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将军接招:娇蛮娘子不好宠 > 第五百四十八章 立场坚定
    在之后的一段时日里,辉尚贤总是动不动的前来告小凡一状,无疑不是他今日与水碧走在一起的时候走的太近了,便是小凡偷偷的拉了拉水碧的小手。

    辉尚逸因为训练士兵的缘故不在,掌握家中决定权的便是肖黎。

    每每当肖黎听到了辉尚贤特意前来告状的事情时,都是为此感觉到忍俊不禁。

    她丝毫都没有将辉尚贤的话放在心上,反倒是尊重小凡和水碧自由恋爱,毕竟他们两个彼此喜欢,也是所谓的郎有情妾有意,就算辉尚贤从中阻挠也断然不可能会有什么结果,甚至会让他们之间的情谊越发的深厚起来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的时候,肖黎直接抬起头去望着辉尚贤,很是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尚贤,我劝你一句,以后还是不要再去管水碧和小凡的事情了,他们好不容易能够互相喜欢,你说你非要出来搅局。”

    辉尚贤的良苦用心,到了肖黎这里反倒是成为了自己一直都在搅局的。

    他长大了嘴巴,却是不知道自己应当如何解释。

    还没有等辉尚贤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了肖黎继续不依不挠开口说出来的话,“尚贤,就算你是再喜欢水碧这个姑娘的,她既然已经有了心上人,你作为长辈的就不该去阻挠,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不是什么好的人,若是因此让孩子误会你了的话,以后你想要更正自己的形象也是难于上青天。”

    辉尚贤属实是一句话都说不出,终究是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就算是在离开之际,仍旧是不停的摇着头,好似根本就没有解决的法子一般。

    沉谟起初得知水碧喜欢小凡,小凡与水碧互相暗生情愫的时候,只是有些惊诧,不太好相信。

    毕竟在沉谟的心里面,水碧一直以来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哪里可能会了解感情上的事情?

    为了避免辉尚贤再生事端,肖黎是主动的把水碧和小凡之间的事情告诉的沉谟。

    相比较之下,肖黎倒是特别能够看的开,“沉谟,小凡和水碧能够互相喜欢并非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他们俩年纪相仿,在一起也能够彼此照顾,倒是让咱们省心不少。”

    说到这里的时候,沉谟只是点了点头,表示完全能够理解她的意思。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事情,肖黎郑重其事的对着面前的沉谟开口,“沉谟,你放心好了,既然我一直以来都是把小凡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看待,以后等到水碧嫁给小凡了,我这个做婆婆的一定不可能会亏待水碧半分的,你和阿浣也不必时时牵挂着这孩子,如若想念水碧的话,随时过来探望便是。”

    在沉谟的印象中,肖黎从来都是个行事成熟的,他根本就没有听到过肖黎说这种事情,难免是被雷的外焦里嫩,虽然有些不好意思再去多说什么,但是也抵御不住沉谟觉得水碧与小凡关系亲密是一件还不错的事情。

    至少和那屡次三番贸然行动的辉尚贤比较起来,沉谟倒是觉得他更愿意相信肖黎和辉尚逸的。

    与此同时,八皇子正在跟着辉尚逸观察着沉爿最新训练出来的士兵。

    他们的动作整齐划一,每个人的面容上皆是带着坚定不移的表情,彼此的信念都很深。

    看到了这群人的时候,八皇子的脸上不由得露出赞赏有加的笑容来,他转过身去望着辉尚逸,只是不紧不慢的开口道,“尚逸,此次倒是多亏了你的,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恐怕咱们昇国的士兵们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抵达现在的这种高度。”

    正如八皇子所说的那般,他很清楚以前的士兵们都是懒懒散散的,但是自从辉尚逸来到这里以后,便是每一天都在严加管教,在这段时间的培育里面,众人皆是有了质的飞跃。

    原先他们的武功杂乱无章,但是现在有了沉爿统一的培训以后,每个人都是能够按照辉尚逸改进的武术去进攻,毕竟这种法子是以前从来都没有人见到过的,所以就算是上战场打仗的话,也没有丝毫畏惧。

    听闻了八皇子夸赞的话以后,辉尚逸只是未曾犹豫的道来,“这个武功其实是我依照鬼兵的招式改良以后制作出来的,虽然这些士兵都是再怎么普通不过的,但是他们都能够通过这个法子提高自己的实力,大幅度的提高战斗力。”

    “最重要的一点,便是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都不会失去自己的人性,也绝对不可能会丧失作为人所必须具备的理智。”

    对于辉尚逸来说,他见到过太多的鬼兵和死士,就是因为亲眼见到过他们病发时的模样,辉尚逸才会控制不住的越发憎恨着那些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人。

    “尚逸,你能不能跟我说一说那些鬼兵和死士?”

