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鸟妖殿下哪里逃 > 136 养着吧
    一秒記住『笔♂趣÷读→www.BiquDU.Tv』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树上人影翩然跃下,逆着光也无法忽视他一身的鲜亮明丽,那张脸的轮廓十分深邃俊逸,深目高鼻,唇形饱满,双手各自拎着一双小白兔耳朵,俯身将其一递给凰亦濛。

    凰亦濛接过小白兔欢喜得不行,抱在怀里摸了又摸,遮住他嘴的手亦松开了,他才侧目,一双水汪汪的漂亮大眼睨着尹三五,“阿姊,这个穿的花里胡哨的人你认识啊?”

    尹三五还未应声,楚辞又递了只小白兔给她,笑得花枝招展,“来,山鸡哥的礼物,人人有份。”

    尹三五一手抱着酒坛,一手托着只雪绒毛球,怔了半晌,才蹙眉道:“礼物就免了,你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楚辞伸手捋了捋垂落在脸侧的长长鬓丝,并不打算伸手将兔子收回来,“哥就是个走南闯北的手艺人,这不,打算去一趟兽国,卖点那个,那个手工艺品,路上在这歇脚,倒是不想居然碰到了月……妹子!”

    尹三五好笑地看他一眼,手艺人,是偷儿的手艺么?

    可对着他那张熟悉的脸孔,她这么突然出现在这样乱七八糟的国度里对他就是有种自然的亲近,管他是好是坏呢,他终归是没对自己使坏的。

    思及此,她脸色微沉,“上次你怎么丢下我跑的?”

    楚辞微微一愣,继而一双深邃的长眸瞪得老大,“这就冤枉哥了,上次哥可是拼尽全力将你送走的!”

    尹三五想想倒也算是,只不过那一掌直接将她打进了骷髅肚子里卡住了,转念又想到了那个诡异的梦中出现过山鸡,不由仔细从上自下的打量起他,还是那么明艳艳的五彩羽衣,生怕人不知道他是只羽毛鲜艳的山鸡似的,一张俊逸的面容上始终带着蔫坏儿蔫坏儿的笑意。

    完全不能将他跟梦里那个一身墨绿长衫,面色如同死尸一般僵硬的人联系在一起。

    凰亦濛察觉二人果然是旧识,便就放松了戒心,伸手要去拿尹三五手里那只小白兔,“阿姊,你不喜欢,就两只都给我,我带回去让傅伯烤来给你吃,皮毛给你做个围脖,待天凉了戴。”

    尹三五当即一喜,原先以为这里每个人都不爱荤腥呢,凰亦濛真是可爱又正常的小朋友呀,“主意不错!”

    楚辞瞬时脸色大变,“不行!”又瞪一眼凰亦濛,“你这娃娃怎生如此残忍呢,小兔兔这么可爱,是用来爱的!”

    尹三五有些奇怪他见到一个三岁的娃娃居然不惊讶,不过他连提前成人的药都有,可能真是游历天下,眼界比一般的凰国人要广阔。

    楚辞又期期艾艾地望着尹三五,“妹子,你手里这只小兔兔,可是这里的兔王,你看这毛色雪白雪白的,又软又娇,都快可爱死了,你……舍得吃么?”

    “兔王这么小啊。”凰亦濛闻言赶紧去瞧尹三五手里的那只兔子,小小的跟一只雪球似的,他拨弄它耳朵几下,那兔子一双血红的眼睛似乎在瞪他,阴气森森的,瘆得他不禁一个哆嗦退后几步,“你敢吓我,信不信我剥了你的皮做顶帽子!”

    “你少编瞎话,兔王的话,确实太小了。”尹三五倒是也仔细看了看手中的小兔子,伸手去挠它头顶绒软如雪的皮毛,那兔子一双眼瞳猩红得跟血似的,眨巴了几下,眼波荡漾得,春水似的。

    “呃,是兔王的小宝宝,那个……嫡子!很尊贵的!”楚辞真是不知道怎么编下去了,主非要跟着尹三五,他就只能出谋划策。

    在亲近尹三五的人里,其实最简单的是化作凰七七,毕竟二人容貌上那是至少八分的相似,连修为都不用消耗就能妥妥的,可最难的也是这个,因为主无法掌控凰七七的思维,一旦主冒用了凰七七的身份,必然露陷的。

    其余尹三五亲近的人里,有两个丫鬟,为这,他险些就被成了烤鸡,主倒不是不愿意为尹三五变女人,甚至主那么一幻化,那只算面容清秀的丫鬟看着都有种倾国倾城的韵味,不过当他喜滋滋地递上女子的衣裙和簪花给主的时候,他就猝不及防地被吊起来烧烤了!

