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权爷撩宠侯门毒妻 > 第290章 出尔反尔
    一秒記住『笔♂趣÷读→www.BiquDU.Tv』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夏衍一听,更幽怨了,“您总不能让我直接去问她吧,吓着了怎么办?”

    苏晏摊手,“那是你自己的事,我管不着。”

    “哎,别介。”夏衍拽住准备出门的苏晏,殷切恳求,“舅舅之前不是说让我和杉儿在婚前多多相处一下吗?”

    “不是已经相处过了?”

    “这才半天。”夏衍嘟囔。

    “杉儿是个聪明的丫头,半天足矣看清楚你的为人品性了。”苏晏说完,摘掉夏衍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只留夏衍一人风中凌乱。

    合着九爷这是试探他呢?

    不过他就算是和杉儿在一起,说的做的都是真心实意的,真金呢,还怕火炼?

    这么一想,夏衍心头的紧张也慢慢淡去了,跟着外头引路的婆子去往西园戏台子。

    众位主子早就落了座,只差他一人。

    夏衍有些不好意思,聊表歉意之后坐了下来,一旁伺候的丫鬟往他杯中添茶,那热气腾腾的样子望着就暖和,夏衍接过后,并不急着喝,而是捧在手心暖手,原以为只是普通的茶汤,谁知入鼻竟然有股香甜味,夏衍一时好奇,轻轻吹去热气,喝了一口,那香浓丝滑的口感,简直难以描述,一时惊奇,便问丫鬟,“这是什么?”

    丫鬟笑答:“回世子爷,这是乳茶。”

    “乳茶?”夏衍越发觉得新鲜,“怎么做的?”

    丫鬟耐心道:“粗茶入水,小火慢煮,待茶汤变红,便捞了茶叶,加入适量酥油以及碎芝麻,再搁点糖,搅动即成。”

    夏衍双目亮晶晶的,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稀罕物,“这是谁想出来的办法?”

    “是九夫人。”丫鬟道。

    夏衍的目光落在前排云初微的背影上,啧啧大赞,“前些日子那什么,果汁,果汁也是九夫人想出来的法子吧?我们家老太太头一回喝到,可喜欢了,说牙口不好,嚼不动水果,就喝这玩意儿安逸,还一个劲夸九夫人冰雪聪明呢。”

    这才多久,又出了乳茶?

    如今天凉,不管是招待客人还是自己闲着没事儿,来一盏这样既暖和又可口的乳茶,暖身又暖心。

    旁边苏家小辈见夏衍这般模样,早已见怪不怪的他满脸自豪地解释道:“你别看我们家这位九婶娘平时柔柔弱弱的,实际上聪明着哩,脑瓜子里总会想到旁人想不到的东西,我们呀,自愧不如,只管跟着享受就是了。”

    “九夫人……”夏衍反复嚼着这三个字,暗道这样的女子若是嫁入皇室,亦或者母仪天下,那么将来南凉的百姓可就真真有福了。

    只不过,这位可是一入京就被定给苏家做媳妇的了,虽然夫婿人选从苏五少变成了苏九爷,但其实都没逃脱苏家。

    果然是缘分天注定,挡都挡不住。

    因为解释乳茶一事,夏衍这边起了不小的动静,韩大姑姑早就一丝不错地禀报了前排的云初微。

    云初微听罢,扶了扶额。

    上次那个果汁的事儿,在赫连双离开国公府之前,云初微的确是有亲自教过,不过她一直叮嘱赫连双不能说是她想出来的法子,打算把功劳都堆到赫连双自己身上去。

    可是呢,赫连双哪能贪了好姐妹的功劳,入宫的时候听到她父皇要大赏,于是一五一十地把真相说了出来。

    然后,那些赏赐就全去了国公府。

    云初微的名声便也跟着出来了。

    本来这次也是,只想着给大家弄一点不一样的热饮打发时间,可是架不住引以为傲的下人们啊,张口就把她给出卖了。

    见她一脸的无可奈何,苏晏笑道:“本来也就是你的功劳,下人们实话实说罢了,微微如此锦心绣肠颖悟绝人,就合该让百姓们都记住你,这是为夫的荣幸。”

    云初微有些不好意思,她当然不会是首创,不过是剽窃了后人的劳动果实罢了,只是这些话就算说出去也没人信,索性只能厚颜承了来自他人或钦佩或艳羡的目光和赞誉。

    苏晏见她有些窘迫,唇线扬了扬,他就说,她身上必定还有更多的惊喜等着自己去发掘,同样都只长了一个脑瓜,他家微微的脑瓜却比旁人的脑瓜聪明太多,就好像同样一件事放到她面前,旁人解决的法子千篇一律,而她却总能另辟蹊径找到让人眼前一亮的那一种。

