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临江楚侯 > 剑出华鞘梦方初 第二十五章 再见方老
    吕崇兮接着说道:“明德庄被烧了之后,我一个人逃了出来,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举目无亲,不知何处可依,过了几天之后,我心想,与其这么无所事事,不如舍身取义,杀身成仁,我跟他们拼了,就算死,那也死得符合仁义道德!于是就单枪匹马来找他们晦气来了。本来想四大寇只要能打死一个就算赚了,没想到倒和你们碰上了。”

    楚侯点了点头,说道:“狮虎豹已经被我们杀了,五爪龙也受伤逃走了,我们已经攻克了这座山寨,你看,这都是俘虏。再不信的话,可以看看兵器和首级。”

    吕崇兮半信半疑地去看,那时候俘虏已经在搬东西了,所以也不太好辨认,但是又看了别躯狮的铜锤、铁虎的狼牙棒、锦豹的双钩,已经有八九分相信,最后再给他打开一个箱子,看里面装着的三个贼头的首级。吕崇兮才深信不疑,用手拍打了几下下摆,就给楚侯跪下了。

    “恩公在上,受小生一拜!”吕崇兮连连向着楚中离磕头。楚中离将他扶起,说道:“仁兄不必客气。”

    吕崇兮激动的涕泪纵横,说道:“既然恩公帮我报了大仇,那我这条命就是恩公的了,为恩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正好小生现在无处可去,不知能否做恩公帐下一小卒?”

    楚中离笑道:“仁兄太过客气,想加入我旗下,我自然欢迎的紧,不知吕兄都会些什么,我以后也好给吕兄安排任务?”

    吕崇兮喜道:“小生颇懂字形训诂之方,史海考证之要。能探究出一个字他原本的含义是什么,某个历史细节的具体考证,还能解析圣贤经书所讲的含义,最过拿手的,还是大学,大学者,大人之学也,乃是让人格伟大之学问!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吕崇兮越说越高兴,到了后来,甚至都开始摇头晃脑起来。

    楚中离连忙抓住吕崇兮的手,说道:“你暗器打得不错,我们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吕崇兮兴奋地道:“那主公是肯要我了?”

    楚中离说道:“自然,不过只有一件事,既然你是洛阳的马粪……呸呸呸,既然你曾经是周国的人,又在吴国待那么长时间,应该对两国都有感情了。实际上,周国和吴国一直是楚国的宿敌,虽然最近没开战,以后很有可能就会交战了。不知道你是怎么考虑的?”

    吕崇兮说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既然确定加入主公,就不会再和周吴两国有勾结,如果要让我打他们,我也在所不辞!只是对我师父姬札,还望众位能手下留情。”

    楚中离点头道:“那是自然,既然令师乃是一代大儒,我们自然应当尊敬。话说开了好了,自此之后,咱们就是自己人了!”说到后来还拍了拍吕崇兮的肩膀!

    “主公在上,受吕某一拜!”说到这,就跪下磕头。楚中离连忙扶起,说道:“不用不用,你看残月、张肥子他们这些人,哪有给我磕头的?”

    吕崇兮摇了摇头,还是跪下一个又一个地磕满了三个头才起来,说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别人我不管,我自己是一定要讲规矩的。”

    楚中离心想,这人倒是个有信仰有追求之人,对他不禁生出一些欣赏,说道:“吕兄为平定牛山四寇,苦劳不小,这回缴获了不少资金,我可以给你拨一笔银子,让你在临江城重建明德庄!”

    吕崇兮摇了摇头,说道:“无功不受禄,还是等我以后赚了钱,再自己重修吧。何况虽然明德庄成了一片白地,但我相信道德是会在人世间永存的,只要我这颗追求道德的心不死,明德庄就永远存在!不瞒大家说,平时我就很乐善好施,大家都叫我吕善人。”

    残月打岔道:“呦,吕善人,那你都做了什么善事呀?”

    吕崇兮说道:“远的就不说,就说刚才吧,刚才我在来的路上,遇到一个断了手的矮小男子,他说自己遇到强盗了,被砍了一刀。我看他血流得到处都是,简直太可怜了,就帮他把手包扎好,还把干粮给他吃,拿水给他喝,让他恢复体力,最后还把自己骑的马给他骑了,让他能不受约束,自由自在的奔驰。嗐,这都不算什么,善嘛,就是应该这样。”

    这话一说出口,在场的众人全都骂骂咧咧,就连楚中离都忍不住想要揍他了。那人明显就是五爪龙么!五爪龙没吃没喝,还断了个手没治,很可能自己就死路上了,这可倒好,这酸丁,还给他治了!

