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慢慢变冷,树叶逐渐枯黄,冬天就要到了

    这时候,一般部落都会赶紧组织青壮去狩猎,尽量多储备点食物过冬,有时候,族中青壮一出去就是几天,甚至,还会发生伤亡。

    这会儿黑石部的青壮却一个出去狩猎的都没有,包括已经不再年轻却还有把子力气的中年男女,这会儿都在盐石城的正门外拼命的操练呢。

    他们根本就无需担心食物,因为有盐部已经将过冬的食物全部给他们准备好了,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不停的操练,拼命的操练!

    这拼命操练的效果自然相当的不俗,还不到两个月时间,他们便操练的像模像样了。

    这天,赵昊突然把仓乌叫道城墙上,貌似是想让仓乌来看看操练的成果。

    仓乌这会儿已经习惯当甩手掌柜了,每天,他也就管着族中的老弱妇孺,帮他们出把力,扛扛横梁,上上瓦片什么的,一天倒也自在的很。

    族中精壮的操练,他已经很久没来看过了,因为看来看去就那几个动作,是个人都会腻,更何况,他本就是没什么耐心的火爆脾气。

    当然,赵昊叫他过来看,他还是得看的,毕竟,抵御薛蛮部,他就指望这位天将军了。

    说实话,赵昊对于族中精壮的操练虽然看上去简单枯燥,但是,效果却是出奇的好,这会儿,他黑石部的精壮看上去甚至跟薛蛮部的士卒比起来都不遑多让了。

    他看了一阵,不由感慨道:“天将军,还是你厉害,这下,我族中精壮怕是不比薛蛮部的士卒差了吧?”

    赵昊看着正在操练的黑石五营,满意的点头道:“嗯,这时候要是在人数差不多的情况下,他们对上薛蛮部的士卒绝对稳赢。”

    还要人数差不多才能稳赢?

    薛蛮部的士卒可不止一千多,光是薛蛮部西翼就有两千余士卒呢。

    仓乌有些担心道:“那他们要什么时候才能战胜薛蛮部西翼那两千士卒?”

    赵昊估摸道:“如果坚持操练的话,过了这个冬天应该就差不多了吧。”

    仓乌闻言,下意识道:“冬天还能操练?”

    赵昊点头道:“当然能,虽然不能全天操练,但是,正午那段时间,还是可以操练一下的,放心,他们都穿上坎肩了,出来操练一阵也不会冻着的。”

    这会儿黑石部的精壮都是清一色的羊皮坎肩,看上去倒也整整齐齐的,当然,这些都是有盐部提供的。

    冬天还带着族人在外面跑,仓乌还真没试过,至于冬天怎么操练,他就更不懂了。

    这些事,反正有赵昊管着,他也不用怎么操心。

    他很干脆的点头道:“嗯,你说怎么来就怎么来吧,只是到时候又要辛苦你了。”

    没想到,赵昊竟然摇头道:“我辛苦什么,辛苦的是阿花他们几个,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跟你说一声,等下,我就要回有盐部了,毕竟,我是有盐部的首领,再怎么样,也要带着自己的族人过冬啊。”

    啊!

    仓乌闻言,不由吃惊道:“你回去了,他们怎么办?”

    赵昊淡淡的道:“放心,我已经跟阿花他们交待过了,他们也不会跟着我回去,冬天操练的事情,交给他们也没问题的。我是真要回去了,再不回去,就来不及准备了。”

    他是真的急着回去了,因为有盐部的族人已经在准备迁移了。

    将所有族人留在夔当初所在的湖泊附近过冬那肯定是不行的,因为那边就没什么遮挡,一到冬天,那绝对是寒风萧萧,天寒地冻,就算人没事,牛羊马匹也受不了,特别是牛和马,它们可没厚厚的绒毛,待在没有任何遮挡的雪地里过冬,非冻死一大片不可。

    所以,他早就规划好了,过冬的时候,要将所有族人和牲畜都迁移到草原附近的丛林里去,躲避寒风。

    他选定的地方正是萌兰和萌宝所在的那片竹林附近的小河两旁。

    这会儿,那边野草比较茂盛的丛林里都已经建成牛圈、羊圈和马厩了,有盐部的族人就等着他回去带领大家迁徙呢。

    赵昊跟仓乌交待了一番之后,直接便带着阿云和阿月,翻过原来的那座黑石岭,骑上早已在那里等候多时的白龙,直奔夔当初所在的那片湖泊而去。

    他们抵达有盐部聚集地之后,也就匆匆的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他便带着族人开始拆帐篷,准备迁徙了。

    这迁徙也没什么好说的,游牧民族本来就是在不断迁徙中生活的,有盐部的族人也不是第一次迁徙了,再加上他们人口本就不多,马匹又多到吓人,而且,这会儿他们基本上都已经能熟练的操控马匹了,迁徙起来,自然比以前轻松多了。

    整个迁徙过程,大概持续了五六天时间,将牛羊马匹都赶进丛林中的牛圈、羊圈和马厩之后,有盐部的族人也开始在小河两边搭建帐篷,准备过冬了。

    这时候,貌似没什么事了,但是,赵昊却相当清楚,接下来,那才叫忙呢。

    因为,牛羊马匹过冬也得吃东西啊!

    冬天里,大雪覆盖整个草原,想轻轻松松放牧,让牛羊马匹自个去吃草,那肯定是不可能了,牛羊马匹根本就不可能刨开厚厚的积雪吃到下面的草。

    所以,这时候,他们必须准备大量的干草,以保证冬天里牛羊和马匹都不至于缺少食物而饿死。

    这事,俗称打草。

    至于要打多少草,那就要看牛羊马匹的数量了。

    这家伙,有盐部这会儿的牛羊马匹可是多达四五万头,需要准备的干草数量可想而知。

    迁徙完成之后,赵昊天天就是带着阿母和阿月,不停的挥舞着神兵,蹲草地上拼命的割啊割,三个人,那简直就跟三台割草机一样。

    而阿云则带着其他族人牵着马匹跟在后面,不断的将割下来的干草捆起来,装上马背上,拉回去。

    这打草的过程,直接持续了将近一个月,直到冬天的第一场大雪降临,草原上已经变得白茫茫一片,赵昊才不得不停止割草,带着族人,回到竹林附近,准备过冬了。

    他们打的草料肯定是不够四五万头牛羊吃一个冬天的,不过,还好,丛林里也有野草,而且,丛林天然就有遮挡风雪的作用,就算再大的雪,一般都只能覆盖树木的顶部,至于树木下面,还是留有很多地方不会被冰雪覆盖的,那里的草,冬天里也可以打一打的。

    这也是赵昊将所有牛羊马匹迁徙到丛林过冬的原因之一,要没丛林里这些野草,他真不知能不能让四五万头牲畜安然度过这个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