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OVERLORD世界的一己之见 > Chapter 2 楼层守护者(1)
    一秒記住『笔♂趣÷读→www.BiquDU.Tv』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回来吧,雷蒙盖顿的恶魔们。”

    由稀有矿石打造的哥雷姆听从飞鼠的命令,带著与笨重躯体相反的轻盈脚步声来到飞鼠面前,然后摆出和刚才一样的警戒姿势。

    “这样的话总算可以安心些了吧,尤格桑?”

    就在刚刚,飞鼠以公会长权限向这些哥雷姆下达了“只听从于公会玩家成员”的命令,这样一来即使出现最差的状况——npc叛变时他们俩也不至于孤立无援了。

    “虽然目前我所接触到的npc们似乎都是忠诚的,但果然还是需要留一条后路。”

    托腮沉思后的飞鼠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似乎永远都是扑克脸的骷髅面容上只有眼底猩红色的灵魂火焰闪烁了一下。

    “嗯,让你费心了,会长。”

    真不愧是会长啊,即使是在突发诡异事件的现在也能第一时间做出冷静的判断。

    “哪里哪里,保护公会的大家,这就是会长的工作啊。”飞鼠摆了摆手,表示尤格对他的评价过高了。

    说起来飞鼠非但不认为自己是个优秀的会长,或许自己是个不怎么样的会长呢

    毕竟,他眼睁睁地让分崩离析了啊……一个优秀的会长连自己的公会都保不住么?

    如果说游戏后期大家纷纷退坑是因为各种各样无可奈何的现实因素的话,那么在公会建立之初某位成员因与塔其·米不合而愤然退游可以说也有他的责任了,毕竟他终究是没有调解好那两人的关系……

    或许那就是公会迟早会人去楼空的导火索也说不定呢,因为他的“无能”所以才酿成了这种苦果……

    “会长?”

    眼前的飞鼠毫无征兆地停下脚步,紧接着不发一言。惨白的骨头眼眶内猩红的灵魂之火不规则地跃动着,即使尤格对不死者的特性知之甚少也看出了些许端倪。

    “呃,发生什么事了么,尤格桑?”

    飞鼠如梦初醒的状态让尤格更加确定了内心的猜测,不过他并没有再次提起那件事的打算。

    “没什么,差不多该去第六层了吧?”

    “嗯,说的也是,那么准备好公会戒指吧。”

    飞鼠伸出自己的惨白骨爪,十个手指中有九个带着戒指,只有左手无名指空无一物。

    在这九枚戒指中,其中一枚戒指的模样和王座背后墙上的红布刺绣一模一样,那是代表公会的纹章。

    这个戒指的名字便是,在传送受限制的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里,除了包括公会成员的私人房间等极少数地方,它具有让佩戴者在各阶层间自由传送的功能。

    因此,即使这枚戒指在其他属性上差强人意,飞鼠仍然选择将一个珍贵的永久戒指位留给这个戒指。

    “准备好了么?”

    “嗯。”

    得到了确切回答后的飞鼠毫不犹豫地解放了储存在中的力量,眼前瞬间被黑暗所笼罩。

    然后,眼前的景象再次为之一变——视野周围变成了阴暗的通道,道路尽头处可以看到落下的巨大栅栏,类似白光的人工照明正从那个缺口源源不断地涌入这个甬道。

    “尤格桑,看来道具的发动算是成功了啊。”

    飞鼠很快便在不远处发现了他想找到的身影,刚刚的经历可以证明他们所持有的道具或许在这个奇怪的世界仍有原本的威力。

    当然,是不是所有道具都能成功发动还要经过进一步的验证,这只不过是个简单的初期验证罢了。

    “嗯,接下来要验证的就是等级、技能的有效性和npc的忠诚度了吧?”

    “确实,不过技能的有效性我已经确认过了。顺便一提,的设定好像消失了,所以请万事小心。”

    冷静下来的尤格桑思维敏捷了不少啊,是不是该说现实世界中的尤格桑真不愧是律师呢。能在短时间内镇定下来锁定主要目标还真是不容易啊,要不是我现在因为不死者身体的原因拥有强制冷静的的话或许反倒要依赖他的智慧了吧?

    “技能有效倒是在意料之中,但是消失这件事还真是没想到啊……不,从认识到这里是真实世界的时候这个可能性就很大了。只是,会长是怎么确认这一点的呢?难,难道说你和某个npc产生过冲突吗?!”