    他家微微,从初遇到现在,就一直在惊艳他。

    “我只是不想树大招风。”云初微无奈地道。

    “不是还有我么?”苏晏笑道:“你只管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多大的风我给你挡。”

    这霸道总裁的口吻总会把她撩得晕头转向,虽然说已经成婚且为他生儿育女了,可是对上这样一张零死角的完美皮囊,哪怕她再沉稳,总会有淡定不了的时候,尤其是对于越来越颜控的云初微来说,再这么撩下去是要蹿火的,若非有这么多人在场,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直接扑上去了。

    ……好吧,其实之前在自家府上的时候,苏晏就被她扑过几次了,而某人对此好像很满意,所以时不时地就来句撩死人不偿命的话勾引她。

    苏晏偷偷瞄见她心痒难耐而又咬牙切齿的小模样,眼睛看向戏台上,嘴角却是勾出了满意的笑,手肘支在太师椅扶手上轻轻撑着侧脸,那手骨感白皙修长漂亮,那侧颜,那侧颜瞬间让云初微不淡定了。

    韩大姑姑以为云初微不舒服,关切地问:“夫人,怎么了?”

    “我想出去透透气。”云初微深吸一口气,扶着韩大姑姑伸来的手站起身,与玲珑郡主知会了一声就朝着外面走去。

    韩大姑姑把暖手炉递给云初微,“夫人是不是被火气熏到了,有些胸闷?”

    云初微哪好意思说被九爷撩得心痒痒了,再待下去要出事,只好顺着点点头,“大概是,我走走就好了。”

    主仆二人转悠到二门后,正准备调头,就听到急匆匆的脚步声,是二门房的婆子,恭敬道:“夫人,太子殿下驾到。”

    赫连缙?

    云初微眼皮一跳,这不年不节不事的,他来做什么?

    “快去内院通报。”韩大姑姑吩咐那婆子。

    云初微回过神来,对着韩大姑姑道:“咱们也出去看看吧!”

    韩大姑姑应是,跟着云初微来到前院,果然见到太子銮驾停在大门外。

    云初微实在闹不明白赫连缙这又是玩的哪一出,反正站在她一个臣妇的角度,也无权过问这些事,索性没出去跟赫连缙搭话,只是规规矩矩地站在一旁,看着下人们往地上铺一会儿行跪拜礼要用的垫子。

    云初微不打算出去,赫连缙却是直接下了御辇就走进来了,吩咐苏府的家仆,“不必铺了,全都免礼。”

    又看向一旁的云初微,“青鸾夫人,一段日子不见,别来无恙。”

    “太子殿下大安。”虽然赫连缙已经免了礼,云初微还是象征性地蹲了蹲身,低眉敛目,脸上情绪也很淡,看不出什么来。

    “孤外出办事,恰巧路过苏府,就想着进来讨口水喝,青鸾夫人该不会撵孤出去吧?”

    算是解释了他突然到访的原因。

    云初微看了一眼外面的太子銮驾,东宫侍卫们一个个脸上都有风尘仆仆的倦气。

    想来赫连缙所言非虚,的确只是办完了事路过苏府,否则但凡是个脑子正常的,他都不会特地带着仪仗队来苏府,他不嫌臊得慌,云初微都能替他感到没脸——忘了太子之位怎么来的吗?

    “太子殿下驾临,是苏府的荣幸,殿下里面请,正巧臣妇今日让人煮了乳茶,你不妨喝上一盏暖暖身。”

    反正一会儿进去也是瞒不住的,索性直接跟他道明了自己捣鼓出来的那些小玩意儿。

    “想来又是青鸾夫人想出来的新点子吧?”赫连缙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嘴上说着,双腿也不闲着,直接朝着里面走。

    然后就与内院急匆匆出来准备行礼的那一帮人撞上了。

    为首的自然是苏晏,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就听到赫连缙道:“全都免礼,孤只是路过,进来讨水喝的,惊动了诸位,还请见谅则个。”

    这种场合,女眷们全都没有插话的份儿,哪怕是玲珑郡主也不行,因此一个个往旁边站。

    应付太子的“重任”就落在了苏晏身上。

    苏晏也同云初微一样,没表现出什么特别的情绪来,对着赫连缙淡淡道了声请。

    反正都已经厚颜入了府,如今便只能厚颜到底了,赫连缙是半点不客气,直接跟着苏晏来到西园。

    早有下人先一步添了坐席和茶碗,正在把茶壶里热腾腾的乳茶往杯盏里倒。

    赫连缙闻到香味,端起来吹了口气轻呷一口,脸上浮现愉悦的表情来,“果然是好东西。”

    “殿下谬赞。”苏晏道。

    赫连缙又将目光移向戏台上,“贵府今日是有什么喜事吗?”

