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再活一万次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千草
    喝彩声、激动的叫喊声响起时,陈问今走到肖霄面前,抱着她,附耳低语道:“本想吻你,却以为那值得铭记的时刻不该在发生在此时、此地。”

    “嗯……我很喜欢。”肖霄不由自主的应了声,她觉得心跳的快要蹦出来了,这一刻被他抱着,恨不得永远不要分开,连他脖子上和脸上的汗水,她都闻不出味道了,只剩下满脑子的甜蜜和欢喜。

    “喜欢就好。”陈问今记忆中少年时,这么跳过一次,是为了另一个女人,是在爱与不爱之间的时候;这一次,他想送给肖霄,是在爱着的时候。

    陈问今想起当年练这个的动机,又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偏执的很纯粹。

    记忆中,那时候的他跟惠正式分手了,但还远没有走出来,只是性格驱使着他不说徒劳无谓的挽留话,逼着自己面对痛苦,尽快习惯,然后彻底放下。

    本来玩跳舞机只是宣泄情绪。

    某天黄惠跟姜仔一起玩的时候,惠说了句:姜仔是她见过玩跳舞机玩的最好的人。

    这话分明过份了,游戏厅里有不少水平相当的,毕竟这游戏的技术上限低。

    陈问今当时就说惠这话夸张了,惠说没有,然后说除非他能证明有人水平比姜仔高,而且让人心服口服的证明。

    但惠坚持这么说,本来也确实没办法分的出高下,因为技术上限低,节奏都踩的轻快又漂亮的人很多,就算看脸,那也是各有千秋。

    陈问今当时就说惠这么说是耍无赖了,惠说不是,陈问今就问她是不是非要这么硬怼?

    惠说她说的就是事实。

    陈问今当时火了,想了想,说:那就成全她。

    姜仔当时在场,有些不知所措,站哪边都不合适,只能沉默。

    第二天,陈问今就喊了惠去游戏厅,一个人踩两边,一次也没错的直到曲终。

    末了,一句话也没对惠说,直接走了。

    后来过了几天再见面时,两个人都没提这事,再之后也一直没有提起过,陈问今也没再演过第二次。

    几个小时的汗水,为的、只是让黄惠不得不承认,她错了。

    至于这是否有意义,对于那时候的陈问今而言,并不重要。在那时候,那个节点,那一刻,他就是想那么做,于是就做了,也就必须做到。

    然后,这件事情就结束了。

    不需要第三个人知道,不需要黄惠当时说什么,也不需要再提起……那才是真正少年时期的陈问今。

    然而,那个少年只存在于陈问今自己的记忆里了,因为这件事情,已经不会再发生,他也不会为了黄惠再做那样的事情。

    围观的人群都输了这个赌约,本来每个人能得到一百块的游戏币,现在没有了,应该是失望、沮丧,甚至恼火的。

    但是,陈问今牵着肖霄下来时,一圈人看着她们,脸上挂着笑,有的鼓掌,有的竖起大拇指。

    他们输的心甘情愿,输的服气。

    王帅看着陈问今,心情非常的愉快,这时就说:“黄金的那份你们是赢不到了!但我觉得他刚才的那一场,我必须力挺!我请全场每个人九十九个游戏币,祝福他们俩天长地久!”

    众人纷纷欢呼,涌向柜台取游戏币。

    王帅站起来冲着柜台喊话说:“明天给你们送钱结账,打电话问你们老板,我王帅今天高兴请客,他有没有问题?”

    “不用问啦!王帅请客肯定没有问题!”柜台那人说的毫不迟疑,王帅听的很高兴。虽然他知道,那人假装是打工的,其实是老板的侄子,就是这里管事的,本来就能做主。

    满游戏厅的人都在欢呼,人挤满了在柜台排队,陈问今和王帅身边认识的人差不多也全都去了。

    肖霄和阿美肯定是没去的,坦克和小吉也没去,本来王帅就一直替坦克买单。

    王帅和陈问今发现,随便也没去领游戏币。

    王帅特意问他:“随便不去拿游戏币?”

    “不用了,你刚才买的这些都用不完。”随便答罢,突然问陈问今:“黄金,是不是只有你刚才挑的那两首舞曲才能办到?”

    “不确定,只是我知道那两首可以办到。”陈问今的回答很实诚,他看随便点了点头,自顾沉默不语,却已经猜到随便在想什么了……

    姜仔和黄惠也是没去的,前者说了句:“黄金你可真厉害啊,刚开始是假装不会?”

    黄惠就说:“为了陪肖霄吧?一开始就跳的太好怕她的压力会比较大。”

    “一起进步最好。”陈问今跟肖霄相视一笑,手握的更紧。

    “我孤家寡人看你们含情脉脉的很难受啊!谁有好介绍?”王帅忍不住打破他们的氛围,不想他们俩热乎过头,万一陈问今晚上趁热打铁,那就不好了!

