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侍妾虐渣宝典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凤楚狂的自白(三)
    茶娘冷着脸,盯了我片刻,然后扭脸走了。我从地上爬起来,屁颠屁颠地跟在她的身后。

    屋子里真暖和,生着炭炉,水壶冒着蒸腾的热气,就像是家的味道。

    她转身坐回了茶台里面,与我依旧隔着一个茶台的距离。好像,这样才安全。我们一直都习惯了中间隔着茶台说话。

    我应该怎么开口呢?

    茶娘不过是扫了我一眼,然后就冲着我伸出手来:“东西呢?”

    面对着她的开门见山,我支支吾吾:“东西可能暂时间还不能还你。”

    茶娘冷冷地笑:“君子一诺千金,从你拿走了软甲的第二天,没有如约还回来,我就知道,你是要失言了。”

    “对不起。”我只会说这三个字。

    “对不起有什么用!”茶娘突然起身,红着眼睛望着我:“凤楚狂,你分明知道,那件宝甲对于我而言,有多么重要!”

    “我赔,你说多少银子,我赔给你!”我有些手忙脚乱,开始从怀里掏银票。来的时候,我带了府里所存的所有银票:“这些全都给你,假如不够,还有世子府,还有我一条性命。”

    我不是做戏,我很真诚,我知道,我这一次令她真的很生气。

    “谁稀罕你的银票!”茶娘执拗地仰着脸,抬手就将手边的茶朝着我的脸泼了过来:“把我的软甲还给我!”

    我有些无力地坐在她的茶台上,没有躲闪,一杯热茶就这样泼在了我的脸上。茶水有些烫,但是幸好不是滚开的,否则,本世子爷这张花容月貌的脸,怕是就要毁在这个娘儿们手里了。

    她有些慌,气急败坏:“你怎么不躲?”

    我没有气力躲。

    热烫的茶水都没有能令我瞬间跳起来,我依旧还是那样坐着,茶水混合着茶叶从我的脸上流淌下来,湿了衣服前襟。

    “我没有办法还给你了。”我就像一只落汤鸡,冲着她使劲咧咧嘴角:“她至今生死未卜,可能,可能我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她了。”

    她许是第一次见到我这样失魂落魄的样子,有些愣怔住了。

    “我知道,这几日,京城出了许多事情。他们说,你与七王爷联手,杀了周烈,是吗?”

    她这里是茶肆,鱼龙混杂,也是消息最为灵通的地方。

    我疲惫地点点头。

    “你向我借走这天蚕软甲,就是为了刺杀周烈?”

    我又点点头。

    “那么,生死未卜的那个人是谁?是那个跳舞的女人是吗?花千依?不对,应当是别人。”

    我并未正面作答,强作玩笑着看着她:“我拿你的传家宝去给别的女人用,你会不会生气?”

    茶娘盯着我看了许久,然后默默地收下了我放在茶台上的银票:“以后,我们就两清了,谁也不欠谁。”

    我有些愕然,我已经做好了,被她抽筋剥皮的准备,她却什么也不说,痛快地收下了我的银票。

    女人心,海底针,真的难以琢磨。

    我杵在她的跟前不动。她撩起眼皮,看了我一眼:“滚!”

    我不想走:“你可以原谅我吗?”

    茶娘冷冷地看着我:“当老子好说话是不?我不跟你计较,可不是跟你有什么交情,我是看在那个女人奋不顾身,为民除害的份上,咱们两人,八竿子打不着。凤楚狂,银子我是收了,但是,你还欠着老子人情,你知道不?我跟你没完没了。”

    “没完没了最好。”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心情,竟然还能笑得出来:“我就怕你与我一拍两散。”

    “滚!”已经是第二遍:“否则,我绝对不客气。”

    我还是不想走。

    “我很后悔,那日里没有听你的劝告,如今,害得她生死未卜,害得我最要好的兄弟生不如死。”我像是说给她听,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发泄心里的憋屈:“你对我发火吧,打我一顿吧,让我心里好受一点。”

    茶娘听着莫名其妙,她并不知道,我说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将酒坛里剩的酒一饮而尽,就像是一个疯子在胡言乱语:“你分明两次三番地告诉我,那人不是个好东西,我却置若罔闻,不放在心上,如今害了她。你知道,我现在有多愧疚吗?找不到她,不知道她的生死,我就欠她一条命,也欠你一个交代。”

    我想,我这个时候的样子,一定很可怕,眼睛也一定是通红的。

    因为茶娘都好像被我吓住了一般,既不骂人也不说话。她默默地提起水壶,冲了一杯茶,然后手腕翻飞,高冲淋顶,茶就少了许多的热烫白气。

    她将那盏茶搁在茶台之上,没好气地说了第三个“滚”字。

    “喝完这盏醒酒茶,立即给我滚,以后也不要再踏进这里一步。”

    我摸一把脸上的茶,并没有伸手去接。

    就像一个老太太那样絮絮叨叨地说着酒话:“可是,我过两天就要娶那个女人了,太后亲下的懿旨。她想做我侯府的世子妃,不择手段,我就让她如愿。但是,我也一定要让她余生,为此付出永远的代价。”

    说完了,心里舒坦了。就像是满肚子的苦水全都倒了出去。

    我冲着茶娘挥挥手,不用她再赶我:“我一定会找到她的,就算是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只要她没有死,天涯海角,就一定把她找回来。你的天蚕软甲,我一定也完璧归赵。”

    我说的颠三倒四,“她”与“她”,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不知道茶娘能否听得懂。

    我踉踉跄跄地出了茶肆,孤魂野鬼一样,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忍不住一把丢了手里的酒坛,然后爆发出一声沉闷的嘶吼声。

    路人都像看疯子一样躲着我。

    第二天,我再从茶肆跟前过的时候,酒已经醒了,她已经走了。

    店门紧闭,落了锁,里面空空如也。那只鹦鹉也不见了。

    她应当是回故乡去了,她有了足够的盘缠,可以从上京回到巴蜀,然后安居乐业。

    上京,她也应当不会回来了。她说起过,这里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都走吧,离得我远远的。我就是一个十足的混蛋。

    我要娶另一个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