    “没什么事,纯属消遣。”

    赫连缙又喝了一口乳茶,颇为满意,这才转入正题,“孤今日出宫,是请人帮国公爷看风水宝地去了。”

    “没想到,殿下还记得这茬。”苏晏有些惊讶。

    “答应过你的,孤便一定说到做到。”

    赫连缙看向苏晏的眼神里,除了坚定之外,还隐隐藏着几分愧疚。

    苏家老太爷那件事,他是真的后悔了,可人死不能复生,事到如今,他唯有一点一点慢慢弥补。

    修建陵寝这件事,当初请苏晏帮忙夺嫡的时候就答应了的,苏晏也的确说到做到,用自己的智慧和手腕帮他夺得了太子之位,只不过,苏晏一直承受着来自于他这个主子的不信任与伤害。

    或许云初微说得没错,他们两个,谁也不信任谁,苏晏不信他,所以没把他娘在世的真相告诉他,而他同样也不相信苏晏,所以才会三番两次地想着报复苏晏。

    “你的伤…可好全了?”赫连缙目光移到苏晏心口的位置,那是他曾经一剑刺下去的地方,当日所有的愤怒,如今只剩讽刺和后悔,倘若,倘若他能做到云初微所说的无条件信任,那该多好,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不会演化成现在的僵局?

    “已经大好。”苏晏道。

    “那就好。”赫连缙只是面上不显,事实上心痛得厉害,尤其是看到西园里这热闹的景象,越发觉得自己内心一片荒凉,那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再一次浮上来。

    “其实这种小事,殿下让人来知会一声就成,劳您大驾亲自跑一趟。”苏晏道。这陵寝是他用自己的半条命和生父的一条命换来的,自然不可能不要。

    不过,接受陵寝不代表就能与赫连缙冰释前嫌重头开始。

    陵寝是他的应得之物,而与赫连缙的恩怨,也早就在老太爷死的时候便了结了,如今没有翻旧账的必要,更何况,他也不想翻,永隆帝早就对他诸多防备,这一点,苏晏心知肚明,那么,何不趁此机会歇一歇,虽然归还了兵权有些不甘心,不过比起妻儿的性命来,兵权以及那帮出生入死的兄弟,都可以统统靠边站,没了他们,他能活,但没了妻儿,他绝不苟活。

    这是当人众面被嫌弃了?

    赫连缙脸色有些难看,“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

    “想不想的,不都已经见到了?”这大概是苏晏为数不多的主动出言顶撞赫连缙,目的,自然是让赫连缙彻底收了“复燃”的那份心思,他不是记仇,而是压根就没想过和皇族之人交朋友,当初若非微微坚持,他也是没想站队的,甚至于到了现在,苏晏都还有些弄不明白,赫连缙到底为何如此在乎自己与他的关系。

    赫连缙不过是刚回京的时候被骆皇后弄到国公府来住过一年罢了,而这一年内,苏晏自认为与赫连缙并无过多的交集,就算是到了夺嫡这一段,也是他想到了什么计谋,简单提供给赫连缙而已,以前在军营的那些,就更谈不上什么真正的交情了,顶多是骆皇后把赫连缙托付给苏晏,让他帮忙照管着罢了。要说两人仅仅因此就能生出那种能出生入死的兄弟情,苏晏是怎么都不信的。

    当然,苏晏有他自己的立场不信,而赫连缙的坚持,同样是站在他自己的立场上。

    前世苏晏虽然是为了云初微才会举兵造的反,但如果没有苏晏,赫连缙是无论如何都没法登上皇位的,所以,他视苏晏为知己兄弟,甚至在自己登基后不惜把皇室暗卫调给苏晏私用,只为寻找云初微。

    不过,到最后究竟有没有找到,赫连缙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因为那个时候的他整个人的心思都在许菡身上,已经陷入半魔怔状态,浑浑噩噩,脾气又暴躁,宫人被他打的打杀的杀,就没几个能用的。

    “好,你不待见我,那我走就是了。”一个利落的转身,赫连缙唇瓣紧紧抿着,眉心里满是阴翳。

    “恭送殿下!”苏晏站在原地不动,为臣者的仪态十足,丝毫不逾越。

    赫连缙脚步沉重,一步一叹气,云初微说得没错,他和苏晏不适合做兄弟,可是他过不了自己这道坎。

    苏晏的反应,明显是连弥补的机会都不会给他,这样让他一辈子活在愧疚中,比还他一剑更难受。

    赫连缙与苏晏的真正过结,知道的人不多,但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当初是这位太子爷亲手刺中了九爷,险些要了九爷一条命,所以今日这情况,是太子爷良心发现了,想来找九爷赔罪顺便挽回一下关系?

