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君见笑了 > 好久不见(3)
    百苓其实更想问,关于摄天宝印的事。可是在没有摸清陆子晗的真实目的之前,她不想过多流露出对摄天宝印的兴趣,免得引起怀疑。

    她转向金银,问道,“这就是你说的他能帮我?科普常识?”

    “别着急。”金银投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冲陆子晗问道,“你认不认识那个操控天山铃的小兔崽子?”

    听到“天山铃”三个字,陆子晗不由神色微肃,“鬼王琵沙?”

    金银点点头。

    陆子晗说道,“听过他的大名,但不曾认识。”

    “我换个方式问你好了。”金银顿了顿,“如果琵沙站在你面前,你认得出来吗?”

    陆子晗说道,“他有天山铃,我自当认得出。”

    “何必问得如此麻烦。”

    听到这里,暝光却淡淡地打断了他们。

    随后拂手一挥,一个栩栩如生的影像顿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一身黑色罗裳的男子,淡眉细目,五官清秀儒雅,面相却阴鸷扭曲,看着就是一个狠角色。

    “这个人……”看到这个影像,陆子晗迟疑地愣住了。

    “你认得他?”百苓不由问道。

    “这张脸没见过,但……”陆子晗指着他腰间的玉佩,说道,“他腰间的这块玉佩,我见过。”

    百苓问道,“何时何地?”

    “在我转生之前。当时,我去找星君例行汇报北宫的每月事务,一个幻过容的男子正与他交谈,刚好被我撞见了。”陆子晗说道,“因为看不清脸,所以注意到了他腰间的玉佩,不过我当时以为他是天界的探子,所以没有多想。”

    听到这话,金银却似笑非笑了起来,“只有我一个很好奇,地府里有多少天界的探子吗?”

    “对,只有你一个。”百苓不感兴趣地回了一句,然后冲陆子晗说道,“这么说,琵沙认识大人?”

    “这……”陆子晗摇了摇头,“单凭这块玉佩,我不敢确定。”

    “琵沙玉不离身,必定是他。”暝光却淡淡地说道,“何况,你未曾多想,不代表天舜不会多想。”

    “你觉得他的转生,是天舜认为他听到了不该听的事?”金银沉吟道,“既然如此,直接杀了不就好了,又何必转这么大一圈,还让他监视百苓?”

    然后又冲陆子晗问道,“你们平时是怎么传递消息的?”

    “我没传递过消息。”陆子晗无奈地说道,“首先,我已经是个凡人了,没有任何灵力傍身,想连通青鸟阵是不可能的。其次,我也只是在心里听到过星君的声音,说让我监视百苓的一举一动,也没有别的了。”

    金银问道,“这个声音,是你自出生起就有,还是在你见过百苓之后,才响起来的?”

    这次,陆子晗回答得极其笃定,“是见过百苓之后。我还几度以为是自己精神失常了。”

    金银不由望向暝光。

    暝光也恰好望了过去,两人的视线有片刻的交换,金银说道,“可以排除灵魂烙印的可能了。”

    所谓灵魂烙印,顾名思义,是转生前神为烙在灵魂深处的一句真言。转生后通常会表现出一种执念,比如,对完成某些事情格外执着。

    金银忽然站了起来,拍了拍卫泽漆的肩膀,笑嘻嘻地对他说道,“我们先出去吧,他们有事要做。”

    卫泽漆被她拍得,肩膀抖了三抖,眼神有些迷茫。

    金银却没解释,直接将他拽了起来,然后边拽离茶室,边用哄骗小孩的口吻说道,“乖哈~我们去参观参观百苓的家,一会再回来。”

    他们走出茶室后,两扇红木推拉门霎时从两边合上了。

    安静的茶室内,暝光站起身,慢慢向陆子晗走去。

    他神态冷漠,隐约带着一股无形的威压。

    陆子晗下意识地缩了缩脑袋,“你……你们想干什么?”

    暝光走到他面前,淡淡地说出了三个字,“忍着点。”

    他抬起右手,一层莹白的光晕从五指间渗了出来,隐隐蕴蓄着温润的力量。

    下一秒,他迅如闪电地出手,一下子探入了陆子晗的心口。

    霎时,灵魂仿佛被短暂剥离,陆子晗不适地叫了起来。

    大约三十秒后,暝光慢慢地收回了手。

    而陆子晗已经满头大汗,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仿佛掐准了时间,这时,茶室的门被金银打开了,“差不多了吧?”

    站在她身后的卫泽漆一眼就看到陆子晗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胸口剧烈地起伏,脸色也不对,潮红得不正常。

    卫泽漆顿时将他的真实身份抛到了脑后,担心地跑过去扶他,“你怎么了?”

    然而,手还没碰到陆子晗,就被金银拍掉了。

    莫名其妙地看向金银,却见她扶起陆子晗后,就将他的头按到了她的怀里,然后双手环着他的颈脖,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摩着,活生生一副只要他敢挣扎,就会立即被折断脖子的架势。

    “……”

    这幅画面怎么看怎么怪,明明金银的脸上还挂着微笑,动作也很温柔,却透着一股阴恻恻的嗜血感。

    卫泽漆不敢靠近了,假装没看到陆子晗投过来的求助目光,转向百苓,问道,“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