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禁地密码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异象再起,锁妖湖封
    锁妖湖骤起的变化震惊了所有人,包括那鱼魅。

    之前锁妖湖升起异象时,天地宛如末日,阴风呼号,天光遮蔽,雾气翻卷,连带着搅动了锁妖湖的平静。

    此时此刻,锁妖湖的情况比起之前地眼解封时还要恐怖三分。天空完全被黑气封锁,阴云汇聚,呼啸的阴风简直就像刀子,吹在脸上如同割肉,整个锁妖湖都沸腾了,出现了无数大小不一的漩涡,这些漩涡不断扩大,互相吞噬,雾气也由四面八方汇集而来,很快便覆盖了整个锁妖湖。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让人恐惧的是,这些不知从什么地方刮出的阴风里,开始传出厉鬼的呼号,里面隐约有奇怪的黑影穿梭,发出一阵阵让人不寒而栗的厉啸。

    骤起的变化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由于雾气重新涌入湖面,聚集在湖里的鲛人顿时糟了殃,这些雾气能够腐蚀它们的皮肤,很快,湖里的鲛人死伤大半,余下的也全都躲进水里,仓皇的逃出了锁妖湖。

    最让我意外的还是鱼魅的反应,在目睹了这一系列惊变后,她脸色大变,猛地一甩尾巴,聚拢了黑雾,看这情形竟好像是要逃跑。

    鱼魅原是打算将我一起拖走的,可就在她准备动身之际,卿儿从她肩上跳了下来,鱼魅的头发将我送到了她跟前。

    卿儿两只眼睛泪水汪汪的看着我,眼里满是悲伤,她展开双臂,紧紧的抱了抱我,贴着我的耳朵吐出了几个十分轻柔好听的字眼:“谢…谢……你,我,一直记得…喜欢……”

    这短短的一句话,她说得很生涩,显然这几个字是她刚刚学会的,我的心却在听到这句话后猛地一震,顿时想了起来。

    就在我们进山的那一晚,在银鱼沟的河湾处,我救下了一个被火焰烧着的仙子,原来她就是……卿儿!

    一切都清晰了,卿儿在说完这句话后,拔下了她眉心处那枚亮晶晶的蓝色鳞片,小心翼翼放进我手里,然后突然在我唇上轻点了一下,将我推了出去。

    这一刹那,我看到了她眼睛里的不舍,那点点泪光,永远烙印在了我的心里,定格成为永恒。

    头发解开了,我就这么直直的落进了水中,入水的前一刻,我看到鱼魅裹着那团黑雾,消失不见了。

    刚一入水,我什么都没来得及做,便立即被湖里的漩涡卷了进去。

    汹涌的湖水以及卷动的漩涡将所有的一切都吞噬了,它像是一个黑洞,用不厌倦的吞掉一切敢于靠近它的东西。

    漩涡卷动着我,快速向着湖泊中心的黑洞流去,我尝试着挣扎,奈何一点力气都使不上,而且这漩涡比起之前锁妖湖里的那个漩涡还要湍急,就算没有受伤,人力也无法和这种自然伟力抗衡。

    挣扎无果,我也任命了,这时候我最担心的就是随着船只被鱼魅拍进水里的其他人,我没看见他们,也不知道他们的情况怎么样了。

    就这么的,几分钟后,我跌入了湖心的漩涡之眼,想到之前三叔和我说的那些话,我以为自己将会被卷到那个神秘的峡谷空间,可陷入漩涡后,我才发现情况和我想象的有些不一样。

    我并没有进入什么峡谷空间,倒是三叔说的那根擎天铜柱我看到了,不过还是和三叔描述的有些出入,我看见的这根铜柱并没有三叔说的那么巨大,并且这根铜柱常年浸泡在水里,表面已经生出了一层厚厚的铜绿,根本看不清上面是否有浮雕。

    铜柱就屹立于漩涡中心,往外便是汹涌卷动的湖水,我等了半天,也没有被卷进什么空间,恰好这时候我胸腔里的气已经耗尽,眼看着就要被淹死,突然,罗刹老龟的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响了起来:

    “小子,快,把你掌心的咒文印在铜柱上,快!”

    我不明白罗刹老龟为什么要叫我这么做,但我和他一体共存,我要是死了,他也就消散了,于是急忙将手按在了铜柱之上。

    轰隆隆……

    几乎就在我手掌碰触铜柱的刹那,整根铜柱都开始震动起来,表面的铜锈迅速剥落,一道道刺目的金光从铜柱上迸射而出,瞬间照亮了四周的湖水。

    剥落了铜锈的铜柱上也没有三叔说的壁画,不过我倒是看见了无数发光的镇邪咒文,仿佛这铜柱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等待引爆的炸弹,而我手上的十二个咒文便是点燃引线的火苗。

    金光璀璨,铜柱震动,四周发出一阵隆隆的轰鸣巨响,隔着湖水传到我的耳边,像是四周的山体里有什么巨大的东西被拖动。

    此时的我已经无力再去思考这是怎么一会事了,缺氧的窒息使得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接连几口湖水呛入肺里,随后我便人事不知了。

    ……

    呜呜呜!呜呜呜……

    也不知过了多久,朦朦胧胧间,我好像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哭声,如怨如慕,听得我心中发紧,同时便感觉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一下一下的按压,终于,堵在我喉咙里的那口湖水终于咳了出来。

    我剧烈的咳嗽着,一连吐出了好几口水,迷糊的意识终于清醒了一些,但身体却好像不是我的一样,丝毫不能动弹,而且肺部也一阵火辣辣的疼,连呼吸都会牵着的那种疼。

    “呀,小逸,小逸你醒了,呜呜,太好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呜呜……”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林巧儿那娇俏的面容,她的眼睛红红的,眼角还挂着泪水,刚才我听到的哭声看来就是她发出的了。

    我想说话,可刚一张口,喉咙便似火烧一般,别说讲话了,恐怕就连喝水也办不到。

    我没想到自己竟然伤得这么严重,简直就像一个植物人。

    见我不能说话,也无法动弹,林巧儿又哭了,她和我说了很多话,听完之后,我才知晓我们现在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