    另外八大神使属于几乎没有存在感的,不行;傅伯年纪太大,也不行。

    就这还说不是想去破坏别人的感情呢,没存在感怎么了,年纪大又怎么了,完全心怀不轨才会嫌弃这些身份好么!

    可他又怎么敢跟九堇说这些,只能明里暗里的提醒他,他的初衷不是这样的,不过他会突然如此行为幼稚,也怪那个七殿下,没事儿在九堇面前显摆什么恩爱呢,本来九堇就是个万年久旷的雄性,亲手促成自己喜欢的人跟‘别人’在一起就罢了,再受个刺激就完全不受控制不听意见啊!

    特么的都怨七殿下,这刺激谁呢!谁还不是个众星拱月的‘六界第一美人’怎么的!

    楚辞在那儿想得愁眉苦脸,尹三五却是忍不住笑着拎起小白兔的耳朵,扒开它在空中蹬啊蹬的后腿,指尖逗弄一下那处,“呀,真是皇室嫡子皇孙,不是白兔公主呢,长了个好萌的小牛儿……”

    “……!”楚辞默默以整只手扶着额头,掌心捂住眼睛。

    他向来且敬且畏的主上大人啊,被七殿下激得连兔儿都肯当了,还……被自己媳妇儿给轻薄了。

    他都不知道该哭还是笑,毕竟这一幕被他看到了,他宁愿自剜双目假装没看见,也好过事后被九堇问罪,因为兔兔比较可爱,这句话,好死不死是他楚辞说的!

    尹三五瞧着那小白兔一对耳朵蔫耷拉下来,血红的眼瞳愈发眼波迷离似羞似赧的模样,不由好笑,还是将它递还给了山鸡,“我不喜欢养宠物。”

    小白虎只是当时起了恻隐之心,何况后来的事实也印证了她并不招小动物喜欢,大概是她这双手曾经染过太多的动物鲜血吧,反正小白虎最喜欢的是凰七七。

    “不是,你考虑一下,它绝不会乱拉屎——嗷!”楚辞只觉整个手臂都被震痛,那兔子就挣脱他直接落在了地上,却并未跑走。

    楚辞只觉得一条胳膊都要没了,眼看尹三五要走,忙唤住她,“不是说请我喝酒么!”

    尹三五这才顿住脚步,一个人喝酒确实挺没劲儿的,便抱着酒坛折返,“就在这儿喝怎么样?”

    “我也喝!”凰亦濛抱着自己的那只兔子,看着地上那只俯身也给拎了起来,才凑了过来。

    “三岁的小孩子不能喝酒,玩兔子去!”尹三五可不想一会儿照顾一个醉酒的小朋友。

    凰亦濛努努嘴,想到被自己的话给反将一军,心不甘情不愿地坐下来,考虑着将兔子拿回去怎么烹才比较好吃。

    三人席地而坐,头顶疏影婆娑,月光恰如银纱流泻,夜风送凉,真是个意境不错的夏夜。

    酒坛子就一只,楚辞从自个儿随身的羊皮小包里摸出个质地上乘的白玉杯来,“好在哥有准备,不然就得跟你共喝一只酒坛子了。”

    “跟我同喝一坛酒,很委屈你?”尹三五看他那只看起来不算大的羊皮小挎包,还真是个百宝囊,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

    “怎会委屈,就是不敢……咳咳,不是,是不太好。”楚辞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瞅着两只被凰亦濛逗弄着的兔子,其中一只显然还双眸迷离状态,两只绒绒粉嫩的兔耳朵羞涩地耷在脑袋边,简直没眼看……

    楚辞蓦然摸出一卷细丝来递给尹三五,“这个,不小心捡到的,不过捡东西的地方是个很厉害的藏宝阁,料想是个宝物,不过哥不会用啊,妹子能看懂么?”

