动陆路进攻?”魏延眼神一亮,似乎听懂了林远的意思。

    “不错!”林远点了点头。

    “如果要从陆路进攻,我军必须先拔除安陆城,然后沿安陆小道直抵沙洲坝,逼陈友谅的水军下水!”甘宁也发表自己的意见。

    “只要陈友谅的水军下水,我们就能与其决战!”

    “计策是好,但是要攻打一座城池,没有步兵配合,仅凭我们这些水军,还是有些困难!”魏延提醒道。

    赵云说道:“龙骧营团第三步兵营,正驻扎在汉阳边界,主公可差人前去传信,让于禁提领第三营,火速进入汉阳郡,拔除安陆城!”

    “如此甚好!”林远点了点头。

    他当即命一员亲卫,带上他的信授赶往龙骧营团第三营。

    “龙骧营团的第三营,只有5000人,而安陆城的守军,却有2万人,水军在步兵营赶到之前,也需要投入战斗。”

    “如果能因此直接引出陈友谅,那就好了!”

    ……

    再说陈友谅这边,他在沙洲坝安定下来后,轻松了一口气。

    而这日,营寨中的一些士兵将领,突然惴惴不安。

    “发生什么事了?”陈友谅问道。

    “禀主公,外面飘来了一艘小船,小船上装满了人头,童猛等9位锦帆贼的人头也在其中,军士们看到后惴惴不安!”王佐回答道。

    “林子义居然如此心狠,将童猛等人全部斩杀了?”陈友谅也有些惊讶。

    在他的印象中,林远不是一个喜欢杀俘虏的人。

    王佐神色无比凝重,道:“林子义这是在威慑我们!他差人送还一船人头,并且还附上了一副白联!”

    “写了什么?”

    “凡抵抗者,一律斩首!”

    即便是陈友谅,在听到这句话时,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杀人诛心!林子义欺人太甚……”

    “主公,我们当务之急,是稳定军心,战士们刚经历一次战败,又被林子义的一船人头威慑,已经有些人心惶惶了……”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该怎么做……”陈友谅眼神有些阴鸷,道:“传我军令,厚葬童猛诸将的人头!”

    “是!”

    陈友谅在厚葬完童猛等人首级后,直接在大军面前来了一个宣誓大会。

    “林子义,杀我爱将,如断我臂膀,夺我疆土,如同霸占我的妻子……我陈友谅发誓,必将举全部兵力,誓报此仇!”

    经过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陈军一下子居然变得群情激愤,同仇敌忾。

    林远得知这个消息后,也不得不佩服陈友谅的能力。

    居然能在士气严重打击下,还能返回一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