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召唤大佬 > 第五百四十四章穆穹天的兄弟姐妹
    小院的生活,简单、低调、寂寞且乏味。

    每天从万年温玉雕琢的大床上独自醒来,然后用仙灵玉液漱口,用云锦仙织擦脸,早餐是三霞以上的烟霞果,午餐要食用真仙境的牛妖眼肉,晚餐要更清淡一些,仅仅饮用某些世界里大地女神产出的ru汁。

    而修行方面,有大量金仙的灵魂记忆,可以随意阅读。

    也有一些大罗金仙,可以预约一对一的讲道。

    更有半圣境的强者,手书的道经,可以阅读。

    假如林溪是一位单纯的修仙者,那么他一定会超级快乐。

    然而···作为天魔,虽然也能触类旁通,却也终究隔了一层,不是那么的尽然如意。

    “对于整个大环境,我们已经讲解的差不多了,即便是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也可以之后在细聊。现在···我必须向你介绍一下我的家庭情况。”

    “首先是我的父亲···原谅我,现在不可以直呼他的名讳,甚至不能说出他任何的尊号。当然我能对你进行暗示,而你之后接触的许多人,许多事中,都会逐渐指向真相。”穆穹天说道。

    之前穆穹天敢直言圣人,是因为圣人至高,根本不会管他这些许小事。

    依照穆穹天的解释就是,修行是无穷无尽的,所谓圣人也并非是修行的尽头,而只是已知的一种巅峰。圣人们所思所想,就是在既有的修行道路上,再往前推进和拓展,打开更加广阔的视野,拥有更进一步的思想。

    至于他们究竟往前推进了多少,推进了多少步,这很难说。

    毕竟,没有到达他们那个境界,去谈论那些,都不过是妄言。

    而穆穹天不敢谈论自己的父亲,是因为他本就是他父亲的儿子。

    一旦说起,就会引来注视。

    那样的话,他什么准备,什么计划,都会落空。

    所争取的‘自由’,也就成了一场梦幻。

    “除了父亲,就是我的兄弟姐妹们。”穆穹天从书柜里,放出一本册子来。

    看那厚厚的一本,至少有上百页。

    如果这里面,每一页都记载着他的一位兄弟或者姐妹的话,那他至少有一百多个兄弟姐妹。

    打开第一页,出现在林溪眼前的,是一个立体的···像是机械傀儡一样的怪人。

    他似乎十分的高大,全身上下,都是红金二色的喷漆,带着金属质地。

    “这是天符·零号,我父亲的大儿子,我的大哥。”穆穹天很理所当然的说道。

    林溪却诧异了。

    “这···你们的父亲很了不起,你们的母亲···更了不起啊!”林溪忍不住说道。

    他作为一个天魔,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对机器下手。

    穆穹天用鸟嘴啄了林溪一下,然后冷笑道:“所以说你没见识,他是我父亲,在金仙境界时,创造的第一个真正具备完整独立思想的生命。是父亲赋予了大哥生命,所以大哥就是我父亲的儿子。”

    “不过因为当时父亲的境界并不高,后来虽然多次为大哥更换零件,重新刻画符文,却也始终难以让大哥发生质的变化。如今大哥是相当于金仙境界的不灭战甲,镇守在穆府内的北方星域,是一个机械文明至高的神明。”

    林溪随后翻开了第二页。

    第二页上出现的,是一只怪鸟。

    怪鸟有着龙头和凤身,生出六爪,以蛇为尾。

    看着畸形而又怪异。

    “这是二姐,也是父亲在金仙时的造物,以各种神兽血脉相融,再亲自启灵,形成的全新神兽。如今镇守穆府的南方星域,是十几个庞大文明共同的图腾。”穆穹天简短介绍道。

    林溪不用往后翻看,也清楚明白,整本书里,只怕大部分所谓的‘兄弟姐妹’,都是当年穆穹天的父亲,心血来潮而制造出来的‘生灵’。

    他们虽然并无传统意义上,与穆穹天父亲的血脉关系,但是却也是他父亲的孩子。

    果然,随着一页页的翻开,穆穹天的一个个介绍。

    林溪也算是真的大开了眼界。

    而穆穹天父亲,那位尚不知其名的半圣,似乎也由最初的‘粗糙’,逐渐开始‘成熟’。

    在他所创造的生灵里。

    有各种不同基础结构的生命,有由世界天意所诞生的神灵,有肉眼不可查的微观生物,也有存在于模棱两可之间,穆穹天都全然没有见过,只是知道应该存在的特殊‘概念生命体’。

    当然,也有真正用最原始的方式,诞生出来的女子。

    这样的子女,加上穆穹天,一共九个。

    连整体数目的十分之一都没有。

    虽然是说起来是血肉而生,血脉相连。

    但是从穆穹天的口风中可以清楚的知道,他们并不以此为骄傲,觉得自己比其它的兄弟姐妹更高级一些。

    事实上···恰恰相反。

    如大哥天符·零号,也叫穆天符···他是他们父亲的第一个‘孩子’,更是陪伴了‘父亲’许多年。

    曾经为其抵挡过数不清的危险。

    为了帮助他们的父亲,更是被活活打爆过十九次。

    所以,这位大哥在父亲心目中的地位也尤为独特。

    穆穹天的七十三哥···也就是他们父亲第一位真正的血脉嫡子,曾经鄙视过穆天符,口出狂妄。

    随后就被他们的父亲抽掉了全身的经脉,拆掉了骨头,丢进烂泥塘里沉沦千年,之后才捞出来。

    “你要记住!这一共一百二十九位兄弟姐妹里,前面的十位,能不得罪,就尽量不要得罪。万一得罪了···也要占理,并且不要得寸进尺。因为他们和父亲,多少都相处过一段时间,有过并肩战斗的情谊,并不一般。”

    “至于之后的···有冲突就有冲突,打就完事了,打赢了就有理,打输了就认怂。”穆穹天简洁明了的对这一次的兄弟姐妹大揭发,做了一个简单的归纳总结。

    林溪却补充问道:“难不成,这一百多个兄弟姐妹里,你没有几个特别要好的?要是和他们照面,我该怎么应对?”

    林溪虽然号称影帝,但是即便是影帝,那也得有剧本作为参照物。

    现在他没有穆穹天的记忆,自然也就难免有些抓瞎。

    穆穹天道:“和我交好的,只有二十三哥和九十九妹!他们一个应该正在外游历,有很多年没回来了,一个正在修炼一门奇功,距离出关应该还有···。”

    话音未落,外面便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

    整个星球,都仿佛承受了一股强大的压力,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