    “你还用人介绍?”黄惠觉得好笑的说:“学校里不知道多少人暗恋你啦。”

    “其实我觉得千草真不错!”王帅突然正色的说,阿美不由望眼过去,看来颇为在意。

    黄惠顿时瞪着他质问说:“你故意的是不是?你肯定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的啦——”

    王帅笑的乐不可支,肖霄看陈问今一脸疑问,就说:“千草好像是挺针对黄惠的。”

    黄惠听了就又不快的瞪着陈问今说:“还不是因为你——”

    “没搞错吧?千草是谁我都不知道!跟我有什么关系?”陈问今觉得这迁怒太没道理。

    “原来你还不知道千草是谁啊?难怪还会一脸无辜——等你知道她是谁了,就知道是不是因为你了!”黄惠却故意卖关子不说缘故,惹的王帅、肖霄和阿美她们都好奇的不行。

    “不开玩笑?”陈问今估摸黄惠不会这么无中生有,猜测着,朦朦胧胧有了一个线索。

    “不开玩笑,真的是因为你!”黄惠很认真的确认,末了又说:“你们不要看我,等他知道千草是谁了,你们问他吧!”

    肖霄满脸问号的望着陈问今,脑子里猜测纷纷,陈问今很无奈的说:“现在看我也没用,我真的不知道千草长什么样,记忆中我绝对不认识这个名字。如果认识,那肯定是见过这个人却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不用等了,明天中午去我们学校,我约她。请你顺便跟她好好说清楚,让她不要针对我了好不好?你知道我不喜欢敌人的,尤其这个敌人来的很不应该、很不必要!”黄惠还是不说明究竟,陈问今也被勾起了好奇心。

    但最重要的是,他也必须去看看千草到底是谁。

    只是肖霄满脑子的问号,他也得解答。

    所以,次日中午,陈问今早早的去了肖霄学校。

    平时他接到肖霄就走了,每次来肖霄都知道,她的教室离楼梯又近,下来的都比较早,陈问今没碰见过千草也很正常。

    再说了,碰上了他也不知道谁是千草。

    只是——此刻陈问今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猜测,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符合条件的人选。

    于是他很确定,之前来这里,确实没见过千草,否则,至少会微笑打个招呼。

    肖霄,王帅,阿美早早出来了,等了没多久,黄惠和姜仔一起出来,后面跟着两个女孩。

    走出大门时看见脸了,肖霄就问:“认识?”

    陈问今不禁失笑道:“认识,但不知道名字。”

    千草和一个女孩一起过来的,见了面,那女孩冲陈问今挥手招呼说:“嗨——帅哥又见面了。”

    “好久不见了。”陈问今记得她们,只是没想到一直听说的千草,就是她——年后,他跟惠从家里回来鹏市,约了在东街旁的公园见面,谈完之后,他去米粉店碰见的那个、借他一只耳机听歌的少女。

    千草这时也戴着一只耳机,摘下了,金发衬的她皮肤更白,她眼里透着淡淡的情绪,注视着陈问今问了句:“今天这是、要替黄惠出头?”

    “绝对没有敌意!一曲之恩不敢说什么舍命相报那么夸张,但足以让我心怀谢意,怎么可能对你带着恶意呢?”陈问今明确表明来意。

    黄惠就双掌合一,连忙说:“我求求你跟千草说清楚!她一直觉得我以前欺骗玩弄你感情,是个差劲透顶的女人,所以一直针对我,我好冤枉啊!可是我说了也没用,她根本不信。我早就想找你说了,又觉得麻烦你不合适,昨天要不是正好说起千草,我也不会提。现在既然你知道她就是千草,是不是该帮我澄清说明一下啊?”

    陈问今真没想到千草正义感还挺强,就说:“感谢、非常感谢你的正义感!说到底是替我打抱不平,就凭这,我就必须真诚的致以感谢!”

    “我只是自己不喜欢这样的女人,你不用谢我。”千草微笑着看了眼黄惠,又看着陈问今说:“难道不是她辜负你?”

    “应该说是性格不合吧,分开的理由是没问题的,只是当时比较突然。事实上后来我跟黄惠认真聊过,也友好的协商了,给了彼此合适的时间走出来,所以我们现在还可以是朋友。以上是我必须做的澄清,但你对黄惠怎么看、怎么想,以及想跟她处于什么状态的关系,我不敢说干涉的话,因为是你的权利,我没道理强求,也没理由插手,澄清只是单纯的不希望你们的关系是由误会引起。”陈问今看着千草,观察着她的神色变化,估摸她应该会乐意接受这种表态,至少不会起反作用,事实上这也是他目前立场最合适的表态。

    “说完了?”千草问了句,神色间不见明显的情绪倾向。

    “澄清的事情说完了,也不再发表意见。”陈问今顿了顿又说:“想请你们吃饭,表达一下感谢之情。”

    “不用了,我说了,只是我不喜欢那种女人,不是为你出头。”千草说着,戴上了一只耳机,淡淡一笑说:“既然是误会,黄惠以后跟我就井水不犯河水,走了。”

    千草说完,直接领着她朋友就走。

    黄惠哪里会错过化敌为友的机会,当即喊着说:“既然是误会,我请吃饭,大家化敌为友,就算不打不相识!”

    千草也没回头,只是举起右手,挥了挥,好像是在说:不用。

    王帅说过千草很有个性,陈问今也觉得,确实如此。

    从他确认千草是谁开始,他就相信,千草一定是个很有个性的人。

    陈问今很快意识到这种欣赏,会有麻烦。

    然后他看见肖霄眼里别有深意的玩味时,就知道,刚才真的应该注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