    残月气不打一出来,直接叫道:“呸!你这叫善呐?你这叫犯傻!”

    吕崇兮摸不着头脑,问道:“我……我怎么犯傻了?

    残月说道:“那位就是五爪龙!牛山四寇之首!你不给他一暗器,还给他治好了,你说,是不是犯傻?”

    “五爪龙?”吕崇兮听了之后大惊失色,帽子都要掉了。“我跟五爪龙没见过面,之前只是听说过……是啊,你们刚讨伐完他,所以他才断手,唉,我怎么这么失察呢!”

    “好了好了。”楚中离出来打圆场。“这事也不怪你,你没见过他嘛。”

    正在众人交谈之时,忽然听几名士兵说道:“火,快看啊!”楚中离转头看去,只见火光烛天,燃烧了整个山头,和太阳交相辉映,把人间照成一片强光世界。

    吕崇兮看了大喜,拍手称快,叫道:“大火熊熊,烧尽这罪恶贼窝,快哉!快哉!哈哈哈哈……”军士们也都连声喝彩。楚中离心想,这确实是个快事,可以说是自己出道以来第一件值得提起的事情吧。不过他心里也有数,这虽然对他来说意义重大,但放在这个世界里,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连史书的缝隙里都不会记载,自己还是要再接再厉才行。

    又想,既然上面烧起来了,徐远一定是醒了然后下令,现在估计正往下走呢。果然过了一会儿,徐远、方柔和那十个执行任务的士兵也都从山上下来了。方柔果然听楚中离的话扶着徐远,脸羞得跟油桃一样。楚中离走上前说道:“老徐,怎么样?”

    徐远拱手致意,说道:“多谢主公,现在已经学会了土盾。”说着给大家演示了一下。

    “土盾!”徐远的双手涌出褐色的光芒,地上的土纷纷扬扬往老徐手边凑,凑得越来越多,成了一个盾的形状。徐远刚刚学会,还不熟练,盾牌顶多是个西瓜的大小。然后把土盾推到地上,崩出一两寸深的坑来。

    方柔在旁边注视着徐远,眼中闪出一些倾慕的光芒来。显然徐远的天赋虽然远远不及张肥子和残月,但是在这个大多数人都不会功法的世界里,老徐能学会土盾,已经算是少部分人里面了,至少对她这个乡下丫头来说,已经足以使她认可了。

    楚中离点了点头,和徐远又聊了几句,一看已经无事,便照着原路返回了。

    既然原路返回,第一站肯定是石溪村,楚中离打了胜仗,石溪村民也是最先知道的,现在已经扶老携幼,箪食壶浆来迎接官军了。而在人群的最前面,就是方老汉。方柔见了之后,喊了一声“爹!”迈开步子跑了过去。方老汉抱住方柔,父女二人都涕泗横流。

    楚中离率领众人靠了过去,方柔情绪稳定过去之后说道:“爹爹,这是楚侯大人,这次就是他率兵打破了牛头山,把我给救了!”说完之后立刻跪在地上就要磕头,方老汉也跪在地上给他磕头。

    “别别别……别磕……”楚中离不想让他们磕,但他们仍旧磕个不停,楚中离这段时间没少被人磕头,总扶别人站起来,扶得都累了,心想,你们要是给我磕头觉得舒服那你们就磕吧,我是不管了。其实在这个世界,别说楚侯帮了他们了,就是楚侯不帮他们,老百姓见着侯爵磕几个头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楚中离处在这种社会文化里,自然也坦然接受了。

    这俩人磕了二三十个头,终于站了起来。楚中离说道:“这回没能杀了五爪龙,为你家孩子报仇,也是个憾事。”

    “别,快别这么说。”方老汉摇着白发苍苍的脑袋,说道:“你能把小柔囫囵个救出来,比报仇有用,相信小遥子在天之灵知道了,也会感到高兴。”

    楚中离握住方老汉皱皱巴巴的手,说道:“老人家,你放心,五爪龙他跑不了,早晚有一天,我一定会杀了五爪龙,为方遥兄弟报仇!”

    二人更是感激不尽,又要跪下磕头。这回楚中离眼疾手快,在他们跪下之前,连忙把他们扶助了。对众位百姓朗声说道:“之前征用了你们不少粮食,这回我们缴获的多,双倍奉还!老蔡,你负责给他们发!”老百姓听到这里,更是山呼万岁,全都回家拿容器去领粮食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