    “不,不,冷静点!是因为之前接触雅儿贝德的时候忘了解除的被动技能才发现的。安心吧,雅儿贝德应该是绝对忠诚的。”

    “是这样啊,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样子啊……”

    “嗨嗨!尤格桑!入口到了哦!”

    飞鼠赶紧转移话题,对文字信息极为敏感的尤格已经察觉到某种异样,他的“口误”搞不好就要将他羞耻play的事实暴露出来了!

    绝不能让尤格桑察觉到这件事啊!不然我会羞耻到死掉的啊!

    “叮——”

    唔,话说我不是已经“死掉了”么?不死者什么的

    不,不对啊!关注点完全不对啊!咕!可恶的强制冷静!

    “啊,说的也是。接下来要验证的主要就是楼层守护者们的忠诚度了吧?当然,还有塞巴斯对周边地形的调查情报。按理说,这里不再是甚至yggdrasil中任何一处地点的可能性极高,所以之后的目标是么?唔,这才是麻烦事啊,毕竟我可不是的职业选择呢,会长也不是”

    尤格自顾自地念叨起来,完全是陷入了沉思的“忘我”状态。

    飞鼠知道,这是尤格一个说不上好坏的习惯,据尤格称:以自言自语的方式将脑海中的思路厘清出来,这比单纯的默想效率高得多。这是因为在“将思路转化为符合逻辑的言语时”会自然而然地进行一次思维重组,这会让脑海中的想法不那么虚浮。

    “尤格桑”

    “对了,我记得翠玉录桑似乎做了个的npc来着……”

    尤格并没有回应飞鼠的搭话,他甚至没有意识到飞鼠的声音。

    “尤格桑?”

    “不过也需要考虑这个世界有高位战力的可能性啊,虽然是的满级npc,但实际上比起有更好装备甚至氪金道具的同种类玩家来说还是略逊一筹啊。侦查时就要有被反侦查的觉悟,莽撞地依赖npc的能力的话说不定会阴沟翻船的。嗯,没有完全的把握绝不能抢先发动情报战,布妞萌桑这样说过吧……”

    “醒醒啊!尤格桑!”

    没有办法的飞鼠只得试图一把抓起尤格的肩膀用“摇晃”的方式让他清醒过来。

    然而,有些莽撞的飞鼠扑了个空,差点摔了个狗啃泥

    惨白的古爪从尤格的肩膀毫无障碍地穿过,仿佛那个身影甚至覆盖其上的黑色斗篷都只是个投影。

    事实上那也的确是个幻影——作为暗影生物的没有实体。

    当然,若是当事人想要营造出“有实体”的感觉其实也是可以做到的——只需要增大体内暗影能量的浓度就好了,虽说代价是让身体变得笨拙而脆弱

    身为高级暗影生物的自然可以做到这一点,虽说游戏时代敢这么做的玩家坟头草估计都有几尺高了……

    “啊,会长!抱歉,想得太入迷了”

    虽说飞鼠并没有直接接触到他,但他似乎对自己的投影具有全面的感知能力,就是这种能力让他刚刚产生了一种“被人穿透”的感觉,而就是这突如其来的感觉将他从沉思中惊醒。

    “没事,别在意”

    飞鼠尴尬地摆了摆手。

    尤格桑好可怕啊……明明只是在自言自语就有这么强的压迫感嘛,岂可修

    “撒,进去吧。”

    越靠近栅栏的缺口,空气中青草和湿润泥土的气息就愈加浓厚——那是森林的气息。

    察觉到有人靠近,栅栏在合适的时机向上开放,飞鼠和尤格一前一后走出了昏暗的甬道。

    眼前是一个仿照模样设计的圆形竞技场,四周环绕了好几圈观众席,处处施放的魔法让这里亮如白昼,即使这里实际上是地下第六层也是如此。

    而头顶则是虚拟的天空,现在应该是正值黑夜。漆黑的穹顶上点缀着数不清的闪烁繁星,据设计这里的蓝色星球桑所说,这里的夜空是“大污染事件”的一百多年前也难得一见的奇景。没有亲身经历过真实夜空的他们借助着一个多世纪前的影像资料和天文观测资料还原了这一片曾经笼罩在某片净土上的纯净天空。

    真是不可思议啊,尤格确信单凭瘠薄的资料是绝不可能复原这片完美夜空的。蓝色星球桑对自然的热爱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让不可能成为了现实,它们补足了蓝色星球桑的梦!

    飞鼠环视着似乎空无一人的竞技场,这里应该是由泡泡茶壶桑创造的守护着

    这时,飞鼠的眼睛勉强捕捉到一个快速的人影。

    “嘿!”

