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人过三十 > 第109章 再次遭到反对
    看了一阵子,老矿工就往前走了两百多米,再侧耳听。

    谢江也跟着走了两百多米远,侧耳听,就感觉那低沉的敲击声消失了。听了好一阵子,依然没有发现那低沉的敲击声。

    谢江就在想,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啊?

    然后,谢江干脆返回去,走到了原来的地方,再侧耳听了一阵子,就听到了一声“咚……”低沉的敲击声。

    他马上对老矿工叫道:“师傅,就在这个地方听到的。”

    “你那个地方没有。”

    老矿工就马上说:“你再往下移动几十米远听听。”

    谢江就按照老矿工的方法,往下走了十多米,仔细听,感觉到那声音差不多。就再往下移动十多米,再侧耳听。

    “咚……咚……”

    两声低沉的敲击声,间隔了五秒钟的样子,传了出来,比上面显得声音大了一些。

    谢江马上告诉了老矿工。

    老矿工马上贴着了耳朵听。

    这时,他也感觉到了那低沉的敲击声,只是他没有谢江的听力强,听不了谢江那么清楚。就马上激动的说:“在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有避难硐。”

    “有矿工躲在了里面。”

    不过,老矿工这么说,自己也不敢肯定自己说的对。

    哪怕就是说对了,也明白,对方就是敲了矿井,那声音也传不过来。除非谢江有异能,有第六感应。要不然,根本听不到。

    谢江马上就通知到下面勘察的工程师,要他们到这地方来,就在这里打通救援通道救人。

    工程师赶来了,拿着了矿井的施工设计图,看了又看说:“这地方不行啊。”

    “这里和三号矿井隔得远呢。”

    谢江就说:“我在这里听到了敲击声。”

    “这位师傅说,那这地方有避难硐。”

    “你想想,能传过敲击声的,有多远。”

    工程师就说:“我只能按照我的经验勘察选址。”

    “这地方,我不能定。”

    谢江忙说:“你不能定,那怎么办?”

    工程师就说:“你要么另外安排人,要么听我的。”

    谢江当即叫道:“另外安排人。”

    那工程师马上就转身出去了。跑到了指挥组,向指挥长报告了情况。

    指挥长马上把谢江叫了过去,批评他:“小谢,在这技术上,我们不能武断。”

    “要听技术人员的。”

    谢江马上叫道:“就是听了专业人员的,才发生这么大的安全事故。”

    “昨天,我来检查工作,发现了三号矿井的矿工,都站在了矿井外面。一了解,才知道,他们发现了危险。”

    “负责安全生产的副矿长杨新楚,在不做任何措施的情况下,命令那些矿工下井。”

    “我听了矿工的意见,说矿井里出现挂红了,就是有透水的危险,当即叫停工。”

    “杨新楚就是以专业人员的身份,拒绝执行我的指令。”

    “逼着矿工下井。”

    “我打电话给王金尚矿长,他也以专业人士拒绝我执行我的命令。”

    “才出老这么大的安全事故。”

    领导们惊得齐齐蒙圈。他们来了一个晚上了,才听到了这真想。然后,也不知道谢江说的是不是真的。

    指挥长就说:“当时,你没有向老板打电话。”

    谢江忙说:“打了,被小刘那混蛋给拦着了。”

    “现在,我怀疑这有阴谋。”

    话赶话,谢江突然说出了这一句他自己都惊讶的话来。

    指挥长马上说:“是哪个小刘?”

    “马上对他调查。”

    领导们不会忽视任何一个环节,发现了,就马上调查清楚。

    而且,听了谢江的话,觉得如果是真的,那杨新楚和王金尚就很可能有问题了。

    然后,那边安排了专案组员去调查小刘的问题。这边就在研究谢江发现的新情况。

    领导们很客观,不放过任何一个线索。

    这时,那老矿工对指挥组说:“按照我的经验,那地方真的出现了敲击的声音。”

    “对面就是避难硐。”

    “我们打了救援通道过去,安全性比较高,不会有透水出现。”

    指挥长就说:“那再派人去听听。”

    “年轻的,听力好的去听。”

    有经验丰富的老矿工说话,领导们就非常重视了。但是,也不盲目。派人去再听听。

    随即,拍了几个年轻人下到了矿井里,到了谢江发现敲击声地方,仔细听。

    结果,他们听了几分钟,都没有发现什么动静,就继续听。听了十多分钟,也么有发现任何的敲击声。

    谢江也再仔细听,听了一阵子,也没有发现任何的敲击声了。都惊得蒙圈,想着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那工程师就找到了理由反驳似得说:“我说你是幻觉吧。”

    “这地方和三号矿井,隔得老远,怎么能听到敲击声呢。”

    谢江一时都不好反驳。

    老矿工力挺谢江:“他们可能是敲累了。”

    “或者是晕倒了。”

    “我也听到了,不可能错。”

    “这地方,不管多远。”

    “能听到敲击声,就不是很远。”

    老矿工,知道矿工们在井下作业,都会为了防止危险发生,事先选好地方,挖好避难硐,在发生了透水事故等矿难时,好安全的躲避。

    而那些避难硐,就不在施工设计里了,是矿工们自己挖的。

    指挥部得到这情况,就安排了另外的工程师,去勘察谢江发现的地方。

    这位工程师也姓谢,他听了谢江说的情况,在根据老矿工说的情况,查看了一下四周的情况,然后,也摇了摇头,不赞成在在地方打巷道救人。

    从他们的经验和常识来讲,就是对方有那避难硐,被困的矿工发出了敲击的求救信号,都不可能听到的。

    谢江说听到了,那明显是错觉。

    他们不能为了这个错觉,乱行动。

    只好按照之前那一位工程师,按照自己的方式,去选一个地方,尽快打救援通道救人。

    谢江就不管那个工程师了,就守着自己发现的地方,再仔细听。听了一个多小时,又听到了那很低沉的敲打声。叫另外年轻的人听,他们却么有听到。

    谢江都怀疑是自己的精神太紧张了,发生了错觉了。也就只好离开矿井,到指挥部里继续参加救援。

    而这时,指挥部接到了专案组的报告,小刘不见踪影,也失联了。无法对小刘调查取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