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诸侯争霸 > 第49章 请君入瓮
    “召集众将前往南城门!”

    没过多久,所有的将官齐聚南城门楼,林远开始安排任务。

    而另一边,左宗棠回到大营后,将失败的消息告知了钟子昂,气得钟子昂都想杀他。

    “殿下,当前的主要任务,是先稳住林子义。”

    曾国藩也是颇感棘手。

    埋伏林远不成功,等于是双方撕破了脸皮,不过好在还没有彻底的撕破。

    林远拿了他们的物资,道义站在他们这边。

    钟子昂火速点军,往南城门外集结。

    很快,南城门下,便集结了10万大军。

    “请林子义出来答话!”钟子昂单人独骑,来到城下,显示出诚意。

    没过多久,林远就出现在城墙上。

    林远俯瞰下方的钟子昂,冷笑道:“太子殿下,你这打的好算盘,居然派人在北城门外埋伏我?”

    “林兄息怒,这都是底下人不懂事,并非我的意思。”钟子昂赔笑。

    “我不知道是谁的意思,但是,你们钟楚实在是太过分了,我已经不敢再相信你们了……”

    说着,就要转身离开城墙。

    “林兄且慢!”钟子昂见此立刻有些焦急。

    “为了挽回我们两家的关系,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说完,钟子昂快马回营,而不多时,左宗棠便被绑了出来。

    “林兄,都是此人的馊主意,我现在将此人绑缚,交给你发落。”

    “好!”林远一拍墙头,神色大喜。

    “主公且慢,此人有诈!”诸葛亮在一旁提醒道。

    “我知道。”林远点了点头,随即开口道:“通知弓弩手,在瓮城埋伏好。”

    而此时,对面的钟相军,也有意动。

    数十们铁火炮,被运上了前沿,炮口一齐对准南城门。

    林远命人放下吊桥,打开城门,让四个士兵出城押解左宗棠。

    只是,当这四名士兵刚靠近左宗棠,刚才还被绑缚的左宗棠,此刻已经绳扣全开,手提大刀连砍四人。

    “给我杀!”

    钟子昂终于露出了他的獠牙。

    只见数十们铁火炮齐齐开火,炮弹在半空中划过弧线,便精准的炸断了吊桥的铁索。

    后方的钟相大军,则是在将领的带领下,开始往江陵城内冲。

    “关闭城门!”

    林远手扶在墙头上,第一时间下令关闭城门。

    然而,曾国藩指挥的火炮兵,确实有些本事,炮弹一枚枚的精准的落在城门之上,将木制城门给炸的粉碎。

    钟相大军顺势冲入城中。

    林远等到进入城中的叛军,大约有两三个营的兵力时,直接命令士兵放下铁闸。

    轰隆!

    随着一声巨响,南城墙内突然落下一道铁门,重达数十吨,连大地都颤了颤。

    其余的钟相叛军,直接被阻隔在城外。

    “不好!中计了!”

    城外的钟子昂看见铁闸落下,大呼不妙,气得直拍大腿。

    曾国藩也是额头冒汗,急令炮兵强攻铁闸。

    只是,炮弹落在铁闸上,却连个印子都没有留下。

    “立刻组织人,强攻城墙!”

    钟子昂拔出宝剑,下令强攻。

    城南大营中,立刻有三座攻城塔被推出来。

    攻城塔的高度,与江陵城的城墙高度一致,下面是八个轮子,被人推着走,里面有楼梯甬道,可供士兵上爬,最上面是一块20米长的直桥,用来搭上江陵城的城墙。

    只要是攻城塔搭上城墙,便可将兵力源源不断的输送到城墙之上。

    这可是攻城利器。

    不过,它也要一个致命弱点,那就算太过笨重,布置时间需要很长。

    林远可没功夫与几辆攻城塔杠上。

    他领着诸葛亮等人,来到瓮城的城墙上。

    此时,瓮城被围的水泄不通,城墙上布满了弓弩手。

    城下,是三个营的钟相叛军,数十员战将,以及左宗棠。

    左宗棠作战勇猛,身先士卒。

    可惜他这次,是往枪口上撞了。

    “左宗棠,你是降还是不降?”林远顿时又起了爱才之心。

    左宗棠此人,在治军方面颇有建树,他带领的湘军,敢打敢拼,是平定太平天国的主力部队,并且此人后来还从沙俄手中收复了伊犁。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无双世界中的左宗棠,是钟相叛军的忠实拥护者。

    他是断然不可能投降的。

    “呸!”

    果不其然,听到林远的劝降,下方的左宗棠直接破口大骂。

    “林远小儿,老子恨不能食你肉,寝你皮……”

    “放箭!”

    左宗棠的话还没骂完,林远便直接下令乱箭齐发。

    嗖嗖嗖!

    城墙上一刹那弓弩齐发,弓弦嘎嘣作响,上万只箭矢如雨点般落下,瓮城中的叛军,当场就倒下去大半。

    有一部分钟相叛军举着盾牌,在拼命抵挡。

    不过,一切都是徒劳。

    密集的箭矢,连铁皮盾牌都能轻易撕碎。

    三轮箭雨过后,能站起来的已经寥寥无几。

    左宗棠更是被射成了筛子。

    不过,此人从始至终,一直都站直了腰杆,就算是胸膛中满了箭,也依旧不倒下。

    鲜血染红了整个瓮城,血水汇成小溪,渗过铁闸,流进护城河中,半条河都被染成了红色。

    左宗棠的死,多少让林远感觉可惜。

    这样的人物,可惜不能为他所用。

    “去,将他们的首级割下,悬挂在南城门上。”林远直接下命令道。

    立刻就有军士进入瓮城。

    而没过多久,左宗棠等钟相叛军首领的首级,被悬挂在南城门之上。

    一连串的上百颗首级,血淋淋一片。

    城外,钟子昂看到左宗棠等人的首级,当场气得吐血,从马背上摔下来。

    钟相叛军的士气,立刻跌入冰谷。

    曾国藩悲愤之余,只得下令士卒徐徐撤退,攻城一事暂且搁浅。

    江陵城与钟相兵营,全部陷入了沉默。

    这一沉默,就是三天。

    三天后,岳家军的后续部队,总算是陆续抵达,前后共有5万精锐,连牛皋的探马营也在列。

    “好小子,你可真厉害!”牛皋见到林远的第一面,便是大笑着拍着林远的肩膀。

    林远可是他带出来的兵,在岳家军中和他的关系最铁。

    除了牛皋之外,还有只见过一面的张宪。

    张宪,也是岳家军的副帅。

    “年轻人,你再一次让我刮目相看!”张宪没有吝啬赞扬之词。

    “张副帅过奖了。”林远谦虚道。

    而除了这二人之外,林远还见到了杨再兴。

    杨再兴身形非常消瘦,穿着一身朱漆铁甲,手持一杆镔铁枪,神情冷酷,拒人千里之外。

    林远没有和他交谈,只能算是打一个照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