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凡尘仙骨 > 第四十九章 南柯一梦
    一秒記住『笔♂趣÷读→www.BiquDU.Tv』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时一年级

    “你好~我叫秋沐辰!”

    “你好,我叫陆晴雪。”

    “谢谢你帮我。”秋沐辰爬起身掸去身上的泥土,脸上挂着倔强,双眼明亮,“但是,刚刚那几个人我打得过的。”

    个头稍高的陆晴雪将手上的树枝丢掉,弯下身帮他将衣服理干净,“那自己也会受伤对不对?家里人得担心的。”

    二年级时

    “怎么你又跟人打架啊?”陆晴雪小脸闪着怒气,但还是很小心的给他脸上贴着创可贴。

    “他们偷了你的东西。”

    “那又怎么样呢?你不是没打过?他们四年级,大你两岁啊小朋友。”这一年,陆晴雪比他大两届。

    “我可以和你一起上课吗?那样可以保护你。”

    “除非成绩非常好,会跳级哦。”她笑道,完全没放在心上。

    五年级

    “嘿,你就是小天才秋沐辰?”

    “你是?”

    “我叫孟子良,以后多多关照。”

    “关照,关照”秋沐辰漫不经心的应下来,目光全落在教室前方陆晴雪的身上,对方也看着自己露出浅笑。

    后来,孟子良为了抄作业与他成为了一直的兄弟。

    初三上学期结束

    秋沐辰与陆晴雪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看着满山枫树被大雪渐渐覆盖,他突然说道:“下雪了。”

    “每年都会一起这样看雪,你也总是发呆,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你。”秋沐辰调笑道。

    陆晴雪俏脸微红,低下头去,“小屁孩。”

    “送给你。”

    “好漂亮的耳环,哪里买的?”看着两枚雪花状的耳环,满是惊喜。

    “让子良托人从市里带的。”

    “谢谢,我真的很喜欢。”她仔细端详着,耳环上竟然还有一排小字:晴阳之上,霜雪初降。

    “那你要记得每到雪季想起我啊。”把老师傅私藏的灵石偷出来雕刻出这么一个东西送女孩,还是很有用的,就是他老人家会不高兴了。

    “神经病老师可不许上学谈恋爱。”

    “噗我可什么都没说!”

    “你!”

    高三

    “江钰是挺烦的。”陆晴雪皱着眉头,“就是仗着家里有点钱,到处显摆。”

    “要不我去揍他一顿?”秋沐辰小心翼翼问道。

    “你答应过我不许打架的。”她更加不高兴。

    “好,可我不想你烦恼。”那时候,秋沐辰的修行初获进展,感觉自己强大起来。

    “没没事。”她摇摇头,秋沐辰已经高过她半个脑袋,她轻轻靠在他肩膀上,感受着秋沐辰的浑身紧绷,露出一丝甜笑,“这样就挺好。”

    “马上大学,你打算学什么?”

    “音乐系,你呢?”

    “我也是。”

    陆晴雪眯起眼笑着,但又偷偷露出一丝忧色,“你成绩很好,以后会有更广阔的天空,去努力才有能力保护喜欢的人,音乐系真的是你喜欢的吗?”

    秋沐辰重重点头,“相信我,我能保护你。”

    。。。

    “沐辰,你乃我道一宗道子,诸多仙家已陆续前来拜会数百年,都情愿门内高徒与你结为道侣,你可知,这对彼此都是一种互相强大的行为。”

    “弟子不想在此事上有过多牵挂,百年内我必将称帝,届时群仙自会来朝。”看着年事已高的师傅,秋沐辰坚定道,“仙家虽美,与我无缘。”

    “罢了,你有道心,终将踏破九霄,与双帝其名。但需谨记,大道难修,情关破道。”

    “大道难修,情关破道”

    “大道难修,情关破道”

    “大道难修”

    “一念苍穹碎,一念天地生!”

    秋沐辰感觉自己做了一个非常远的梦,从往昔与陆晴雪的一幕幕到道一宗,清纯的美人儿与老宗主仙风道骨的模样不断在脑海中交替,直到紫月仙帝最后那无情一眸,大脑仿佛要炸开,他才猛然惊醒,坐了起来。

    胸口立刻传来撕裂的剧痛,他低头看去,上身没有衣服,只有一层层缠绕的纱布,白色之上正印出几道血痕,显然刚刚太过用力已经将伤口崩裂,他立刻左手按住伤处,真气透过仙骨覆盖在伤口之上,感受着伤口开始渐渐愈合,他仰起头,紧闭着眼睛。

    “我为什么要触碰感情,如果不与她相遇,一切都不会这样,我的目标本就应该是紫月仙帝。晴雪一直都知道我没背景没条件,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屈服在江钰面前,这一切的错都在我身上,当真是情关破道,我欠了她,待我解决江钰,还是一心悟道吧”

    “本台最新报道,数月前降临东鯷以东,公海之上的东极岛流星突然引发岛内火山爆发,岛上少量渔民与科研人员无一幸免,现各国出动大量军舰已将此处围住,希望过处过往船舶注意安全,绕道行驶。。。”

    “东鯷”

    秋沐辰忽然想到落雪不就是说去东鯷了,难道是为了这颗流星吗?他连忙睁开眼,看着不远处的电视,可惜画面已经切换为广告,他只得作罢,“等等,我这是在哪里?”

    观察一番,房内空无一人,自己正躺在一张豪华大床上,盖在身上的棉被,额粉红色的格调,应该属于女人或者变态的,房间的格调充满着静谧感还带着一股馨香,阳光从巨大的落地窗洒下,照耀在几个简单的盆栽之上,令人感觉无比舒适。

    想起身,但身形一动就剧痛无比,贯穿伤和皮肉伤不同,内脏的破损想要修复需要很长时间,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救了自己,但他还是先重新盘腿坐好,不断运功。

    一直快到傍晚,他才有一丝恢复的迹象,能够稍微活动后,他连忙下地确认自己身在何处。

    这时,手碰到枕边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我的手机?”

    打开一看,除了孟子良和顾初心轮流交替的未接电话,他发现距离上一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月,难怪自己身上是棉被,原来,已经渐渐入冬了。

    他颇为感慨,这次的伤真的太久了,而且虽然对方救下他,可却没办法将自己医治好,梦那么长也就不奇怪了。

    手机上,还有一条十多天前来自陆晴雪的信息:沐辰,一切都结束了,不要再联系,这是最好的结局。

    “不!这不是!”他怒从心起,一拳砸在床边,床上立刻浮现拳印,他已经可以想到,陆晴雪必定又是对江钰承诺了什么,否则,一切怎么会轻易结束?“这一切,还没有结束,我醒了!”

    “你醒了?”门边,高挑的身形才宽松长裙的遮掩下,轻轻倚着门说道,“我们是不是该算算医药费?”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DU.Tv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