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寒门贵子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各家落子
    鳊舟顺江而下,两岸崇峰耸立。

    偶有猿声。

    素衣女郎站在舟头,头戴幕篱,看不清样貌,江风轻柔的吹起了裙摆,裹在身上,勾勒出窈窕的曲线,侧旁有个佝偻着腰背的老妪,声音如白毛风吹过冬雪皑皑的针叶林,让人不寒而栗:“女郎,把丘六颂陷入洛阳死地,该怎么向元光交代?”

    “我的弟子死得,元光的弟子死不得?”

    老妪叹了口气,道:“不一样的,元光毕竟是大宗师,真要惹恼了他,天下谁能不惧?”

    素衣女郎轻轻笑道:“元光善忍,又以国事为重,丘六颂为国事而死,他不会迁怒于人。”

    老妪又道:“那秀容公主呢?丘六颂是元光特意安排在公主身侧,危难时以策万全,我们从公主身边借来,在洛阳行那苦肉计,可若公主遇险,救之不及……”

    “沐兰修为三品巅峰,亲卫都是骁勇之辈,如果遇到刺客,等闲无人可伤,如果兵败如山,千军万马中,多一个丘六颂也于事无补。再者,调用丘六颂之前我给元光去了信,他虽没回复,但想来是默认的了。阙机,不必忧虑,此次行险,若能瞒过徐佑和秘府,一切都是值得的。”

    老妪名为素阙机,自幼抚养女郎长大,亲近非旁人可比,有些话只能她敢说,道:“若是瞒不过,导致洛阳之战大败,主上再怪罪下来……”

    素衣女郎笑了笑,道:“无非一死而已……”

    素阙机大惊,道:“鸾鸟,万万不可轻言死字……”

    原来眼前的素衣女郎才是真正的鸾鸟,死在洛阳的只是她的替身,虽说是替身,但也是正儿八经的五品小宗师,培养了近十年,付出了无数的精力和财力,身形、仪态、气场调 教的无不相似,聪慧果决,忠心耿耿,很多事务其实都由替身处理,鸾鸟很少过问,此次为了大计,不得不陨落在洛阳,对鸾鸟而言,也算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鸾鸟咯咯笑道:“阙机,死其实不可怕,知道可怕的是什么吗?是死而不得……”

    素阙机默然良久,决定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低声道:“女郎此去鹤鸣山,有把握说服孙冠吗?”

    鸾鸟淡然道:“孙冠不需要我去说服,天下人都知道他要反,只是造反的时机选择而已。我去见他,会让他明白,现在造反,有大魏的支持和承认,对他和天师道而言,都是最好的选择!”

    冀州。

    武邑郡遥遥在望,鸣篪司司主杨顺带着几名心腹扮作白乌商,先顺黄河东下,然后日夜兼程北上,累死了五匹骏马,终于在半个月后来到武邑郡阜城。

    入城之后,挑好落脚点,派了人出去打听,很快得到确切的消息,僧人法归现在金地寺为方丈,主要宣讲《弥勒经》三部,虽然不受统治者的支持,可于民众间享有极高的声望。凡是提到法归,皆不称其名,而是双手合什,虔诚的称之为大乘佛。

    等到入夜,杨顺入寺拜帖求见,说是江东的信众,不远万里,特来聆听大乘佛讲法。这引起了法归浓郁的兴趣,破例晚间出来见客。

    “郎君在江东,也曾听闻我大乘佛法吗?”法归三十岁许,国字脸,皮肤黝黑,身量高大,双目精光四射,可以看到僧袍包裹的肌肉,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浑不似平常看到的那些瘦弱僧人。

    杨顺笑道:“我家主人偶然从朋友处得闻大乘佛的经义,整日介的念念不忘,所以命我代为前来,以绢一千匹、钱一百万、粮五千石敬献佛前,聊表诚心。”

    “啊?”

    法归大喜过望,他欲起事反魏,正缺财物,这是妥妥的雪中送炭,忙道:“敢问贵主名讳?”

    杨顺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递了过去,低声道:“大师看信便知。”

    信是朱智亲手所书,还有和法归约定好的暗记,别人做不得假。法归匆匆看完,立刻召来法彦和法惧,三人短暂磋商后,由法归回信一封,交给杨顺带回。

    这颗远在冀州的棋子就此落下,在恰当的时候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仓垣城。

    魏军真是在柳叔孙手里吃尽了苦头,继第一日受挫之后,第二日终于填满护城河,不再需要飞江作为渡河工具,进攻时前后的衔接也变得流畅起来,没有付出多大代价就冲到了城墙,谁知刚架起云梯,墙脚下不知何时挖好的地道口窜出炽烈的火苗,将十余云梯付之一炬,五百多条性命就这样葬身火海。