    随着欢快的招呼声,一道人影从贵宾席上一跃而下。

    从将近六层高的建筑物跳下,在空中炫技似的转了个圈,随后便像长了翅膀或者用了或魔法似的轻飘飘地落了下来。当然,事实上既没有翅膀也没有什么魔法,做到这一切的依仗全是卓越到近乎异常的身体技巧。

    “v!”

    两腿一弯就可以像弹簧一般卸掉大量力道的技巧让她露出了自豪的笑容,伸出了胜利的手势就像是在向长辈索取表扬的小孩子。

    事实上她看上去就像是一名十岁左右的小孩。她的脸上露出太阳一般灿烂的笑容,有著小孩子的特有的,兼具少年与少女的可爱模样。

    彷佛金丝的头发在肩膀附近切齐,反射周围白光的头发有如顶著天使光圈。左右不同颜色的蓝绿双眼像是小狗闪闪发亮。

    耳朵尖长、肌肤微黑,是与森林精灵是近亲的黑暗精灵。

    身上穿著合身轻皮甲,上面贴著赤黑色的龙王鳞。白底金绣的背心胸口上,可以看到安兹·乌尔·恭公会的标志。下方是一件与背心成套的白色长裤。脖子戴著散发金色光芒的橡实项炼。此外手上还有贴著魔法金属片的手套。

    腰部和右屑各自缠著一条鞭子,背上则背著一把巨弓,弓身、弓背和握把上都点缀着奇异的纹饰。

    “亚乌拉啊。”

    飞鼠说出了眼前这名暗精灵少女的名字。对方正是负责守护纳萨力克第六层的守护者之一,是一名擅长团队战斗使役魔兽和幻兽的游记兵兼驯兽师。

    亚乌拉以小跑的姿势向飞鼠和尤格的方向赶来。但说是小跑,实际上她的速度有些快得离谱,原以为会发生“撞车事故”的尤格事后才觉得自己是白担心一场——

    亚乌拉在合适的位置开始急刹车,结果就是她停下的位置正好距离飞鼠和尤格两个身位——一个足以表示亲近同时也保证了私人空间的距离。

    更让人诧异的是,亚乌拉的急刹车所引起的尘埃物一点都没沾上飞鼠二人。如果这一切都是事先计算的结果,那这种程度的力量掌握实在是让人吃惊。

    至少,尤格自认为没有这种精妙的本事。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并没有游击兵之类的职业,但这也照样说明了npc们拥有不逊于玩家的顶尖身手——他们似乎可以完美地掌控自己拥有的能力,这一点是很多玩家都做不到的。

    尤格警惕地打量着亚乌拉,这样的存在无疑是可靠的队友,但同样也可能成为可怕的敌人!在npc们都有了自我意识的现在,他们真的没有一丝反叛之心么?就算现在没有,将来也同样会没有么?

    尤格觉得,这个问题要画个大大的问号。

    “呼~”

    明明没有流汗,更不可能损耗体能,亚乌拉还是装模作样地擦拭着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紧接着,她露出了小狗讨好似的笑容,以小孩子特有的偏高语调向飞鼠二人打招呼:

    “飞鼠大人,尤格大人,欢迎来到我们管理的楼层!”

    亚乌拉打招呼的方式在飞鼠见过的npc中是最为亲近的,尽管这种亲近感让这段时间一直绷紧心弦强装严肃统治者的飞鼠松了一口气,但,不排除是“演技”的可能。

    飞鼠很清楚,大坟墓里绝大部分npc的善恶值都是负数,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会对敌人有着十足的恶意,而其中的手段或许就有用“演技”麻痹敌人这一招。

    他意识到尤格正在看着他,等待着他的确认和判断。同伴的信任更让飞鼠慎之又慎,他悄悄开启了技能。

    这个技能在游戏中是用于确认怪物的侦查系技能,在施法者的眼中,怪物和其仇恨目标会以相同颜色(按红橙黄绿的顺序依次排列)描边。

    而在飞鼠的视野里,亚乌拉、他、尤格、甚至仍躲在贵宾席高台上尚未露面的马雷身上都没有任何颜色标记。

    那也就是说,在场的所有人目前对彼此都没有强烈的敌意。

    确认后的飞鼠向尤格微微点了个头,他希望尽量不引起亚乌拉两人的注意和反感。

    不过幸好,似乎正在一直傻乐的亚乌拉并没有注意到他和尤格的小动作。至于马雷,飞鼠只能发自心底地希望泡泡茶壶桑把暗精灵双子设计成了“听话的好孩子”

    “嗯,我们稍微打扰一下”

    飞鼠以相当谦逊地方式说明了自己的来意,比起称霸魔窟的大boss,现在的他更像那个平凡的小职员。

    “您在说什么啊!飞鼠大人和尤格大人可都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主人,至高无上的统治者哦!不管两位大人造访哪里都不能被称之为打扰哦!”