    尹三五伸手去拿那卷细丝,这质地并非天然金属,类似钢那样的混合金属,十分坚韧,丝线极细,若是理开,隐在暗光下几乎不可见,需要极其细看才能看到丝线是空心的,非常有利于灌入毒液……

    她没想到还能见到这个,她所制作的傀儡杀武器!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来此之后压根没想过要做这个,能让她用铁器来做把枪都挺奢望的,毕竟铁与钢的密度有差,装弹药时被波及的后坐力明显不同,如果精确度不够,枪支极易走火,后果就是兴许没把人给崩死,自己倒先挂掉了。

    她手指有些激越的微颤,面上却平静道:“这个对你没什么用处,不如送给我?”

    “好啊!”楚辞毫不犹豫就一口答应,还好,不是一件东西都送不出去。

    至于尹三五不喜欢兔子,那就再想想别的办法。

    尹三五意外他居然都不问问具体是有什么用,反而烫手山芋似的迫不及待丢给自己。

    楚辞面色又沉重起来,浅啜了一口酒,“妹子,你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动物,或者植物也行,说来听听呀。”

    尹三五目光怪异地抽他一眼,“没有。”

    闻言,楚辞犯难起来,不停地闷头喝酒,没待他想出个主意,尹三五已站起来,顺带拉起凰亦濛,侧过脸来对楚辞道:“看来你似乎有心事,我们也待了好一阵了,要走了,不过我们这一路也要往兽国方向,或许路上还能再见。”

    她又帮凰亦濛掸去衣衫上的尘土,“送我的东西,谢谢,以后若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来找我。”

    这确实是句场面话,但确实拿了人的东西,如果真有需求,她能帮上的一定会帮,不冲那一卷细丝,就冲他这张熟悉又亲近的脸也会帮衬的。

    当然,她觉得他应该并不需要她帮衬什么。

    凰亦濛牵着她的手一蹦一跳的走,眨巴着似无邪墨玉般的眼睛,“阿姊,兔肉怎么做才好吃,你知道么?”

    “就烤的吧,尤其是那个兔腿儿……”

    “等等!”楚辞这才发觉凰亦濛将两只兔儿都抱走了,他是不必担心九堇,可他担心自己胡乱谏言的后果!

    “其实,这兔子是我的……命啊!”楚辞在心中琢磨着措辞,“我这不,走南闯北的忙着呢,妹子要是想感激我的礼物,就先代我养着,过些日子我就接回去。”

    尹三五回头,狐疑地望着他,他叹一口气,苦恼极了的模样,“你就别再问了,养着吧,不给吃喝都行,暖床……哦这天儿,还挺热的哈,它是只千年难遇的冷血兔,可以给你凉凉枕席!就这样,君子重诺,山高水长,有缘再见!”

    话落,他撩一把风流的鬓丝,那打眼的身影倏然就隐进了夜色中,不能再多说了,绕是他听遍凰国说书的,也实在编不出来了!

    “阿姊,你的朋友真的开过灵智么?”凰亦濛深表怀疑。

    “已经是人形了,不是么?”尹三五思忖着他的话,又将两只兔子都拎过来,果然其中一只浑身冰凉,那双眼睛比另一只更暗红诡谲一些,像是正丝丝冒着阴寒之气。

    “那……兔子还吃么?”凰亦濛倒是无所谓的,他吃东西也就是过个嘴瘾,不吃东西也无妨,不过兔肉他也没尝过。

    “可能,这两只兔子已经开了灵智吧。”尹三五又溜了两只兔子一眼,不然山鸡怎么能说是他的命呢?

    会变成人的兔子,确实也不好拿来吃了,她想了想,“你就先养着吧。”

    “哦好……咦?”凰亦濛瞪大了眼,怎么变他来养着了?他并不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小朋友呀!

    待二人回到营帐时,跟离开时的情景竟然别无二致,只凰七七目光淡淡扫了过来,见她没事,又垂眸,提笔在天乾手上托着的舆图上圈画了几下。

    八哥拉着豹奴几步迎了上来,“二小姐,你方才去哪儿了,这儿荒郊野外的,可莫四处跑动,万一有野兽如何是好?”

    因飞禽走兽如今各自为政,但凡能成人的兽类早就不在凰国境内居住了,出没的都是些无法修成人的走兽,不通人性,十分凶猛。

    “咦,哪来的小兔子,这么可爱!”豹奴双眸倏然闪烁起幽光,望着凰亦濛怀里的兔子,那眼神儿简直……馋到了极致。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DU.Tv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