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兵之神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转变
    |||->->杜峰将最后一个枪手干掉后,立即冲向了被围困在中间的汉兰达汽车,靠近之前杜峰叫着:“我是来救援的,别开枪、三井君还好吗?”

    “快,快过来,三井他受伤了!”回答杜峰的是一个女声。

    杜峰绕道了车后面,看到了在地上躺着一具尸体,之前在三井福的拉面馆看到的女服务员正抱着三井,另一只手拿着一把枪,依旧警戒着,看样子她还是不知道外面发生的情况!

    杜峰看到这种情况,心中出现了一抹失望的神情,如果三井福就此死了的话,那么自己这番冒险、也算是白费心机了!

    就在杜峰失望的时候,靠在女服务员怀中的三井福抬起手,说:“杜峰,我没事!”

    杜峰立即奔了过去,看到了杜峰的右手手臂正在流着鲜血,拨开衣服一看,原来只是子弹擦着三井福的手臂过去而已,并没有伤及到骨头,不会有什么大事!

    杜峰松了口气,说:“三井君,还能动就马上走吧!这么大的动静,东京警视厅的人马上就要过来了!”

    “嗯,虽然不怕警察,但是被当场抓住还是比较麻烦的!”三井福流血比较多在女服务员的搀扶下才能够站起身。三井福看着身边倒下的那具尸体,问到:“红、三男还有救吗?”

    红摇了摇头,说:“没办法了,三井君,三男他已经死了!”

    三井福点点头,杜峰从三井福的眼中看到了被深藏的伤心和愤怒!

    相原五支等人已经跑了过来,杜峰叫着:“别过来,三井君没事,开车、开车来!”

    红搀扶着三井福朝着马路对面的汉兰达走去,杜峰打开了三井福的那辆已经接近报废的汉兰达的油箱盖子,追着走了过来,问到:“那辆车要不要摧毁?”

    “能摧毁更好,车里面还有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另外、看你的样子似乎也不想牵扯太多!”三井福这种情况下依旧想到了很多,看着杜峰的头套,若有所指的说到。

    杜峰点点头,没有解释,回过头、抬枪射击,子弹准确的射在了油箱打开的口子上,子弹摩擦出的火花瞬间点燃了汽车油箱。

    相原雄开车来到了身边,红将三井福搀扶着上了车,杜峰对副驾驶位上的赤珏同上说:“赤珏君,你下车,现在立即回去集合所有手下,准备行动!”

    赤珏同上看向了后座的三井福,三井福没有多想,说:“同上,你按照杜

    峰君的吩咐去办吧!”

    赤珏同上对杜峰已经万分的敬佩了,刚才杜峰展现的实力实在太过夸张。下车后还特意的问到:“还有什么吩咐吗?”

    “有没有步枪或者狙击枪,给我准备一把,有狙击枪优先准备狙击枪,其次是步枪,如果两者都没有、给我准备一把猎枪都可以!”

    “有的,咱们组织有一把狙击枪......”

    赤珏同上还想说明一些问题,杜峰已经坐上了副驾驶位,关了门,打断了赤珏同上的话,说:“你准备好就是了,时间紧迫、你现在立即开车去召集人马,等待命令!雄,开车吧、往铁笼区去!”

    红在后座立即说到:“现在还去铁笼区干嘛?现在赶紧送三井去医院!”

    “不,去铁笼区,雄、岁林别墅区二栋!”又是三井福再次肯定了杜峰的选择,杜峰不禁觉得这个三井福不仅仅有野心,能力也是顶尖的!

    相原雄发动了汽车,一溜烟的走了。赤珏同上也上了敌人的一张车,二十个人都已经死了,开张车无所谓的!

    三井福在车上,不顾自己的虚弱,问到:“杜峰君,你认为是铁笼区的挡头对我下的手?”

    “不是!”杜峰说到:“不过,既然枪手选择在老树路这条敏感的路下手,枪手背后的人就是想要看到你的势力和铁笼区的势力火拼!看样子,有人想要对三山会下手了!”

    三井福点点头,说:“刚才被围攻的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只要我死在那里,那么我的人必定会和铁笼区的人火拼的!”

    “我记得你跟我说过,铁笼区的挡头也是一个年轻人?”杜峰问到。

    “是的,叫做宫城良山,三十四岁,比我大两岁!”

    三井福和杜峰快速的对答着,车内的相原五支和红不明白两人到底要做什么,只能沉默的听着。

    杜峰说:“你现在活着,我们去找宫城良山、你觉得他会怎么想?”

    “依我对宫城良山的了解,宫城良山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的话,肯定会对我动手的!我们现在没有足够的后手,去找宫城良山质问的话,他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并且会在解决我后,顺势占领我的地盘的!”

    “那如果,宫城良山这么做,三山会内部会不会有人插手惩戒宫城良山?”

    三井福皱着眉头想了想,手臂上的伤口还在流着血,三井福此时的脸色一片惨白

    ,三井福硬撑着眩晕感,说:“不会、只要他顺利的迅速的接手了我的地盘,三山会不会说什么的,毕竟地盘还是在自己的手中,只不过是内部会口头警告几句而已!现在的三山会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大的掌控力了。”

    杜峰脱下自己的外衣,丢给了相原五支,说:“五支,把衣服的衣袖裁下来,用力的捆在三井君的手臂伤口上半部分,帮他暂时止血,不然的话、在路上三井君就得命丧黄泉了!”

    红听到杜峰说这话,再次着急的叫了起来,说:“既然这么危险,为什么还要去找什么宫城良山?保住三井的命才是眼下最重要......”

    “不,现在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不能浪费这个机会,我还能支撑的住!就算要去找医生,也得先和宫城良山见了这一面再说!”三井福眼神一点都不像是一个流血过多,有些意识模糊的人,他的话、让红哑口无言!

    相原五支已经将杜峰衣服的袖子取了下来,狠狠的在三井福的手臂上捆了起来!

    杜峰没有去看三井福,看着前面的路,说到:“五支,立即打电话给同上,让他带领所有的人马尽可能的不引起什么响动的赶往岁林别墅区二栋!”

    “好的!”相原五支答应了下来,开始打电话了!

    后座的三井福问到:“杜峰君,咱们这次找宫城良山以什么态度去?”

    “合作!”

    “合作需要筹码,就以我手上的伤口去吗?他应该不会答应合作的!”三井福有些担心的说:“宫城良山是唯一一个在三山会我觉得棘手的人,他的实力和我的实力相比绝对只是伯仲之间!我们带领所有的人马去显威风,他也未必会怕?”

    “筹码不是伤口,而是三山会!另外、他不怕你是因为之前没有我,现在有我了,那就不一样了!”杜峰双眸望着车外,汽车已经行驶过了案发地,这边的道路上还是一片和谐的景象,杜峰看着灯红酒绿的世界,眼底深处有着异常耀眼的自信光芒!

    在车上,杜峰和三井福商量了许多,将一些细节都讲得明明白白,相原雄驾驶的汽车也很快的来到了岁林别墅区内,岁林别墅区在东京只属于中档别墅区,住在这里的一般都是有钱却没有什么权利的人!杜峰让汽车停在门口,首先下了侧,然后汽车朝着别墅区的二栋奔去。车内的三井福脸上竟然有了一丝如同回光返照的血色,他说到:“红,把枪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