    亚乌拉的态度让尤格有种狂信徒参见邪教教主的即视感,她的发言或许听上去有些夸张到无脑,但那字里行间的忠诚感不像是假的。即使是“演技”,尤格也只能说那简直是天衣无缝的表演,足以让任何人信以为真!

    “是这样啊……话说亚乌拉刚刚是在”

    从飞鼠的语气就可以判断,他刚刚估计是经历了和自己类似的心路历程,现在应该处于一种难以置信和不知所措的状态中吧,所以他才笨拙地转移了话题。

    听到飞鼠的疑问,恍然大悟的亚乌拉这才想起了差点被自己忽略的弟弟。

    于是她向着贵宾席的阴影中呐喊道:

    “马雷!飞鼠大人和尤格大人大驾光临,磨磨蹭蹭的太没礼貌了!”

    “马雷也在那里么?”

    飞鼠这样问道,事实上他早就通过这类侦查手段发现了疑似马雷的身影,但在npc头上不会浮现文字标签的现在终究还是需要确认其具体身份。

    “是,是的,因为那家伙很胆小,所以估计是不敢就那么跳下来”

    亚乌拉捞着头向飞鼠陪笑道。她不想让弟弟因此在至尊们的心目中画上污点,尽管帮马雷解释也可能会触怒至尊们落得牵连的下场,但这就是身为姐姐的、身为年长者的责任!相信泡泡茶壶大人也会希望她这么做的吧?就像她和佩罗罗奇洛大人那样。

    “马,雷!赶紧跳下来啊!”

    “做不到的啊,姐姐我想走楼梯下去”

    软绵绵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弱气,若不是知道马雷是泡泡茶壶特意设计的伪娘角色,尤格绝不会想到眼前英气逼人的亚乌拉是姐姐,反倒是声音软萌性格弱气的马雷才是男子汉吧……

    “快点啦!”

    亚乌拉催促道,恨铁不成钢地跺了跺脚,一脸装模作样的气鼓鼓模样。这时的她才显露出一些专属于少女的类似于“娇嗔”的可爱。

    “我,我知道了啦……唉,嘿!扑呀——”

    虽然感觉上是下定决心鼓足了勇气似的,但实际上却发出了有点没用的声音……伴随着这声音,一道人影终于跳了下来。

    感觉上马雷的着陆远没有亚乌拉那么稳当熟练,泛起的烟尘也是肆无忌惮地飘扬在空中甚至沾上了飞鼠的法术长袍,和之前的亚乌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过总算是没有受伤,或许是利用身体技巧成功卸力了吧?也可能只是因为高等级带来了单纯身体素质使他免于遭受这次“坠落伤害”。

    不管怎么说,在尤格看来,即使是这个看上去有些没用的弱气暗精灵也绝非看上去那么简单。

    “让飞鼠大人和,和尤格大人久等了”

    一副怯生生模样的马雷或许是勉强挤出了一个还算可爱的微笑,他带着歉意的笑容向飞鼠二人微微鞠了一躬。

    他的身上穿著蓝色龙王鳞镗甲,上面披著和森林树叶一样绿的深绿色短披风。

    虽然服饰和亚乌拉一样都是以白色为基底,不过下半身梢短的裙子却露出一点肌肤。只有露出一点是因为他穿著白色裤袜。脖子上的项炼和亚乌拉很像,不过是由银色橡实制成。

    武装方面比亚乌拉简单许多,纤细的小手戴著散发丝绸光泽的白色手套,只有手里握著一把扭曲的黑色木杖。

    或许其他的装备尤格还有些陌生,但马雷手中的法杖却是让他记忆犹新的东西,那是名为的神器级法杖。要知道在yggdrasil(也就是“世界树”)中,带有“世界”和“世界树”的玩意儿都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据说是开发商对“世界”有着某种执念吧)。

    最显而易见的例子便是“世界级道具”,据说一个世界级道具的资料量就足以匹敌等七大世界中的任何一个,“世界级道具”都是足以影响游戏平衡性的存在,尤其是更为变态的“二十”

    话说回来,虽说只是一件神器级道具,但尤格有理由相信那件道具的能力必定强于一般的神器级的武器——也就是他身上的常规武装。

    身上没有“世界级道具”的他不可不防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DU.Tv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