    辉尚逸根本就没有想到过八皇子现在竟然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毕竟在过去的时候,八皇子一直都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人,他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国家之间的争斗,仅仅是希望自己能够安然无恙的去游山玩水。

    稍微停顿了片刻以后,辉尚逸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他很是凝重的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辉尚贤,丝毫都没有犹豫的回答着,“八皇子殿下,这种事情您不知道的话,自然是最好。”

    辉尚逸不希望这个世界上毫无人性的人逐渐增多,他也不愿意看到八皇子为了夺得帝位和天下就变得利益熏心,不然的话,他总觉得自己的这些做法都是错误的,甚至可以说,辉尚逸能够感觉到自己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八皇子显然也是没有想到过辉尚逸竟然会说出这种话,他微微愣了愣神,还是想要向辉尚逸解释。

    “尚逸,本宫并非是那个意思,本宫仅仅是想要了解一下这些人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以前在京城中的时候,辉尚贤第一次见到凶狠残暴的鬼兵时,难免是感觉到不可置信,但是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的话,不管他们是鬼兵还是死士,他们的能力完全在这些普通士兵之上,如果能够利用这群人的话,八皇子完全不必日夜担心,甚至是恐惧着有朝一日自己会失败。

    似乎是察觉到了八皇子的想法,辉尚逸的脸色逐渐的阴沉下来,他想也没想的直接转过身面对着八皇子,更是坚定不移的表示出自己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八皇子殿下,您如果想要像郑国和南蛮一般为了培育出那些人不择手段的话,我绝对不可能会替您效劳。”

    正是因为见过太多的人病发,辉尚逸才能理解肖黎这么多年来的顾虑和担忧。

    如果不是因为肖黎的医术高超的话,恐怕就连现在的沉谟等人都救不回来,再者说,肖黎曾经为了救治他们花费了不少的功夫,过去的所有事情都是历历在目的,辉尚逸更是完全不可能忘记。

    辉尚逸不希望看到过去的事情重演,他也希望百姓们都能够安身乐业。

    八皇子意识到自己方才到底是说出了什么话,他抬起眼眸望着辉尚逸,直接回答着,“尚逸,方才本宫只是想要了解一下这些死士和鬼兵到底是有什么区别的?”

    “如果本宫想要夺得天下,是要依靠百姓亦或者士兵变成丧心病狂的人才能够实现的话,本宫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来。”

    八皇子一脸严肃的向辉尚逸承诺着,也是特别希望辉尚逸能够相信自己说出来的这番话,毕竟现在这个紧要关头,八皇子唯一能够相信和信赖的人就只剩下了辉尚逸。

    不管怎么来说,辉尚逸最痛恨的人就是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而不择手段。

    稍微思考了片刻以后,辉尚逸仍旧是阴沉着一张脸,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暂且的缓解过自己的心情以后,方才郑重其事的对八皇子继续说道,“八皇子殿下,如果您真心想要夺得天下,属实是为天下的百姓们考虑的话,就一定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但是如果有朝一日,您心里面有了这种想法的话,到时候我也绝对不可能继续留在您的身边,替您出谋划策的。”辉尚逸对于这件事情的态度很是坚定,也完全不可能有所改变。

    八皇子摸透了辉尚逸对此事的看法和态度以后,便是点了点头,答应下来,“尚逸,本宫绝对不可能会做出这种让你丧气失望的事情。”

    话虽是如此,但是在所有事情都没有发生以前,谁都不能保证最后的事情是向着什么发展的。

    辉尚逸只是敛了敛眼眸,却是没有再去同八皇子多说什么。

    接下来的时间里,辉尚逸则是继续带领着八皇子巡查这附近正在练功的士兵们,他们每个人都是全神贯注的投入,反倒是没有将前来巡查的八皇子和辉尚逸重视起来。

    单单是依靠着他们,现在的这种进展,八皇子也是坚信着,用不了多久的时间,他们就能够成为英勇善战的将士们,毕竟辉尚逸的管教属实是其他人都比不过的,他的想法也是特别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