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福运小娇娘 > 第568章 说梁其洺自己暴毙了
    梁其洺阴测测的道:“到底是因为老王爷借走的福气太多死的,还是因为什么其他的,那谁说得准呢?”

    “什么意思?”

    “别忘了,知道这件事的,还有广平王的那个弟弟!”梁大人提醒妻子,“广平王兄弟两个不和睦,谁知道背地里已经到了什么地步呢?”

    最有可能的在当年动手脚的就是老王爷和广平王的弟弟了。

    可现在这两个人都死了,知道这件事的就只有燕月一了。

    但燕月一知道的到底是当初的全部真相,还是她父亲想让她知道的,这谁又说得准呢?

    “这侯爵王府里,实在是太可怕了。”

    “谁说不是呢?”

    梁其朝听得烦闷:“现在说这个干什么?还是想想,怎么用这件事去威胁老王爷 吧?”

    “对,有了这个把柄,老王爷不想被人唾弃,和广平王父子反目,就只能听咱们的,到时候咱们岂不是要什么就有什么了?还非得娶燕楚一干什么?”

    梁夫人面上十分欢喜。

    她本就不想让大儿子娶燕楚一,这么一尊大佛娶进来,到时候到底是她这个婆婆磋磨儿媳妇,还是儿媳妇给她摆谱,那谁说得准呢?

    梁其朝也笑了起来:“这样的话,就让老王爷帮我弄个高官,到时候我把春娘也接回来,孩子们也在身边,多好。”

    这是要翻脸不认人了?

    梁其洺凉凉的嘲讽:“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忘记你答应过我什么了?”

    还想要妻子回来,孩子在身边?一家团聚,阖家欢乐?

    做梦呢啊!

    都是兄弟,怎么能就他自己过好日子呢?

    “弟弟,你终究是弟弟啊,你现在已经告诉我这个秘密了,那我又何必再去答应你的条件?”

    “大哥,你不答应我的条件,那随便呀,我去大街上随便嚷嚷几句……”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两个兄弟,瞬间又恢复了剑拔弩张的状态。

    梁夫人一个头两个大,立刻劝道:“我说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怎么偏偏盼着你大哥妻离子散呢?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啊?”

    “我痛快啊,我不能有孩子,没有妻子,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大哥幸福美满,合适吗?”

    “你!”梁夫人气的不行,上去就打了梁其洺一个巴掌,“那可是你亲大哥,你的心,怎么能这么恶毒!”

    偏心的梁夫人,根本就忘记了,梁其洺已经不是以前的梁其洺了。

    挨了一巴掌之后,梁其洺想也不想的就反手两个大耳刮子抽了过去,附带一脚将其踹翻在地上。

    阴着脸,声音冷的仿佛能让人感觉到冰冷:“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打我?”

    “卧槽,你个混蛋!”

    梁其朝就算埋怨过母亲,却也没有过这样大不孝的念头。

    见母亲被打了,二话不说就挥着拳头和弟弟打了起来。

    这梁其洺整日里就想着怎么折腾人,身子早就被掏空了,不是对手,被梁其朝按在地上摩擦!

    梁其洺居然还在那叫嚣:“来,打死我,我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打死我!”

    都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谁不了解谁啊!

    这梁其朝,根本就没有那个胆子!

    梁其朝的手,果然停顿了一下,身下的人已经满脸鲜血了,再打下去……

    “呵呵,果然是个废物!”

    一句话,激怒了梁其朝。他忽然又想了刚刚弟弟说要出去嚷嚷老王爷的事情……

    若是他出去嚷嚷了,那他还怎么和老王爷达成合作,从中获利呢?

    可若是答应他的条件……自己的孩子,凭什么不要?更何况是被迫放弃这种情况?

    如果,如果梁其洺不能说话,就好了。

    “你个废物,你看我说什么来着?你也就只有一个本事了,那就是出生的比我早!废物!”

    “哈哈哈哈哈,废物!”

    梁其洺叫嚷着,嘴巴里还都是鲜血呢,却在那得意的哈哈大笑,状若疯癫。

    “老大!放开你弟弟,你想干什么?”梁大人见打的如此惨烈,立刻出言制止。

    都是孽障,都是畜生啊!

    亲生的兄弟啊,居然人脑袋都快打出狗脑袋来了!

    嘿,要是梁大人不说话,梁其朝也许还会再犹豫犹豫,可是一听老爹这偏心的话一说,整个人就毫不犹豫的又朝着弟弟的脑袋打了起来!

    “砰!”

    “砰!砰!”

    三四拳头下去,梁其洺已经昏迷过去,说不出话来了。

    “砰砰砰!”

    梁其朝眼中血红一片,根本就看不见其他,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了。

    一直到双手是血的被人拉开了,才渐渐地恢复了五感。

    “洺儿!洺儿!”

    “我的天呐,死,死了?”

    “梁其朝,你疯了吗?你杀人了!”

    听着确定的消息,梁其朝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梁其洺,我叫你和我作对!这就是下场!这就是下场啊!”

    梁大人和梁夫人对视一眼,下意识的不敢去说老大一个字了。

    疯了!

    简直就是疯了!

    梁夫人身子抖着,哭了:“老爷,现在可怎么办啊?”

    看着曾经最疼爱的儿子死的这般凄惨,梁夫人伤心的不能自已。

    可是她不敢对梁其朝说什么,因为她敏感的察觉到老大不是很对劲……生怕自己也被打死了。

    梁大人喉头仿佛堵着什么呢,咯咯了几声,才歪头吐出一口鲜血了。

    “哇!畜生,都是畜生啊……”

    梁大人嘴角挂着鲜血,整个人都快要疯癫了。

    梁其朝闻言哈哈一笑:“我这个杀人凶手就在这里啊,有本事你们去报官啊,反正你们偏心梁其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他看似不在乎,可是一双眼睛却狠狠地盯着梁大人和梁夫人,想要看看谁会想要去告官!

    吓得梁夫人都不敢看他,只一个劲的在那哭。

    “你们可是要想清楚了,老二死了,梁其洺也死了,若是告官我也死了,那你们就只剩下两个儿子了。老三那个叛逆早就不认你们了,至于老四那个残废,只是个教书匠,你们确定要告官吗?”

    这就是梁其朝敢肆无忌惮一时冲动杀人的底牌!

    除了他,爹娘没有儿子可以依仗了!

    若是没人报官,只是说梁其洺自己暴毙了,谁还会追究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