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道门女名士 > 第八十六章 为什么!
    去病只能在众睽睽之下,右手颤颤微微的夹起一小根辣椒,如果云一看得到,一定回笑抽过去,那么一大盘辣椒肉不夹,二师兄偏偏夹了一串辣椒子。

    啧,是个狼人。

    于是,众人只见二师兄吃了辣椒后,表情越来越痛苦,越来越痛苦,最后哇的一声张开嘴,疯狂往嘴里灌茶水,可是茶水是刚烧的,虽然已经凉了一会了,但是还是很热。

    正辣的失去理智的去病,往嘴里灌了一口热茶后,顿时噗的一声全部喷了出去,刚好将坐在他身边后进门的师弟师妹,给喷了个结结实实。

    他来不及道歉,忙跑到院中的水缸边,拿起一旁的木瓢,就舀起满满一瓢凉水,就咕噜咕噜下肚。

    做在桌子另外一边的去苦勉强躲过一截,看着师兄急切灌水的动作,将想要拉他的手,缩了回来。

    虽然小师妹反复说过,不要喝生水,这么多年他们也都养成喜欢,都是将水烧开了才喝。

    但是偶尔喝一次救命,应该也没有问题的吧。

    他是真的怀疑,若是此刻不让师兄喝水,他怕是能原地去世了。

    去病灌了整整一肚子的凉水,才感觉舌头上的火辣辣的刺激,稍稍少了一些,喝了这么多水,他已经打了好几个饱嗝了,走动间都能感觉到水在肚子里晃动的声音。

    众人看着去病挺着圆鼓鼓的肚子,一时都有些呆滞,清河看了看自己的二徒弟,又看了看桌上,自从二徒弟之后就纹丝不动未动的辣椒。

    总觉得有些不对,若是如此可怕,去尘应当会在信中说明才是啊。

    这就是常识上的误差了,云一的灵魂来自现代。

    首先她是知道辣椒的味道的,她在现代的身体早,已经经过各种调味料和食材的刺激驯化,已经很能接受这些食材的味道和刺激。

    而清河他们的身体没有,云一古代的身体也没有,但是她没吃上。

    是的,没吃上,她找到辣椒种子的时候,是在一个货郎那里换来的。

    辣椒吃的多了,当然是认识辣椒种子的。再跟货郎确认一下这个种子结果后的形态和味道,云一当即就确认,自己找到了辣椒了。

    而古代的人,从没有吃过辣椒的味蕾,突然受到这么大的刺激,顿时激烈的反馈给了大脑,大脑也会下指令给身体的各个部位。

    眼睛痛了,赶紧流泪洗洗。

    舌头痛了,赶紧喝水冲淡一下。

    掰辣椒手被辣痛了,赶紧打了水,反复冲洗。

    这种新的刺激,对于他们的身体来说,是完全陌生的。

    身体不知道改如何应对,大脑也只能根据本能来找寻应对的办法,然后下达指令给身体。

    如果他们长时间吃,慢慢的,味蕾适应了辣椒的刺激,他们便不会觉得辣椒是这么可怕的食物,反而会体会到辣椒的好滋味的。

    去病拿着自己的汗巾,不停的擦着脸上,脖颈,后背的汗,最后实在是受不了,反正肚子已经喝的饱饱的,这一时半会的,他也吃不下饭了,只能先向师父告罪,去打水洗漱一番。

    清河自然不会拦着他。

    于是,众人便再次盯着桌上盘子里的辣椒,犯起了难。

    这可怎么好,去燥当时不知道这个辣椒的味道这么可怕,当时直接采摘了一篮子的辣椒回来,厨娘炒了了满满一大盘,除了这盘炒辣椒外,还有一盘炒青菜和凉拌萝卜丝。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默默的端起饭碗,只是夹菜的时候,筷子是怎么都不会往那盘炒辣椒里去的。

    清河见状,叹息一声,默默夹起一根绿色的辣椒肉,犹豫了一会,将它埋在饭里,然后直接吃了一大口的米饭。

    嚼吧嚼吧,好像也没有觉得特别不适。

    在一种奇异的刺激味道中,反而有一种清甜,好像也并不是不能接受。

    清河有些疑惑,又夹了一根青红相间的辣椒,直接塞入口中,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最后清河得出一个结论,绿色的辣椒,并不是特别的辣,吃到嘴里反而又一股清甜的味道。

    纯红色的辣椒呢,味道也还可以,有的刺激,有的不刺激。

    倒是那种红绿相间的辣椒,额外的刺激。

    辣椒的白色的籽,不要吃,那个简直就是辣椒刺激味道的源头!

    当然,以上的结论也不是百分百正确的。

    看他现在脑门上还一直在往外冒的汗就知道了,他已经换了四个巾帕了,还是止不住往外流的汗水。

    虽然也不是不能吃,但是清河还是觉得,把辣椒当主菜有些不太适合,总不能每次吃饭都跟抽奖似的,这一口中没?

    哦,没中!

    而且,这些辣椒还得留种,他们本来以为是个好吃的,所以就准备今天先开开胃,万万没想到是这么个味道,剩下的辣椒,还是都留作留种吧。

    等去尘回来,再琢磨怎么吃比较好,毕竟对于吃的方面,她向来是比较在行的。

    话转另一头。

    云一惦记着自己的酸辣土豆丝,土豆炖猪腩,牛肉不好搞,这里的牛,都是用来耕地的,可不是拿来吃的,除非是病死或者老死的牛,但是那种牛基本也轮不到她们,富户基本就自己解决了,贵人们不吃这种死掉的牛,他们都吃‘意外’死掉的牛。

    不过,跟高沧挨着的蒙珐国,倒是听说有很多牛羊,而且他们那边牛羊不值钱,云一打算等她年纪再大些,一定要去蒙珐国那边看看。

    就算是为了烤全羊和炖牛腩,也是要去的。

    云一眨了眨有些激动的眼睛,努力绷紧想要上扬的嘴角,沉声道:“那我们去看看?”

    “嗯,去看看。明天就走?”元晔顶着一脸的狼藉,期待的看着云一道。

    云一:……我好想笑,但是我不可以,而且你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来找我说这件事?

    想到,她也就问了出来。

    元晔一副你是傻子吗的表情,无语道:“我每天来找你,你不是在古福那里忙的团团转,就是在房里休息,我只好赶在你出门前来找你了。”

    她有这么忙吗?

    仔细一想,好像是有的!

    老天爷!

    她不是决定好,这辈子就做个快乐的旅者,年轻的时候在外面吃吃喝喝玩玩乐乐,老了就龟缩在青云观,然后写一本属于自己的传记。

    怎么她现在竟然开始造弩了?

    事情究竟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