    魏军锐气尽失,无奈退却。

    第三日重整旗鼓,五名将军领了军令状,誓死破城。这次上下用命,形势大好,眼看要攻上城头,后方主力阵地的东北突然发出巨响,坍塌了大片,近千人掉入坑中,又有人高喊元瑜无道,祖灵雷罚云云,登时全军大乱。

    城门洞开,六百头黄牛头戴三尖刃刀,尾巴挂着浸了油的破布,点燃之后,如潮水而出,正在混乱中的魏军猝不及防,被火牛群冲乱了阵势,人仰马翻,首尾不能相顾,柳叔孙麾下猛将周日律率两千五百部曲 趁势冲杀,魏军仓皇后撤十里,还是由元沐兰领近卫反杀一波,亲手刀斩楚军冲在最前的六十多个悍卒,稳住了阵脚。

    战后清点,折损了三千人,而奋武将军梁翼微慌乱中坠马,被周日律追上砍了脑袋。这可是正四品下的高品阶武将,又是挂着开国县子爵位的贵人,死在沙场,对士气影响太大,善后也不是易事。

    第四日再次围城,所有人都变得小心翼翼,走路都不停的看着地面,生恐一脚踩空,莫名其妙的丢了性命——梁翼微的脑袋现在正挂在城头示众,谁也不想步了他的后尘。

    这日的战斗相当沉闷,柳叔孙在被围城之前,几乎把方圆数里内所有的树全给砍了,城内囤积了无数檑木,魏军出动了和城墙齐高的飞楼,只需把顶端连上城垛,藏在飞楼内的部曲就能直接顺着连板登上城头,减少了攀爬过程的伤亡,也能给守城方巨大的压力。

    可柳叔孙早有准备,看到飞楼后立刻命人往城墙上搭建巨木,凭空拔高了数丈,飞楼到了城墙前,高不成低不就,委屈的成了活靶子,很快被石头和火箭毁成了渣渣。

    魏军在丢下了三百多具尸体后,鸣金收兵!

    此战过后,元沐兰放弃了短时间内攻克仓垣的打算,开始在城外堆砌斜土坡,准备直接连到城头,然后可纵马入城决战。另外,以其人之道换其人之身,派人挖掘地道到城墙脚,再以柴薪焚之,烧塌城墙。再者命人上游筑堤,堵塞河道,欲断绝城内水源,或河水成势,也能倒灌淹城。

    但这些举措都非一两日之功,众将士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无不心生去意,故而轮番进言,请元沐兰退兵,可是都被元沐兰严辞拒绝。

    有人来找穆梵,想请他出面说合,穆梵心知元沐兰的计划,攻打仓垣是假,诱徐佑出洛阳是真,打到这个地步,折损五六千人,足够让徐佑闻到血腥味,她怎么可能退兵?

    穆梵和这些人虚与委蛇,又拖了两三日,终于得到了徐佑出兵的消息。

    “徐佑率十五万大军水路并进,预计后日午时可到仓垣城外五十里!”

    “敌将叶珉领两万赤枫军、周石亭领两万中军留守洛阳!”

    “敌将澹台斗星领两万中军前往滑台,欲断我退路。”

    接二连三的情报送到中军大帐,元沐兰不再犹疑,留两千精骑看住仓垣守军,让他们不敢出城,确保腹背无忧。再给李伯谦补充两千骑,命他堵住雍丘之敌,以防和仓垣形成联手之势,然后带剩余的四万人转道浚仪。

    临去之时,元沐兰策马来到阵前,道:“柳将军大才,元某领教,他日若南朝不能遂将军大志,可投来平城,我主定不吝公侯之赐!”

    敌人的器重,是对为将者最大的美誉,柳叔孙出现在城楼上,面对十倍之敌,九日夜的不眠不休,调兵遣将,应策定谋,耗费的心血可想而知,但他的精神依旧饱满如初,峨袍高帽,潇洒神俊,道:“多谢元将军,在下胸无大志,牧守一城,此生足矣。还望将军回禀尔主,有我一日在仓垣,仓垣不可克!”

    城头楚军尽情高呼,道:“将军一日在仓垣,仓垣不可克!将军一日在仓垣,仓垣不可克!”

    城下魏军人人失色,沮丧之意弥漫全军,元沐兰放声大笑,手取乌云射雁弓,胯下黑麒麟如电前驱,眨眼间逼近十余丈,三箭如流星,直冲城楼。

    咄!

    箭矢穿过柳叔孙的高帽,钉在了后面的匾额上。

    柳叔孙色变,知道元沐兰手下留情,能射中高帽,自然也能射中他的脑袋。

    楚军顿时失声!

    魏军欢呼起来,士气复振,元沐兰勒马缓缓回转,竟无一人敢射箭还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