    赫连缙走后,苏晏才吩咐呆愣中的众人,“继续听戏。”

    只是单纯地不待见赫连缙罢了,对方还不至于重要到能影响他的心情。

    戏台上的角儿继续开腔。

    云初微走到自己位置上坐下,看了一眼情绪未明的苏晏,“九爷,他都跟你说什么了?”

    “不过是开始实现很早之前答应过我的一个条件罢了。”苏晏将茶盏往唇边一凑,他不太喜欢甜,让人往乳茶里搁了一点点盐,喝起来竟然别有味道。

    “除此之外呢?”云初微又追问,她最怕的就是赫连缙看不透,看不破,过不了那道坎,会一直纠缠不休。

    “没了。”

    “真没了?”

    “嗯。”苏晏看过来,“你在担心什么?”

    “我总觉得这事儿没完。”云初微蹙起眉头,“我方才看得真切,他脸上的情绪太复杂了。”

    “想那么多做什么?”苏晏倒是很淡定,“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何必为他过多的思忧?”

    云初微张了张口,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散戏以后,玲珑郡主又留了饭,众人才散去,夏衍本想找秦杉单独谈谈的,但是她走得太快,已经跟三姑奶奶道别坐上右相府的马车走了。

    夏衍只得作罢,想着横竖不过这几个月,马上就要大婚了,见不到就见不到吧!

    其实秦杉之所以走得那么快,都是苏晏催促的,目的就是绝了夏衍再单独找她的机会,白日里特地制造契机,是为了让秦杉看清楚自己的未婚夫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至于其他的“便宜”,自然不能让夏衍在婚前就一次性给占足了。

    ——

    秦杉回府后把秦岩的事情跟秦丞相说了一下,毫不意外地遭到了拒绝,秦丞相非常生气,直接问她,“这谁的主意,又是你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娘?”

    秦杉冷着脸道:“爹为何每次说话都得带刺,莫说这不是我娘的主意,就算真是她的主意,那她也是为了岩儿好,这有什么错?”

    “丞相府的公子,将来是要入仕途的,成天跟一帮舞刀弄剑的糙爷们儿在一处混,哪算哪门子的事儿?”

    秦杉微微红了眼眶,“好,岩儿可以不去军营,但是爹能保证他不会被各种算计和伤害吗?”

    “你这是怎么话说的?”秦涛满脸怒容,“听你这语气,难道我还能亏待自己的儿子不成?”

    秦杉冷笑起来,“所谓一物降一物,爹在这府中也有怕的人,不是么?”

    就只差点明她那位事事掐尖要强的继母了。

    秦涛噎了一噎。

    这位继室,他当初看中的其实是对方率真爽快的性子,毕竟将门无犬女嘛,可是这种性子用到后宅来,就收都收不住,甚至是完全变了味儿,因着手里捏了他一项不得了的把柄而摄威擅势,武断专横,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儿,这让秦涛很憋闷,可是除了憋闷,他别无他法,吃回头草的想法不是没有过,然而太晚了,先不说人家不乐意回来,就算回来了,他也没位置安放。

    看到秦涛这副样子,秦杉除了失望还是失望,只能告退回了房。

    ——

    秦岩来找她,老远就喊着,“姐,姐夫最近怎么不来咱们府上玩儿了?”

    过了礼之后,夏衍是会经常来右相府找秦岩的,只不过见不到秦杉,而最近几天,夏衍一次都没来过,秦岩好不容易有个玩伴,如今见不着,自然各种念叨。

    秦杉暗忖,怕是夏衍那边收到什么消息了,所以再不过来走动,“岩儿,兴许夏世子有事要忙,你呀,要是闲得无聊就去苏府找娘亲吧,让她陪你玩儿。”

    秦岩脸色一暗,“爹不让我去。”

    “什么!”秦杉腾地站起来,让秦岩有随时去苏府探母的权利,这是秦杉答应嫁的条件,如今她爹说反悔就反悔?

    秦杉再三问清楚的确是秦涛不让去之后来到前院。

    秦涛正在手把手教他小儿子写字,这一幕何其的刺眼,秦杉别开脑袋,直接问:“爹,你为何不让岩儿去苏府?”

    秦涛冷哼,“他跟着你娘,早晚得学成半吊子。”

    秦杉呼吸一窒,据理力争,“可这是咱们当初说好的条件。”

    “什么条件?”秦涛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让你嫁你就得嫁,还敢谈条件?”

    那种深深的无力感,让秦杉一下子就红了眼圈,三书送来了两书,六礼已过五道,现如今悔婚是不可能的了,可是她爹,怎么能如此的…卑鄙无耻!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DU.Tv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