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我才不是毒奶呢 > 第一百四十章 天灵九泉
    “既然你小子问了,我也就说说吧。”

    万剑星君也不是良善之辈,跟着叶临渊的话头就继续说道:“你刚刚说的那些咱们不谈,你只需知道不论是谁看了弄玉宗女子的身子,只要是她愿意嫁的,就得等她脱离弄玉宗。

    若是她不愿意嫁,就得按照你卿铃前辈刚刚的说法来做。

    看了身子就毁双目,碰了就得断双手,她刚刚只要你一目一手,确实是便宜了你不少。”

    ‘嚯,想不到这弄玉宗听名字柔柔弱弱的,处事的方式竟霸道成这样。’

    叶临渊心里想着,现在却不敢再火上浇油了,只能是环视四周一眼,尬笑了两声:“要是按这规矩,怕是前辈要挖的不止我一人的眼睛吧?”

    他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毕竟计山晴的衣衫是在论仙台上毁的,若是要算有谁看见的,肯定是不止叶临渊一人。

    “可衣衫是因你而破。”卿铃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她也不会蠢到去找所有的麻烦。

    “行了行了,现在讨论这些没什么意义。”

    万剑星君转过头,紧盯着叶临渊的双眼:“小子,其实还有个办法,让你既不用断手挖眼,也不用娶那位姑娘。

    你敢是不敢?”

    “呵,韩叔叔你是看这小子多不顺眼,想让他去那儿送死。”

    卿铃扫了一眼唐云妙,又将目光落在叶临渊身上:“小子,我奉劝你一句。

    等我徒儿醒来你对她好一些,等她答应嫁给你之后,说不定还能准你纳一门妾。”

    叶临渊理都没理会她,只是朝万剑星君拱手:“还请前辈指点。”

    “弄玉宗有一万药谷,里面藏有仙药无数,其中以天灵九泉之上的九种仙果为最。

    早在千年之前,弄玉宗的祖师就曾说过,若是有人能进万药谷,上天灵九泉之中取任意一枚仙果,就可以委托弄玉宗任何一件事。

    可惜,这天灵九泉就算是弄玉宗本宗之人都不曾上去过几次,更何况外人。

    这千年之内,只有一位曾经上了天灵九泉中的天圣泉,取天圣果,只是无人知道这天圣果有什么效用。”

    “怎么会不知道?难道是那人吃了果子之后就死了?”叶临渊好奇追问。

    “那位不是人。”万剑星君并没有说是谁,只是指了指天。

    单是这一举动,众人就明白了他口中说的是谁。

    “如今万药谷已经不在弄玉宗之内了,想要取天灵九泉上的果子还得深入妖域。”

    卿铃玩味的看着叶临渊:“小子,你当真敢去?”

    “若是我敢,你那徒儿就不嫁我了?”叶临渊知道自己早晚都是要去一趟妖域的。

    至少等自己找到了大腿同事之后,是一定要去一次的。

    “若是你敢去,那我徒儿的身子就不算被人看见了。”

    卿铃冷冷一笑:“你可知道,近十年来进了妖域的人,可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

    叶临渊朝前一步,朝她拱手:“要是侥幸我回来了,前辈可再敢跟我赌一局?”

    “且不论赌局,你若是真回来了,手上没有天灵九泉上的果子,那你也只是一个死字!我可不打算跟个死人对赌。”

    卿铃的语气极为强硬,转头看向万剑星君:“既然万剑星君都这么说了,就按照那时的规矩。

    三年,三年之后我要是见不到天灵九泉的果子,这小子的命我可就收了!”

    话音刚落,她也不向众人告辞,带着弄玉宗的剩余几个参赛弟子就御空走了,甚至还留下一地没有完全得到救治的伤患。

    万剑星君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从星域里取出了一枚七品妖核,一套六阶的星器铠甲,一方木盒以及数之不尽的瓷瓶。

    “门派小较已毕,奖励归于胜者,至于问天阁的问天卜算,你们去找卿铃即可。”

    他将这些东西送到叶临渊面前,朝着周围的众人拱手:“诸位,老夫就不送了。”

    仙家处事,大多不会将就凡俗的那些规矩。

    比试完了,胜者定了,奖励给了,自然就是各回各家,不会留在这里多做什么。

    叶临渊将众多奖励收进了玉佩之中,原本还剩些位置的玉佩顿时变得满满当当,不能在往里装了。

    岳武这时才从仙琼阁的观战席上下来,站在他面前就摊开手:“拿来吧。”

    “嗯?岳长老您说的是什么?”

    “妖核,星器,武技,这些都不是你现在能用的,交给宗门保管最为合适。”

    岳武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像是为了他好:“还有星丹,四阶以上的都拿出来吧。等你到了四品再去宗门的宝库领取就是。”

    “还是不劳烦宗门了。”

    叶临渊拍了拍自己腰间的玉佩:“小子的空间还放得下,要是占了宗门仓库的位置,我会过意不去的。”

    倒不是他在乎这些个宝贝。只要是杜逸开口,不论是妖核武技,还是星器星丹,他全都能给出去。

    毕竟仙琼阁为了他们兄妹也付出不少,知恩图报是应该的。可要是有人打着仙琼阁的幌子来黑他的奖励,那可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你若是不给……”

    “不给又如何?且不说这奖励本就是我的,就算是要拿回宗门,难道我掌门首徒的身份还不够?”

    叶临渊怼了一句,转头就拉着唐云妙的手往远处走了,压根没给岳武半点面子。

    可能是碍于在天剑宗之内,岳武不敢发作,只能是憋着一口气转头看向子鄂:“走!我们回仙琼阁!”

    “师父……我们不等叶师弟了?”子鄂在一旁问。

    “他没和我们一起来,自然不会和我们一起走。”岳武说罢,便带着众弟子离开了天剑宗,心底还藏着一股子怨气。

    至于叶临渊,他好不容易才甩开了身后跟着的天剑宗弟子们,找到了处无人的小树林,急忙朝她解释。

    “云妙,你听我解释……”

    唐云妙一只手捏在了他腰间的软肉上:“来,你解释吧,我听着呢。”

    “呃……”

    叶临渊赔笑,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听归听,咱能不能先把手放下?”

    唐云妙露出和善的微笑,手上开始不断用劲:“明天我可就要走了,不给你长点记性,我怕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你子孙满堂了!”

    “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