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一千四十三章 书中求
    最初那颗看似寂寒冷漠的星辰在他的感知里最为庞大,也最为遥远,那些如丝如缕的星辰元气虽然不断的响应他身体里内气的召唤,不断的汇入他的身体,但每一丝落入他体内的星辰元气,却不知是多少年前就已经从那颗遥远的星辰出发,穿过了那片星云,又穿过了浩瀚的星海,最后来到这个世间,然后被他的身体吸纳。

    这颗寂寒冷漠的星辰在他的感知里最为冷酷,似乎可以杀灭一切的生机,但这颗星辰的星辰元气实则最为柔和,就如丝丝春雨不断的滋养着他的心脉。

    他的身体虽然恢复能力强横,而且随着修为的提升多次洗伐,整个身体里已经没有多少暗疾隐伤,但这样的星辰元气,却似乎将他之前剧烈战斗时,心脉超出极限导致的生机损伤都在补足,光这颗星辰,就足以让他提升修为。

    在他的感知里最小的一颗星辰对应的是他的气海。

    这颗星辰也是距离他最近的一颗星辰,这颗星辰在他的感知里就和天空之中明亮的月亮相距并不太远,这是一颗火红色的星辰,这颗星辰上寸草不生,甚至连水汽都没有,有的只是赤红色的泥土和岩石。

    气海是修行者存储真元之所,之所以为海,是真元如金液,在修行者的感知之中,真元便如同无比凝聚的水流。在最初引气入体,凝结黄芽只是,一缕缕的真元,也是如同细小的雨滴慢慢汇聚,然后万流归海般汇入气海之中。

    修行者的真元功法千变万化,有些修行者的功法能够在不同的窍位之中也存积真元,但几乎所有的功法,最主要的存储真元的窍位便是气海。

    这其实事关人体本身的奥秘。

    气海就像是天生的真元的中心,哪怕不去刻意控制,身体经络之中的真元,也是会很自然的汇入气海。

    气海为海,自然是湿润和波澜壮阔。

    但这颗星辰,却偏偏干枯无比。

    然而这颗火红色的干枯星辰落到这世间的元气,在被他的气海吸引,最终坠入他的气海时,他却也并未感知到那种干枯的气息,反而在他的气海之中形成了一个巧妙的漩涡。

    他不修真元功法,他的气海之中原本就没有充盈的真元,但是这颗星辰的元气,却是在他的气海之中越汇越多,渐渐形成一股赤红色的水流,不断的旋转。

    他很确定,在他的感知里气

    海之中旋转的这股赤红色的水流对他的身体也有某种好处,但具体如何,他一时却也感觉不出。

    在最初感知到那颗寂寒苦灭的大星之后,他潜意识里认为,再有感应到的这些星辰,恐怕也是针对他的五脏六腑。

    因为在所有修行者的认知之中,修行者的心、肝、脾、肺、肾对应五气,五气称为内气,内气和外来的天地灵气结合,才成为真元。

    因为那颗星辰的元气滋养壮大的是他的心脉,他便猜测恐怕大俱罗是在他的修行过程之中,为自己的五气各自寻找了一颗合适的生机勃发的星辰。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除了心脉和气海对应的这两颗星辰之外,其余的六颗星辰对应的竟然全是他的脑海。

    这六颗星辰都比那颗红色的干枯星辰来得遥远,那些最终被他不断吸纳的星辰元气,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就已经离开了所在的星辰,经过了无比漫长的旅途。

    但这六颗星辰的元气,在他的感知里,却只是透入他的天灵。

    此时只要他闭上双目,甚至可以感知到有六颗细小的星辰悬浮在他的脑海,丝丝缕缕的星光隐约和他的神识不断的结合。

    这当然是一股很古怪的感觉。

    修行者所谓的神识,其实是整个身体对于外界的刺激形成的综合感知。

    但这六颗星辰的元气,却偏偏似乎将他这感知不断凝练。

    与此同时,他身体所有的经脉之中,似乎随着这六颗星辰元气的出现,而不断出现一种迷离的闪光。

    这是他那些经脉和这些星辰元气的奇妙呼应。

    这些闪光就像是突然出现的细小电弧,转瞬就消失,但又隐约有着独特的规则。

    他皱着眉头,认真的感知了许久,直到他的感知里出现了许多猛燃烧的火焰,他才停止了内观。

    天空已经发亮。

    他看着窗外的天色,眼中再次出现惊愕的神色。

    他感知里的这些猛烈燃烧的火焰,便来自于那轮初生的旭日。

    和其余所有星辰元气相比,太阳的元气最为猛烈,就像是火焰,但和身体接触的刹那,便化为暖意。

    他深吸了一口气,心中骤然又生出些烦闷的感觉。

    这种感觉并不陌生。

    他以往在修行或者观看某些特别玄奥难以理解的典籍的时候

    ,也会出现这种感觉。

    这是知见障。

    他明明已经感觉到自己脑海之中的那六颗星辰和体内经络的那些有着独特规则的闪光,以及这感知里的火焰似乎都有着某种独特的联系。

    他看过的有些典籍之中,有记载上古的修行者甚至能够凝元气为太阳真火,所以他便隐约觉得,自己以前所见的这种记载,或许真的能够实现。

    或许他真的能够凝出真正的太阳真火出来。

    他也隐约感觉,自己经络之中的那些有着独特规则的闪光,就像是存在于自己体内的天然符文。

    但这些符文似乎还是未成长的孩子。

    “不急。”

    原道人一夜也一直在静心感知他和大俱罗金身的气息变化,他看出了此时林意的烦闷神色,他便轻声宽慰道:“这进展已经超出了我们之前的预期。”

    林意点了点头。

    他知道急不得。

    但说是不急,其实他心里也是有些急的。

    按照北魏方面过来的讯息,他和吴姑织等人在荒园里的担忧已成了现实。

    魔宗果然摆脱了那神秘力量的控制,重新消失在世间。

    他消失,但想必真的会和他们猜想的一样,以惊人的速度变强。

    而且让他更为担忧的是,白月露等人还正好去了北魏。

    虽然只是这一夜的修行,仅凭和大俱罗金身的元气呼应,他便就像是骤然多了八颗辅助的本命星辰一般,时刻不停的在帮他修行,但这种潜移默化的累积,却似乎不算特别快。

    他当然想要更快一些,最好是能够更快的增强他的对敌力量。

    天亮了。

    就在此时,他听到了远处街巷之中的读书声。

    那读书声清脆稚嫩,却是很多读书郎已经早起在私塾读书了。

    “多读些书….”

    他的脑海之中灵光闪现,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经常说齐珠玑的这句话。

    他便顿时眼睛一亮,立时便看着原道人道:“我要多看典籍记载,要让陈家和韦睿大将军他们帮忙,甚至要让元燕她们也帮忙,所有有关星辰元气和内气呼应,以及经络之中似乎有符文闪现的这种典籍,南朝和北魏,只要有这方面记载的典籍,能有多快送到我手中,就送到我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