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武神领主系统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直言条件
    而商舜见此,不惊反喜,摊开手掌,只见那只血红色的虫子居然稳稳得落在手掌当郑

    而与此同时,本来活蹦乱跳,疯狂挣扎的商庚便双眼一闭,躺在了一位亲卫的怀郑

    看着商舜手掌当中那血红色虫子,商香柳眉一皱:“这便是那血灵虫?”

    “没错,就是这个宝贝,它才是能够控制血灵傀儡的重点所在。”

    看着静静的呆在自己手掌当中的血灵虫,商舜心中有些激动,其实,他这也是第一次见到孕育自战帝初阶强者(shēn)上的血灵虫。

    之前的血灵虫,无论是色泽还是孕育者,根本不如眼前这只。

    而他掌中的这只通体血红,犹如一滴精血一般。

    也许是迫不及待,也许是很想知道自这战帝(shēn)体当中孕育而出的血灵虫有何不一样的地方。

    只见商舜双手结印,随后这血灵虫便张开它的口器,对着商舜的掌心一刺。

    瞬间,这血灵虫的(shēn)体便由红转黑,而商舜的气势,却在逐渐上涨,直至最后达到战帝高阶!

    “嘶~”

    见到这样一幕,商香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人,居然在几个呼吸之间,便提升了一个阶位,这样的事(qíng),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舒服~爽~”

    此时这商舜犹如刚刚泡了一次温泉一样,竟然舒爽的发出了声音。

    “哼!”

    听对这样的声音,商香一声冷哼,表达出自己的不满。

    随之而来的便是(shēn)边四十名亲卫齐齐散发自(shēn)气势,压向商舜。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本来一脸舒爽的商舜面色一变,(shēn)躯一弯,一边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一边道:

    “这个...(qíng)不自(jìn),(qíng)不自(jìn),香儿,你看,如今是不是将你的父亲先去安葬了比较好?”

    “此言有理,走,我们出去。”

    着,商香便带着亲卫和她父亲的尸首一同向着地牢之外行去,而商舜则走在最后一个。

    总算是不被这些人盯着了,商舜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眼中一抹怨毒之色闪过。

    他商舜(shēn)为商氏族长,何时受过这等屈辱?

    若不是对方(shēn)边有着四十位战帝初阶,他早就一巴掌拍过去了。

    想到这些战帝,商舜眉头一皱,他不明白,那冷星河何德何能,居然能够让这些战帝强者听命与他,更想不通的是,这些战帝居然能够任凭商香摆布。

    不过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这商香应该很被那冷星河看重,否则不可能安排这么多战帝强者随她回到族地。

    暗自思索了一番之后,商舜心中有了计划,随后一脸谄笑的跟随在众人(shēn)后,出霖牢。

    此时正在外面焦急等待消息的商岱见到商香安然无恙的从地牢当中出来的时候,心中咯噔一下,莫不是...族长被解决掉了?

    如此一想,商岱浑(shēn)一颤,他在考虑,是现在就走,还是先看看(qíng)况再。

    正当他这样想着的时候,一直低头哈腰跟在后面的商舜便出现在他的视线当郑

    这样一来,商岱松了口气,也没注意到商舜那恭敬的神态,急忙来到商舜的(shēn)边,轻声问道:

    “族长,你怎么放他们出来了?还有,那商庚怎么也跟着出来了?”

    “你以为我想的吗?你可知道跟在商香(shēn)边的那些黑甲护卫都是些什么人吗?”

    面对商岱的询问,商舜一脸不爽的道。

    “难道不是你故意的吗?他们能是什么人?”

    看到商舜的神(qíng),商岱本能的觉得事(qíng)不妙,可现在(qíng)报稀少,他也不清楚在地牢当中发生了什么。

    “能是什么人?呵呵~老子告诉你,这些黑甲护卫,清一色的战帝初阶修为!!!”

    话音一落,走在前面的商香却是直接道:

    “族长,香儿这里有些话需要和你,所以你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吧,完这件事(qíng),香儿要带着父亲去别的地方安葬。”

    此时的商香却是再也不想在这族地里面呆着了,仅仅两年时间,在她眼里强无敌的父亲便与她(yīn)阳两隔。

    而罪魁祸首她还不能亲自解决,这样的事(qíng)让她感到异常憋闷。

    所以她现在很想回到冷星河的(shēn)边,寻求一些安慰,或者哪怕是冷星河的一个怀抱也是好的。

    只是她不能,她需要先把冷星河交给她的事(qíng)做好。

    暗自抹了两把眼泪的商香此时此刻,还记着冷星河交给她的事(qíng)。

    不得不,冷星河之前的举动,在不经意之间,对商香的影响是多么的大。

    “有,走,香儿,随舜爷爷来。”

    着,商舜便带着商香向着之前他所在的那处庭院行去。

    众人远去,独留下商岱在那风中凌乱。

    刚才,若是他没有听错的话,商舜的是什么?

    那些亲卫都是战帝强者?不可能吧?哪怕是魔灵谷都不一定能够拿的出来啊。

    不是商舜疯了,就是他听错了,可看商舜的样子,又不像作假,商岱心中有些担忧,对方会不会告诉老祖。

    如此一想,商岱越发的呆不住了,直接向着商舜的庭院走去,他要去悄悄的听一听。

    “香儿,这个地方是舜爷爷平时清修的地方,很是安静,究竟是什么事(qíng)呢?”

    此时商舜已经带着商香和众多亲卫来到了他一直呆着的庭院,对着商香道。

    “族长,我家大人,嗯,也就是冷星河他需要我们商氏的(qíng)报,同时每年三分之一的利润来给他。”

    平复了一下心(qíng)的商香,思索了一阵后,开口道。

    此时的她,在冷星河原本计划当中的目标之上,又独自增加了一个条件,而这个条件既可以帮助到冷星河,又可以报复一下商氏如今的掌舵人,何乐不为?

    “嗯?三分之一吗?这太多了,而且为什么我商氏的(qíng)报要提供给他?就凭他这五十位战帝初阶?”

    听到商香的条件,商舜第一反应就是不行,而且凭什么要给他这些东邪?这些,可是他商氏的东西。

    “不,族长,你错了,我(shēn)边这五十亲卫也紧紧是对方三分之一的亲卫数字而已。

    而且战帝巅峰也有数人,至于还有没有其他修为的强者,这点我却不清楚了,所以香儿劝族长还是好好考虑清楚了再。”

    这话商香倒是没有作假,因为她确实猜测冷星河(shēn)边可能有修为更高级的,但她却不知道。

    至于为什么这样猜测,则是因为对方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境地,都可以化险为夷。

    而且手中各种稀奇古怪的物件层出不穷,若是(shēn)后没有强者支撑的话,她商香第一个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